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专栏

中国教育,走在春天里

2012-04-26 10:20 来源:《中国政协》杂志 李香钻 韩爱红 王艳我有话说

35日,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刚一结束,距离会场很远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前校长沈士团就接到朋友的电活:沈校长,你呼吁多年的4%终于要实现了——总理承诺今年国家教育支出将占 GDP4%,财攻投入达两万多亿元。曾经是全国政协第九、第十届委员的沈士团有个绰号: 4010专业户,如今,他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4%,从1993年到2012年,这个数字就像一根敏感的神经,牵动着一个改革中的国家的各个疗面。翘首以盼十多年等来的 “4%”,让沈士团至今仍沉浸在激功之中:达到4%,彰显了党和国家大力发展教育事业的坚定决心,体现了教育事业发展的客观规律。它不仅是我国教育发展规划中的一个里程碑,也是我国教育经费投入体制改革的一个基本出发点。中国教育又迎来一个新的春天。”

科学,务实,理性,一个数字行射出国家的历史与未来。国民之智愚贤否,关国家之强弱盛衰。古今中外,均重教育。在柏拉图的理想国里,教育是国家的事业,“哲学王”和公民完善的灵魂都要通过教育培育;在孔子的“大同世界”里,教育是立国治国的三大要素之一。新中国成立以来,党和国家始终高度重视教育,经过 60多年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的不懈努力,中国教育事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13亿人口的发展中大国实现了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世纪梦想,完成了高等教育大众化的伟大跨越,取得了职业教育发展的重大突破,建成了世界最大规模的教育体系,教育公平不断推进,教育质量稳步提高 ……人民群众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教育发展成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发展道路逐步形成。

教育是国计,也是民生;教育是今天,更是明天。以4%为契机,以改革创新为动力,以促进公平为重点,以提高质量为核心,推动教育事业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科学发展,加快从教育大国向教育强国、从人力资源大国向人力资源强国迈进 ——扎实而持续的探索,积聚成稳步向前的力量。 

教育投入:期待了 19年的“4%”

1975年以来,美国教育经费总投入占 GDP的比例一般保持在7%以上;到2015年,德国在教育和科研领域的投资将提高到占 GDP10%……有钱未必能办好教育,但没钱肯定办不好教育。教育是公共产品,政府应当承担起作为教育投资主体的责任。进入本世纪以来,许多国家实行了教育财政优先,确保教育投入到位的战略。反观我国,受教育人口超过世界教育人口的 15%,但教育投入比例却低于世界的平均水平。正因如此,4%才会如此牵动人心。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们呼吁,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应优先安排教育发展,财政资金应优先保障教育投入,公共资源应优先满足教育和人力资源开发需要。    

在全国政协委员、经济学家厉以宁眼中,4%从来就不只是一个跟教育有关的数字。多年以前,正是他和一些人的实证研究得出结论,当人均 GDP达到800美元到1000美元时,公共教育支出占GDP的比重要达到 4.07%-4.25%,才能实现教育与经济的良性发展。但他没想到,在以后的若干年里,4%会成为教育界一个共同的心结。

这个数字,在成为中国教育经费投入标杆的同时,也几乎成为中国教育改革与发展历程中一个难以逾越的。早在1993年,《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中就提出,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 GDP比例要达40/0。但由于我国GDP增长迅速、财政收入占 GDP较低等原因,这一目标未能如期实现。2010年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 (2010-2020)》再次提出,要在2012年实现4%的目标。如今,在本届中央政府任期的最后一年,政府的承诺终于兑现,并且下足了决心:国家教育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专门成立了一个“落实 4%工作办公室;为了保证充裕的资金来源,各地方政府要从土地出让收益中提10%,用作专项教育资金。

实话实说,对4%的实现,是一种欣喜、苦涩和期待相交织的心情。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原党委书记郭传杰说,翘首期盼了19年,今年终于要兑现了,虽一再迟到,终归是好消息,心情总是高兴的。应该说,在加强教育投入方面,这届政府还是真付出了努力的,不容易,也见了成效。当然,高兴可以,但不值得沾沾自喜。因为,这只不过是满足多少孩子、多少教师苦苦期盼的、合理合情的一个基本要求。

事实上,虽然4%的目标长期未能实现,但九五以来,全国教育经费投入的年增长速度均超过同期GDP的年增长速度,教育经费总量一直连年增加。数据显示,仅 2008-2012年的五年间,中央财政安排教育支出分别为1598.54亿元、1981.39亿元、 2159.9亿元、2963亿元以及3781.32亿元。

陈关友是贵州省遵义县三叉镇苏山村水源小学的校长。他不太清楚 4%的含义,但在他从教的17年里,真切地感受到了国家花在孩子们身上的钱越来越多:学杂费免了、校舍翻新了、营养改善了。尽管操心的事也多了,诸如食堂的采购、饭菜的安全、食堂人员的工资、新食堂的水电煤气费用……但他还是很开心:孩子有希望了,国家更有希望了。

“4%”的确来之不易,但如何确保其落实让不少委员担忧。毕竟,从年初列入各级政府财政预算,到第二年公布预算执行情况, 4%的实现还需要经历一整年的攻坚克难。全国政协委员、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特意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中央财政已按全国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 4%编制预算,地方财政也要相应安排,确保实现这一目标这一行字下画上重重的标线,他认为,强化各级政府的教育投入责任是确保4%如期实现的前提”;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建议, 4%所包含的经费内容以及经费投放的领域和范围都要有清晰的界定,全国要有一个统一的标准,还要建立向各级人大报告4%落实情况的制度;全国政协委员、宁波市副市长成岳冲则表示,宁波市今年将采取新增地方财政优先安排教育投入、适当调整原有支出经费的分配比例和确保拿出土地出让金净收益的 10%作为教育投入等三个措施,保障完成国家教育投入的目标。

4%,也意味着一年的教育经费将超过20000亿。如何把好钢都用到刀刃上,真正解决教育改革发展中亟待解决的难题,真正促进教育公平、质量、效益的提升,而不是演变成一场轰轰烈烈的“教育基建潮”,更是一种新的挑战、新的考验。“ 20000亿可不是个小数,每一笔教育支出都必须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要让家长、社会知道每笔钱都是怎么花的。全国政协委员、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社会心理学系主任乐国安告诉记者,其实在温家宝总理提出 2012年实现4%的目标之前,一些经济发达省市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这一水平,经费的增加带来了两方面的效果:一方面排场大了,一些高校有钱引进高端人才,可以把教师送出去,提高了教师的人头费,对学生的补助力度也大了;另一方面,教育领域也容易出现腐败现象,这就需要从体制上加以规范,通过细化经费预算,加强审计力度来确保发挥教育经费最大效果。

不过,教育经费投入达标并非万事大吉。只要粗略算笔账就会发现,需要花钱的地方还有很多:校车问题亟须解决,孩子们每天 3元的营养午餐标准亟待提高;学前教育特别是农村学前教育还不能满足百姓的需求 ……在郭传杰看来,实现4%只是一个历史时段的终结,它不是终点,而是起点。从世界范围看,达到 4%还只是较低水平,远低于发达国家的水平,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甚至低于非洲一些国家的水平,还有提升的空间。中国经济增速较快,教育投入必须保持更高的增幅,才能巩固 4%。千万别过几年后,哪一天委员们又要为4%去奔走呼叫;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理工大学校长胡海岩觉得,即使 4%兑现了,起到成效也是在几年以后。不能用养鸡下蛋这样的时间尺度去衡量它,因为教育投资的效果不是立竿见影的事。

谈到4%,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石油大学教授陈勉说,别把它当成一剂包治教育百病的灵丹妙药。我是天生的悲观派,常在取得成绩的时候看到困难。我们呼吁了近 20年的4%终于虽然达到了,但是教育的问题还远远没有解决。

[责任编辑:马欣]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