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专栏

张澜之孙撰文纪念张澜:清廉仁爱总关情

2012-06-21 16:58 来源:《中国政协》 张广华我有话说

       

张澜和他的学生朱德、罗瑞卿

    我的祖父张澜离开我们,已经半个多世纪了。但他一生执着追求民主、宪政、社会正义的精神,以及高尚的道德情操、特有的人格魅力却深深镌刻在我的心底。他的清廉、他的治学、他的仁爱 ……至今令我无限感慨。   

清正廉洁、威武不屈

    辛亥革命后,祖父张澜历任川北宣慰使、嘉陵道尹、四川省长。他刚直不阿、清正廉洁、大公无私。

祖父张澜本无意为官,他只是想在纷争不已的动乱年代为老百姓做一点实事,尽到自己的责任,从不为权位所惑。    

在贿赂公行的旧中国官场,他能独善其身,出淤泥而不染,两袖清风,一身正气,始终保持知识分子的本色。

    张澜在任上,励精图治,惩治贪官污吏,废除苛捐杂税,举廉能,除恶霸,革陋规,去弊政。是时,川北大治,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四川人民尊他为川北圣人布衣省长,蔡锷将军称他为今日之管仲

    在四川省长任上发生两件很有意思的事。

    一件事是,重庆镇守使熊克武一心想雄霸四川,要把张澜赶出成都,张澜只好到北京设四川省长行署。熊克武不相信祖父是清官,命驻南充第三师师长石青阳去西充召善沟抄张澜的家。当石青阳看到祖父家家徒四壁,连贼都不去偷,我的曾祖母和祖母皆着粗布衣,正提篮采野菜时,折服地感叹道:“川北圣人之名不虚也”。

后来,我曾祖母病逝,石青阳曾亲自前往西充召善沟吊唁。熊克武发去霄电慰问。

一个人为亲人、朋友、同事所敬爱,是很容易的。但能为他曾经的敌人所敬畏,就可见其品德一定有过人之处了。    

另一件事发生在1918年。张澜任四川省长时,去北京述职,路过崇山.峻岭 1的川陕边境,忽见前面山弯处出现一队人马,挡住去路。随从十分惊慌:张省长,我们往回走吧。张澜沉着地吩咐:怕啥子!他们不就是抢钱嘛,我们又没有啥子钱,不要管他们,照直往前走。走到队伍跟前,只见为首的一个高喊一声:立正!然后独自拱手,躬身抱拳,向前施礼。

那人自称是王三春,要前来护送张澜出川。张澜急忙下马,扶起王三春,王三春吩咐手下捧出 400银圆,献作路费。张澜婉言谢绝他的馈赠,同意他护送。一路上祖父谆谆叮咛他,千万不要伤害善良百姓。

祖父张澜一身正气,一生做到了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1924年,军阀何光烈,因扩军需要大量资金,于是下令新办佃当捐。引起南充各界人士的强烈反对。

在张澜的支持下,南充中学召开大会,声讨何光烈,揭露军阀连年 }昆战、祸国殃民的罪行。会后,由教师和学生组成下乡的抗捐宣传队,阻拦征收委员收取佃当捐。

何光烈闻讯后,一面派兵包围学校,一面派兵在四面路口堵截并殴打抓捕领头学生。

张澜掩护学生撤退后,带了几个教师直奔何光烈的官邸。在门口,卫兵们横枪阻挡,张澜用拐杖把枪扒拉到一边,径直走进官邸。当面训斥何光烈:何光烈,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现在你不认得我了,也不认得南充父老了!当年你被陈书农打得穷途末路,深夜跑来找我,苦苦哀求。南充父老组织民团义军帮你打退五路大军 ……如今你活了下来,立下了脚,就翻脸不认人了,搜刮民财,殴打百姓,出兵示威,你的良心是个啥样子?”

何光烈被骂得坐立不安。此后,经过各方面的斗争,何光烈只好下令停收佃当捐

1932年的一天,军阀杨森驻防南充,他早年受教于祖父,1912年祖父任川北宣慰使时,曾招杨森为护卫营副营长。

杨森十分反共,他在进驻南充后,认为张澜的南充中学是共党大本营,多次要进入南充中学清党,均被祖父拒绝。

一次杨森请张澜赴宴,想争取他的支持。在宴会上,杨森假装热情地和张澜寒暄,问道:老师,您今年高寿?张澜说:我已年过一百了。杨森说:“您哪里有一百岁哟!”张澜说:“你在南充,征收粮税,都征到一百年后了,我怎么没有一百岁嘛!”杨森十分尴尬,但碍于师生情面,不敢发作。

张澜走后,杨森咬牙切齿说:这老头不知趣,非杀他的脑壳不可。

后来,杨森在一次反共大会上公开说:南充有一个不安分、不讨好的老头,本军长要杀他的脑壳。但祖父从来不惧怕,仍我行我素坚守自己的阵地。   

自民盟成立后,当了国共之外的第三大党的主席之后,张澜一直顶着压力,特别是国民党的压力,多次发表文章、演讲、谈话,通过对国民党独裁统治的无情批评和对民主政治的大声疾呼,配合我党推动了抗日民主宪政运动的开展,同时为民盟组织的建立和发展奠定了思想和组织基础。

1945年,民盟发表了著名的《对时局宣言》。《宣言》旗帜鲜明地主张:立即结束一党专政,建立联合政权,保障人民各项自由等。民盟宣言在《新华日报》发表后,获得中共和各界人士的广泛支持。但国民党军统局则声称:有诋毁政府、煽惑人心,动摇人民抗战信心之内容。因而当日《新华日报》“被新闻检查,将该报出版之报全部扣留,不准售卖”。国民党还派出军警四处搜查,一经发现即没收或撕毁。

周恩来即令新华日报社重新用六裁纸印六万份,分送各地。毛主席写信给《解放日报》社长秦邦宪说:民主同盟宣言,重庆《新华日报》发表时,国民党当局动员军警搜缴没收,亏得小报童们机智勇敢,将报纸大部分发了出去,最后卖到 200元一份。他指示《解放日报》要刊登民盟宣言,并在电台广播。   

对于张澜旗帜鲜明的立场,蒋介石又恨又怕,他多次当面警告张澜不要上共产党的当。蒋介石还曾拍案大骂:“把我当宣统了。”下令严密监视张澜,让特务们贴标语威胁张澜。

张澜对蒋介石的强暴毫不畏惧,对拉拢毫不动摇,照常在他的住所召开民盟会议,与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商谈国是。他借住的地方特园被董必武称之为民主之家

民盟被迫解散前后,盟内的许多执委都隐藏起来,转入地下。张澜坚持在上海,吸引国民党的注意,便于其他同志转移。

当时物价飞涨,虽然张澜掌握着募集的大量盟费,但他把盟费全部用来支助转移到香港的民盟同志成立的临时总部,补助为革命牺牲的民盟盟员家属,从不为自己动用分文。他只靠民生公司以我父亲张乔啬的顾问名义给予的微薄舆马费维持生活,勉强温饱。陪侍祖父张澜的大姑张茂延还通过给同仁医院打字挣些钱以补生活开支。当时祖父张澜身体很差,大姑常在地摊上挑选价格低廉的食物,买些破壳的鸡蛋作为他的营养品。那年冬天,上海特别寒冷,小偷偷走了祖父张澜唯一的御寒皮衣,后来祖父张澜靠我四川的堂伯张进人寄来棉衣过了冬。

1955年去世后,邓颖超去看望我的祖母,祖母正在收拾衣箱。邓大姐看到祖父张澜唯一的一口衣箱中,都是一些补了补丁的衣服和袜子,她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责任编辑:马欣]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