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专栏

舒乙:哭忆罗哲文先生

2012-06-21 16:31 来源:《中国政协》 舒乙我有话说

罗老走了。头天出差之前还在为他的治疗忙碌,打了差不多一下午的电话,帮助联系专家会诊。对最后的结局是有心理准备的。但清早醒来,看见的头条短信是走了,还是非常悲伤,不禁泪流满面。

称罗哲文先生为老大,是有故事的。

原来,文物界有一个三套马车的称谓,是指八十年代初的单士元、郑孝燮和罗哲文三位先生。那时,政协刚刚恢复活动,文物界的专家是最早行动的队伍之一。文革中文物普遍遭到严重破坏,许多著名的文物景点百废待兴,极待保护和维修。单、郑、罗三位都是全国政协委员,利用政协委员视察的便利,率领政协委员们频频地到各地去察看文物现状,发出保护的呼吁,极力去改变那些濒临彻底毁坏的珍贵文物的命运。他们不辞劳苦,马不停蹄,连续作战,但常常遭到白眼,甚至被赶出门外,骂他们是“老棺材瓤子”,意思是多管闲事,不怕死呀。当时,单老七十多,郑老六十多,罗老五十多,罗老自称是“小弟弟”。转眼到了二十一世纪,单老已仙逝,郑老也九十多了,行动不便,已不大出门,唯一活蹦乱跳的就是罗老。他虽也已八十高龄,但依旧“满天飞”,有一半时间在飞机上,到各地去参加各种文物古建的视察、论证和咨询,忙得不亦乐乎。此时,我和姚珠珠都是全国政协委员,常和罗老一起参加有关文物的视察活动,有时还一起签名写提案,久而久之,罗老就戏称有了“新三套马车”。罗老排老大,他八十岁,我七十岁,排老二,姚六十岁,排老三。新三套马车每年都有几次共同的重大活动,一直到今年年初。当时,罗老收徒,举行了隆重的收徒仪式,特邀我们二位做他的见证人,让我们无限感动,但也真是消受不起。十多年下来,我对罗老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越来越感到他的可爱和可贵,把他尊为最可学习和最可尊重的长者。

罗老在文物界岁数不算最大,但他参加工作最早,在很长的时间里,是唯一健在的硕果仅存,因为他是朱启钤先生创办的中国营造社的仅存的一位成员,又是梁思成在四川李庄招收的徒弟,他的去世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正因为他活的岁数长,在中国古建文物界整整工作了七十一年,在长达三分之二个世纪里,经历了几乎所有的现代古建文物界发生过的重大事件,是真正的国宝级的见证者和亲历者。没有他不知道的。我曾到河北承德围场去考察,在田间察看过乾隆皇帝的七块石碑。没有路可达呀,往往要在土豆地里步行,还要涉水,要爬坡,回来后很得意地向罗老夸口,问罗老可曾看过,他说他全看过,而且不止一次!我问他:“那,布达拉官您去过几次?”他不经意地说:“记不得了。”“大概呢?”这回他想都没想,脱口而出:“起码十次”。

罗老喜欢拍照,脖子上经常挂着两三架照相机。在他家里,有一个书架放满了照片,一摞一摞,每摞上别着一个小纸条,那可是个大宝库。邯郸响堂山佛窟附近有一座砖塔,是最古的砖塔之一,已很残破,需要按原样大修,找不到资料。最后在一份美国旧报纸上发现一张五十年代的照片,正好可以参考,仔细一看,上面注有罗哲文摄于五十年代初的字样。可见,他所拍的古建文物的照片是多么有价值。“文革”时,北京拆城墙,罗老抱着照相机偷偷跑去拍照,照了一套拆北京老城墙的动态图。拆着拆着在西直门城墙里面又拆出一个元代的小城门,极有史料价值。倒是保护呀,不,照拆无误。罗老心疼得每天一大早就去蹲点,全被他拍照了下来,现在成了唯一的档案,也保存在他的书架上。可以想见,那里面藏着多少类似的宝贝。可惜,对那些已被拆掉或者已被破坏掉的文物,他所拍下的照片恐怕也无人可以辩认了。罗老的离世损失之大,仅此一例便昭示明白,哎!

我曾在全国政协文史委的提议和帮助下,出版过一本关于大运河的小书,题目叫《疼爱和思考——一位政协委员四次考察大运河亲历记》。书中配有许多照片,除了选用了同行的姚珠珠委员拍摄的资料之外,还找罗老要了不少有关大运河的照片。他二话不说,极慷慨地拿来一大堆照片,让我随意选用。

罗老多才多艺,能诗擅书,他的助手张义生同志已经为他出版了一套诗词集,有精、平两种版本,平装本尤佳,配有照片和诗的注解,不仅有文学欣赏性,还有工具性,不失为一部好书。张义生正着手为罗老编辑一套书法集。编这套书的难度更大,因为罗老一生写过许多字,有匾额,有题词,有正规的书法,还有大量词诗手迹,散布很广,也散失了不少,收集起来颇觉不易。我在许多地方,包括在很小和很偏远的地方,都发现有罗哲文的题字,以文物景区的匾额为多,确实说明罗老的足迹遍天下,多处留有手迹,享有极高的声誉,反过来也说明其书法收集起来难度甚高。加上如前所述,他的照片的整理和出版更是亟待进行,有大量工作需要后人去续上,将他的事业真正继承和发展下去。

罗老是位大家,随着文化积淀的增长,他在许多领域都有涉猎,都有著述,在古建、文物、文博、城建、规划、园林、旅游、诗词、书法、摄影等等方面都有见解。他很勤劳,一直写作不辍,常在报刊上见到他的文章。他很忙,出差时间多,下了飞机不管在哪里,总是伏案写作,不用电脑,都是手写,常有长文和专著问世,而且又见解独到、新颖,让人佩服。

[责任编辑:马欣]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