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专栏

我的村落谁做主

2012-08-14 16:57 来源:《中国政协》杂志 陈尧我有话说

南京市江宁区窦村又叫石头村,据说村子形成于明代初年,距今已有600多年历史。然而,村里前不久搞出新,在高速路上能看见的房屋墙面被粉刷涂料,看不见的则不刷,最后使得村里的一幢幢屋子成了“大花脸”、“阴阳脸”。

这与其说是出新,不如说是出丑。这种弄虚作假、欺世盗名的做法,与过往被曝光的“披网刷漆”、“空地覆膜不播种”等行为并无过多差异,本质上都是一种“形象工程”、“面子工程”和“瞎折腾工程”。相对原始、古老的村落被形式主义歪风侵

蚀,丢失的是村落的历史文化风貌和大大小小石屋透出的古韵,拷问的是“权力美学”。于个别手握公权力的领导干部而言,整齐划一、制式统一、色彩绚丽、气势恢宏才是美的,才是符合视觉秩序和文明规范的,否则,必然“有煞风景”。因此,这个不幸坐落在高速公路旁边、历史悠久的村子,才会被权力肆意涂鸦,在色彩层面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这样的“权力美学”背后,凸显的是赤裸裸的“长官意志”和“政绩饥渴”。但问题是,生活在石头村的是当地村民,厚重的历史文化风貌是不可复制的,“上级部门”

岂能假借出新之名,一边把个人的审美偏好凌驾于村民的合法权益之上,一边让透出古老韵味的石屋沦为“面子工程”或“政绩需要”的牺牲品?

  夜深人静时,轻声啜泣的不仅仅是一个据说形成于明代初年的石头村,还有许多早已面目全非乃至灰飞烟灭的文物古建和公共资源。要想刹住这股形式主义歪风,有效遏制无孔不入的“权力美学”,首先必须彻底弄清楚“上级部门”是哪一级部门;其次必须让类似的“阴阳脸”怪事成为相关责任人的“政治污点”和“政治丑闻”。舍此,一切皆是空谈。口


[责任编辑:马欣]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