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专栏

李竟先:激活消费关键在减税

2012-08-17 16:45 来源:《中国政协》杂志 我有话说

消费、投资和出口被认为是推动经济高速发展的“三驾马车”,但我国“消费”这驾马车一直没有能够跑起来。由于国内经济“三驾马车”中投资和出口的放缓,使得扩内需成为稳增长的要义,消费成“三驾马车”主力。

要激活消费,必须要减税。为适应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从1994年开始,我国税收制度已经陆续进行了多项重大改革,不断取得成效,各项税收制度不断完善。伴随着税制改革的不断深入,不少企业家和学者仍认为税收负担过重,呼吁减税。    

近几年来,尽管我国经济在高速增长,但几个重要城市最新民调显示,有六成市民认为自己没有充分分享到当地经济发展成果。较突出的问题即是居民生活必需品不断提价,恩格尔系数上涨,生活成本越来越高,而相应的个人收入增长却远追不

上物价上涨的速度。

具体表现在:食品价格指数攀升。根据国家统计局居民消费物价分类指数中的食品价格指数测算,2007年至2010年食品价格累计升幅为38.70%。2011年的食品价格指数大约在1 13左右,按这个数据测算,2007年至2011年5年内食品价格升幅约为56.73%。即2007年至2011年5年内食品价格升幅相当于2001年至2010年10年内升幅的87.45%。

各种食品价格轮番上涨导致恩格尔系数上涨。恩格尔系数是衡量一国居民的富裕程度的指标。近几年,我国经济在正常发展,恩格尔系数应该稳步下降,但是税收增长高于经济增长,恩格尔系数上涨,我国城镇居民的生活质量在大幅度下降。这说明分配不公平,财富机制失衡,应该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视,设法减轻低收入人群的生活压力,增加收入,提升国民生活水平,缓解社会矛盾,提升国民幸福指数,让改革发展成果由国民共享,促进和谐社会建设。

对生活必需品免征增值税,在一些国家已经实行多年,如澳大利亚对农产品免征消费税(GST,类似我国的增值税),对初次加工食品免征消费税等。尽管西方国家大多税赋较高,但其低收入家庭并未因此而生活艰难,主要原因就是生活必需品免征流通环节的税收。

因此建议对农业初级产品免征增值税;对简单加工的食品如面条、馒头、肉丸免征增值税;对水、电、煤气的使用按照家庭人数制定额度,在额度内免征增值税;对其他规定的生活必需品免征增值税。另外,要对家庭购置首套小户型住房实行免征契税,并将房屋交易产生的其他税收补贴给购房者。

原因在于:增值税是价外税,税收由商品的购买者负担,减税的直接收益者是商品的消费者。

我国商品流通环节的主要税收是增值税,按照增值税条例规定,增值税是价外税,是由商品购买者支付的。换句话说,人们在购买商品时除了支付商品的价格外,还必须支付由于购买该商品产生的增值税,如在超市买一个馒头销售价1元,将销售价还原为不含税价是1/( 1+17% )=0.85元。而对生活必需品免征增值税,直接受惠的是消费者,即广大老百姓。尽管目前国家已经有对农业生产者(农民、农场)直接销售的农业初级产品如蔬菜、面粉等免征增值税的政策,但是,由于其他流通环节仍要征税,消费者基本上享受不到真正的实惠,只有对整个流通环节的生活必需品免征增值税,才能最终降低生活必需品的价格。免征增值税后,相关商品价格可降低7%以上,最多可降低14%。

生活必需品的需求弹性较小,价格对需求量影响不敏感。各种税收都会影响到经济中的相对价格,从而产生引起资源配置和价格变动的各种力量,显然,在法律上规定的纳税人,不一定就是税收的实际负担人。税收通过价格变化,可能转嫁到经济中的其他企业或个人,但是,由于生活必需品的需求弹性较小,价格对需求量影响不敏感,如人们不会因为食盐的价格上涨一倍而大幅度减少对食盐的消费等,不会引起市场波动。    财政有足够的财力支持对生活必需品免征增值税。自2003年至2007年我国税收收入保持在20%以上的增长率,金融危机期间仍然保持税收较大增长,到2010年我国税收又恢复了20%以上的增长率,而且增速加快,2011年上半年税收收入为50028.4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9.6%。自2002年以来,我国税收增长均大大高于经济增长,因此,我国有足够的财力支持对国民生活必需品免征增值税政策的实施。、

(作者: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中央常委)

链接:

税收优惠的正面效应

收入 自偿效应

    一般认为,税收优惠以牺牲一定的税收利益为代价,加大了政府的财政负担,甚至把财政收入拖入困难的境地。但税收优惠在减少财政收入的同时,也会形成一种收入自偿机制。这种收入 自偿机制类似于减税的效应机制,有助于鼓励储蓄和投资,刺激供给与需求能有机地调节经济总量,促进总供求平衡;有助于税收激励 ——经济增长——财政收入增加的良性循环机制的形成。

税负均衡效应

税收优惠以一次净支付完成两次资金转移,是施力主体—— 政府对纳税人的卸负过程,它直接减轻了纳税人的税收负担。

税收优惠所导致的税负再分配要充分体现国家的政策目标,或者说对纳税人优惠的前提是其经济行为符合国家政策导向。

结构调整效应

就产业结构而言,从宏观调控体系考察,税收优惠主要通过对某些需要优先发展或相对滞后的产业给予税收激励,使投资于这些产业的资金得到较高的税后利润率,从而刺激资源向这些产业流动,达到调整和优化国家产业结构的目的。为此,大多数国家都通过所得税制的优惠政策来体现国家的产业政策。例如,对高科技、农业、能源、交通产业等实施优惠以鼓励其发展。

社会公平效应

税收优惠之所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最低阶层的收入,主要是由于政府可以通过对许多个人收入项目给予不课税、税额抵免、政治捐款和慈善捐款的纳税扣除等特殊规定,增加低收入阶层的实际收入。

 (1)低收入者消费必需品优惠。生活必需品的消费是构成大多数低收入者消费支出的主要内容。由于生活必需品的价格中含有生产经营者通过价格机制转移过来的税负,因此,当此类生活必需品的价格为含税价时,一旦低收入者购买,就必然承担这种因提高商品价格而转移进来的税负,从而加重其生活负担。

 (2)低收入者所得税优惠。在所得税方面,通过规定起征点、免征额、减税、免税以及累进税率等优惠措施,可以照顾低收入者。对自然人来说,既可以通过规定一个应纳税的收入起点(起征点)把大部分达不到起征点的个人置于税网之外,使其不必承担纳税义务,也可以对勤劳所得给予减税或免税,而通常采用的方式是规定免征额(或称扣除项目),通过缩小税基达到减轻税负的目的。

[责任编辑:马欣]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