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专栏

侯仁之的“跑步”人生

2012-08-22 16:39 来源:《中国政协》杂志 陈光中我有话说

2004年9月1日,93岁高龄的侯仁之第一次登上了复建竣工的永定门城楼

如今,侯仁之院士已是101岁高龄。    

然而,有谁知道,这位老人年幼时曾因体弱多病而数度辍学。在母亲的悉心辅导下,他的学业才得以维持。

上中学时,侯仁之曾想加入篮球队。可他身体瘦弱,人家不肯接受。就连班上的同学分队比赛,都没人选他。侯仁之赌了一口气,干脆自己练跑步,坚持跑了一冬天。转过年来,学校要举行春季运动会,他壮着胆子报了个一千五百米。比赛时,他拼命往前冲,第一圈就把所有的人都远远地甩在后面……

从那以后,侯仁之最喜欢的体育运动便是长跑。无论是被日寇判刑而流寓津门的时候,还是下放五七干校”劳动改造的时候,他都没有中断奔跑的脚步。个以跑步的方式度过人生的人,自然能达到更远、更高的目标。所以,他才一直“跑”上了科学的巅峰。    

进燕京大学

1931年夏末,侯仁之续读高中。再过一年,便可以报考大学了。然而,那年秋天,日本人在东北制造了事变。

侯仁之回忆道:“……同学们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宣传抗日、抵制日货……但是到了年底,政府再也不许提抗日了。我们想不通!”“一天,我实在闷得很,一个人去城里,从学校一直走到前门。到了杨梅竹斜街开明书店的分店,买了一本上海开明书店出版的《中学生》,我非常喜欢这个杂志,它对我影响太大了!里面有一篇文章,写得特别好,满腔热情地勉励青年‘不要空谈救国’,要‘到民间去’,‘要把自己的脊梁竖起来,真正去唤醒民众’。”

那位作者的署名是顾颉刚。顾颉刚是燕京大学的著名历史学家,一位爱国学者。由于他的文章影响,使侯仁之改变了学医的志向,毅然决定报考燕京大学,投至顾颉刚门下,改攻历史。

侯仁之在大学里积极参加各种活动并表现突出。他始终引以为自豪的,是曾经两次夺得全校5000米越野长跑比赛冠军。

侯仁之跑步速度快,在燕京大学是出名的。不过,若论别的方面,还有人得并不比他慢。确切地说,应当是“跳”。这个人,就是侯仁之的夫人张玮瑛。

张玮瑛天性聪慧,上小学就比别人早,到大学后又跳级,所以虽然同在燕京大学历史系,张玮瑛比侯仁之小4岁,却比他高了一级,应算是师姐呢!不过,尽管她得陕,看来还是不如侯仁之得快,秀美聪颖的张玮瑛,最后还是被英俊倜傥的侯仁之上了,成就了一段携手并肩七十多年的好姻缘!  

人生的一次严重考验

1936年夏天,侯仁之本科毕业,获得文学学士学位,并继续留校攻读硕士。同时,他被担任历史系主任的顾颉刚聘为系主任助理。第二年,卢沟桥事变爆发,日寇占领北平,积极宣传抗日的顾颉刚被迫逃亡。侯仁之的学业还要继续,便转为洪业(洪煨莲)老师的研究生。当时,侯仁之的兴趣已经从历史学转向了地理学,洪业发现了这一点,不仅给予积极的支持,还建议他去英国的利物浦大学专攻地理。

然而,由于欧洲战争的爆发,侯仁之未能如期成行。任教之余,他还被校长司徒雷登任命为学生生活辅导委员会的副主席;担任主席的,是美籍教授夏仁德。

那时,尽管北平已经被日寇占领,但由于燕大是美国教会创办的学校,因此还能保持相对的平静。司徒雷登和夏仁德虽然是美国人,但都坚决支持中国人民的抗日斗争。侯仁之在配合夏仁德工作的同时,进行了一项更为重要的工作:秘密协助爱国学生通过各种途径前往解放区或大后方,这项工作得到司徒雷登的大力帮助。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那是北平的12月8日凌晨。当天,燕京大学被封。紧接着,司徒雷登、夏仁德、洪业等二十余名教师和学生相继被捕。侯仁之本已避往天津岳父家,也被押回北平。

他们先是被关在位于沙滩的原北大红楼。;个多月后,学生们获得释放,而侯仁之等11位燕大教职员被转移到炮局胡同的陆军监狱继续关押。直到1942年6月,由于无法查证这些人的抗日事实,日寇将他们分别判处缓刑,予以释放。侯仁之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三年,取保出狱。他前往天津岳父家中与家人团聚,并见到了刚出生4个月的女儿。

不久,发生了件严重的事情,燕大的两名学生被日本人逮捕了!他们对燕大学生去解放区的事情都了解得很清楚,如果是由于这件事情而被捕,那侯仁之也难免再次入狱,他觉得必须尽快逃离沦陷区。

在这关键时刻,张玮瑛表现得异常镇定,说:这样的大事,应当听听洪业老师的意见。于是,她独自赶早班火车前往北平,当晚便返回天津。后来,侯仁之这样写道:“她一口气传达了煨莲师的两点意见:第一,我不能走。万一事情牵连到我,却又抓不到我,必然要抓我的铺保。第二,我如果再次被捕,甚至被判处死刑,煨莲师说燕大人也会知道‘侯仁之是为什么而死的’。煨莲师这句话的分量是很重的,而玮瑛说她是完全同意的。我也就立即下定决心,不走了,准备接受更严重的考验。”

不久传来消息说,那两位学生遭受了严酷的刑讯,但都坚贞不屈,日寇最后不得不将他们释放。侯仁之既感动又感慨,他说:我所经受的最严重的一次考验,也正有赖于煨莲师的教导,才得自告无感于今生。

侯仁之在天津三年,边在学校教书,边继续进行学术研究。同时,他仍然坚持长跑,保持强健的体魄以迎接胜利的到来。

1945年8月15日,日寇投降。三天后,刚被释放的司徒雷登便召集洪业、侯仁之等5人开会,决定马上成立复校工作委员会。10月10日,燕大开学典礼在大礼堂隆重举行。未名湖畔钟亭里的大钟在沉寂了3年零10个月以后再一次敲响了。

[责任编辑:马欣]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