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专栏

全国政协委员任启兴:北京暴雨启示 “城市病”亟需救治

2012-11-01 10:39 来源:《中国政协》杂志 任启兴我有话说

7·21北京暴雨,酿成了惨重的悲剧,城市内涝无疑暴露出我们城市发展过程中的“城市病”。随后,天津、十堰等城市在暴雨面前的无奈,也不断考验并拷问着我们的城市建设。

城市是人类文明的标志,但随着我国城市化步伐的加快和城市人口的增加,一系列棘手的“城市病”也随之而来。如交通堵塞、住房紧张、贫富分化、资源短缺、环境污染(空气、土壤、水、光污染等)、疾病流行、犯罪率上升、就业困难等。近年来,随着经济发展的加快,“城市病”日趋严重。由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组织上百名专家历时两年完成的《中国城市“十二五”核心问题研究、报告》指出,“十二五:’期间将是城市病的多发期和爆发期。“城市病”如果不及早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应对,有可能导致灾难性后果。从战略的高度对“城市病”予以重视成燃眉之急。

我国的“城市病”集中表现在以下方面:人口急剧聚集。以北京为例,2005年的规划明确要求,2020年北京的总人口控制在1800万。而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常住人口已达1961万,1800万的“红线”被提前10年突破。按照当前城市化发展的趋势,预计到2025年我国城市化率将达到60%左右,将约有9亿人生活在城市,相当一部分生活在大城市。人口急剧向大城市聚集,对大城市的能源、资源、土地、环境、住房、交通等方面的承载力带来了极为严峻的挑战。

能源资源紧张。据水利部资料,全国2/3的城市不同程度缺水。600多座城市中有400座供水不足,110座严重缺水;在32个百万人口以上的特大城市中,有30个长期受缺水困扰;14个沿海开放城市中有9个严重缺水。人均1000立方米是国际公认的缺水警戒线。然而,北京的人均水资源量仅有100立方米,紧缺程度已逼近极限。2011年9月,山西、浙江以及南方五省等地电力供应陆续告急,“电荒、气荒、油荒”不断在各大城市出现。能源供应的安全性、可持续性成为制约城市发展的重要问题。

生态环境恶化。城市人口密集,对生态的破坏和环境的污染也相对集中。城市中心区生产、生活所产生的污水、垃圾、工业废气等对地表水、地下水、土壤、大气污染的问题更为突出,机动车污染问题更为严峻,酸雨状况依然严重。近年来,北京、杭州、合肥等大城市相继变成“雾都”,这正是大自然发出的危险警示。环境污染也使得城市从传统公共健康问题转向现代的群体性健康危机。

交通拥堵严重。交通拥堵导致了事故的增多,事故增多又加剧了拥挤,已成为阻碍城市发展的“顽疾”。我国日益成为架在“车轮”上的国家。

灾害损失严重。城市高楼大厦林立,人口密集,交通拥堵。一旦遇到地震、火灾等自然或人为灾害,人财物疏散困难,往往损失严重。城市的一场大风大雨,就会造成严重的交通阻塞和大范围停电事故,暴露出城市抵御灾害能力的严重不足。

“城市病”的产生是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首先是“城市病”的严重性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西方发达国家在大工业时期严重的“城市病”就是深刻的教训。长期以来,一些人总是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待城市化,好像城市化的目的就是为了经济发展;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当成了“以经济建设为唯一”,对“城市病”的爆发缺乏预见性,警惕性不强。

缺乏全国性的城市发展的统筹规划。目前,我国每个城市发展的方向、思路,基本上是自己说了算。城市功能定位、建设扩张处于无序状态,城市之间缺乏功能上的互补性、联系性。每个城市都应当有自己的特色和功能定位,但缺少必须共同遵守的原则,缺乏统筹全局的战略性考量。每个城市自己制定的、以GDP为导向的城市规划,是导致“城市病”的重要症结。与巴黎、东京和香港等城市相比,中国的城市人口密度并不算高,但是不合理的城市设计使人口密集导致的问题被放大。

过快的城市化进程诱发了诸多“城市病”。一场让农民“上楼”,大规模“消灭”乡村的行动正在全国如火如荼进行着。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指出,大规模的村庄撤并运动“古今中外,史无前例”。城市化在给我们带来无限希望的同时,也带来了始料未及的严峻问题。如农民由于失地而返贫问题。农民工与留守儿童问题,价值观的迷失问题,自然环境的浪费与破坏等。城市化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让我们应接不暇,措手不及。

因此,各级党委政府要高度重视“城市病”。目前我们正处在城市化加速和“城市病”显形的阶段。随着城市人口不断膨胀,我们面临的问题越来越突出,所以各级党委政府要提高对“城市病”的严重性、危害性、复杂性的认识,对威胁城市发展的“城市病”予以足够的重视,尽早采取多种方式加以预防和治理,不能等到病人膏肓、积重难返才去治理。

制定国家层面的城市统筹发展规划。要在理论探讨实践检验的基础上,制定全国性的城市统筹发展规划和城市科学发展综合评价体系,建设互补共生的区域城市圈。各城市在遵循总的发展规划的基础上,制定符合自身特点的发展战略。通过总体规划,实现节地节能、生态环保、安全实用、突出特色、保护文化和自然遗产,完善城市化布局和形态,合理确定城市开发边界,防止特大城市面积过度扩张,形成具有强辐射作用大的城市群,并且大力发展中小城市,促进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这样既可避免城市混乱的功能定位、无序的扩张和重复建设,又可保护各城市的自身特色,并有效预防和治理“城市病”。

要坚决防止一哄而上的盲目城市化。在城市化的进程中,有的地方对中央的精神没有完全的理解,城市化主要表现在对城市规模扩张、人口增加和对GDP的追逐上,没有兼顾公共设施及民生的改善,带有很大的盲目性和功利性。这与中央城市化的初衷背道而驰。我国国情与发达国家差别巨大,尤其是人口太多、资源严重短缺,城市化标准是否要向发达国家看齐?本世纪中叶人口将达17亿,75%的城市人口就是12.75亿。这样巨大的城市人口,要多少淡水、多少土地、多少能源、多少食物、多少住房、多少学校、多少交通设施才能支持!城市化太快,城市过大,短时间过多人聚集于城市,不可避免产生大批失业、淡水和能源供应紧张、交通拥挤、环境恶化、各种危机风险增加等现象。其实,人们不光需要城市生活,也需要乡村生活。千万莫让过快的城市化,吞并了“小桥流水人家”“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这般恬静的乡村风光。口

 (作者: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

[责任编辑:sunyunhui]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