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专栏

国家关系问题专家刘江永:谁“引爆”钓鱼岛之争

2012-11-05 09:59 来源:《中国政协》杂志 我有话说

“2012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从大局观点出发深化中日两国战略互惠关系具有重要意义。”这是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去年年底访华前接受中国驻日媒体采访时的一番表态。

野田访华至今,8个月时光转瞬即逝,回首这一段时期的中日关系,很难看到日方推动“战略互惠关系”的诚意和努力。相反,在这个本应携手庆祝纪念、构建面向未来中日关系的关键年度,双边关系却因日本右翼势力针对历史、领土问题的频频挑衅和刺激而不断下滑。右翼分子制造的噪音遮盖了中日关系健康发展的主流方向。    

先是名古屋知事反复否认“南京大屠杀”,后有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抛出购买钓鱼岛的诡计,野田政府随后“貌似无奈”实为“顺势而为”地提出钓鱼岛“国有化”计划。就这样,中日关系中最为敏感的问题被日方一一引爆。

钓鱼岛之争谁之过?

钓鱼岛问题的产生与日本吞并琉球后向中国大陆侵略扩张有关,是由日本发动的甲午战争直接造成的。

钓鱼岛列岛从1372年中国明朝派遣册封使杨载册封琉球国王开始,就成为中国赴琉球的航海标志和抵御倭寇的闽海前沿,而非无主地。在其后中琉500年友好交往史上,不存在钓鱼岛领土争议。中琉海上边界在琉球海槽,即中国钓鱼岛列岛的赤尾屿和琉球王国的久米岛(古称古米岛)之间。琉球国原有36岛,从未包括钓鱼岛。琉球是1879年被日本彻底吞并,成为冲绳县的。连冲绳县都不是日本固有领土,钓鱼岛就更不可能是日本的领土。钓鱼岛问题的产生可以追溯到1872年日本吞并琉球,把琉球国改为琉球藩,然后向中国扩张。钓鱼岛问题产生的直接原因是1894年日本发动甲午战争。日本于1895年1月14日内阁会议上秘密决定占有钓鱼岛。从那时起到现在的117年中,日本利用1895年“马关条约”殖民统治台湾50年,钓鱼岛也被日本非法占有50年。1945年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投降后,必须遵守《开罗宣言》将包括钓鱼岛在内的台湾归还中国。截止1972年,琉球群岛根据《旧金山对日和约》在美国的托管占领之下,钓鱼岛完全脱离日本管辖27年。中国外长周恩来1950年就发表声明,反对排除中国参与的旧金山和约及美国对琉球的所谓托管。1971年日美达成归还冲绳协议的范围涉及钓鱼岛,遭到中国海峡两岸强烈反对。美国表示交给日本的只是钓鱼岛的行政管辖权,而钓鱼岛主权由有关各方和平协商解决。从那时起,中日钓鱼岛之争至今延续了41年。这期间,中日两国曾搁置争议,于1972年实现了邦交正常化,1978年缔结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

然而,伴随冷战结束,日本1996年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后开始把钓鱼岛作为确立海上专属经济区的基点,拒绝承认中日之间有领土争议,否认中日两国曾就搁置争议达成政治默契。这是导致中日之间钓鱼岛问题陷入恶性循环的起点,而日本民主党政府不仅继承了这一点,而且首次把钓鱼岛问题与日本军事战略和日美同盟挂钩。日本2010年末出台新的防卫计划大纲,战后以来首次把日本防御重点转向“西南诸岛”,主要矛头指向中国。

今年以来,日本右翼反华代表人物石原慎太郎提出购买钓鱼岛,日本政府也不甘“落后”。7月27日,日本首相野田佳彦甚至表示,如果包括钓鱼岛在内的“日本领土和领海”发生别国的违法侵犯行为,必要时将考虑出动自卫队。发展下去,这一问题将对日本未来国家走向和中日关系产生难以想象的严重后果。

中日安全困境缘何在?

中日之间安全困境与中日结构性矛盾密切相关,并受到日本国内政治右倾化及美国重返亚太等因素的影响。

由于日本曾侵略过中国,所以尽管日本增强防卫力量未必完全是针对中国的,也会引起中国的担忧。同样,由于中日之间有领土争议,所以尽管中国增强国防力量不是针对日本的,但日本也会担忧。如果这种过剩的担忧导致针对对方的军事部署,就可能形成预言的自我实现。

日本单方面划定的防空识别区,加剧了中日安全保障领域的矛盾。1971年日美达成归还冲绳协议后,佐藤内阁立即在那霸设立了“第11管区海上保安本部”,对包括钓鱼岛在内的广阔海域巡逻,并把日本的所谓航空识别区扩大到包括钓鱼岛海域和中国专属经济区的上空,远远超出了日方所认定的东海中间线。近年来,日本根据单方面划定的所谓航空识别区加强针对所谓“越界”的中国军机的紧急升空,成为日本渲染“中国威胁论”的一个话题。

日方不承认钓鱼岛争议必将引起中日海上对峙。目前,日方既不承认中日存在领土争议,也不承认就搁置争议达成政治默契,中日通过外交谈判解决问题的可能性便成为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中方必然向钓鱼岛列岛派出渔政船、海监船巡逻,执法与管辖。中日双方就可能在相关海域发生海上对峙、管辖之争。

美国介入钓鱼岛问题埋下中日冲突的隐患。美国克林顿国务卿表示“尖阁列岛”适用于《美日安全条约》第五条,导致日本政府误认为可以借助美国军事介入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

《日美安全条约》第五条规定:“在日本国施政下的领土内(in the territories under the administration of Japan),如果任何一方受到武力攻击,依照本国宪法的规定和手续,采取行动对付共同的危险”。中国一开始就坚决反对美国把钓鱼岛的施政权非法交给日本。况且,即便就美国立场而言,施政权也不等于主权,美国从未承认日本拥有钓鱼岛主权,这等于美国从未承认钓鱼岛是日本的领土。因此,钓鱼岛就根本不具备适用于美日安全条约第五条的基本要件。况且,日本国宪法第九条明确规定,日本“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 

从时代大背景看,和平发展是中日两国真实的共同利益。殖民主义、帝国主义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中国已经不是当年的中国,日本也难以复活战前的军国主义,战后日本宪法仍然发挥着积极的作用。只要日本继续走和平发展道路,中日关系就大局可稳。

然而,未来不能排除有三个危险性:一是日本利用日美安全条约第五条诱导美国间接承认钓鱼岛的领土主权属于日本;二是日本右翼势力利用钓鱼岛问题捞取选票,控制国会,修改日本宪法第九条;三是未来日本可能协助美军联合作战,从而脱离和平发展道路。

摆在中日两国面前的有“零和模式”和“共赢模式”两种完全不同的政策选项。未来中日关系的前途命运就取决于我们双方做出怎样的抉择。从目前日本国内政局、政治思潮和野田内阁对华政策看,2012年下半年的中日关系难以出现好转,甚至可能由于钓鱼岛问题发生更大的麻烦。正因如此,中日两国的有识之士更应该珍惜、加倍努力维护来之不易的中日关系。

[责任编辑:sunyunhui]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