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专栏

全国政协委员张九桓:中华寺是中国——尼泊尔友谊的见证

2012-11-29 15:09 来源:《中国政协》杂志 张九桓我有话说

尼泊尔南部释迦牟尼佛诞生地蓝毗尼,有一座雄伟庄严的中国寺院,绿树掩映着红墙黄瓦、斗拱飞檐,洁净静谧的环境里荡漾着暮鼓晨钟、木鱼梵呗,每日前来朝觐、参观者络绎不绝,人们称之为蓝毗尼的一处新胜境。这就是由中国修建和管理的“中华寺”,“中华寺”也成为中国—尼泊尔友谊的见证。

1995年至1998年,我担任驻尼泊尔大使期间,恰好经历了中华寺的修建过程。  

事情还得从一起反华提案说起。1995年底,我驻尼泊尔使馆接国内指示,要争取尼方在1996年4月日内瓦人权会上支持我方挫败美国策划的反华提案。经几轮工作后,尼方做出了初步的积极表态。

1996年2月,我应邀出席蓝毗尼国际研究所大楼落成仪式。尼首相德乌帕见到我非常热情,他告诉我他们将支持中国。同时,他还告诉我“请大使阁下也帮我一个忙。10年前,班禅大师访问尼泊尔时对我们的比兰德拉国王做过—个承诺,中国将在佛祖诞生地蓝毗尼建一座佛寺,可是迄今没有动工。请中方尽尽快既定计划付诸实施。”

原来,早在1984年,尼泊尔就向中国提出在蓝毗尼建寺庙的要求。这一年,在科伦坡第14届世界佛教联谊会大会上,尼泊尔佛教复兴会主席鲁克达山向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提出,希望中国能到蓝毗尼建一座中国寺院,参与对这个佛教圣地的开发。此后,联合国开发署驻华代表孔雷萨也专门访问过中国佛教协会,邀请中国参加蓝毗尼国际开发委员会,为开发蓝毗尼作贡献。

中国佛协对尼泊尔和联合国的要求持积极态度,认为中国是佛教大国,中尼关系很好,支持尼泊尔振兴佛陀降诞地,应该当仁不让,义不容辞。中国佛协的意见得到国家宗教局及其他有关部门的支持。

就这样,1986年,当世界佛教联谊会第15届大会在加德满都召开的时候,中国派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国佛协名誉会长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率团与会,并代表中国政府和中国佛教界在会上宣布,中国将在蓝毗尼建一座中国寺院。班禅大师在会见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时,也做了同样的承诺。其后,赵朴初会长为即将修建的中国寺院定名为“中华寺”,并题写了寺名。    

中国政府为中华寺的筹建拨出了300万元人民币的专款。中国佛协委托浙江一家古建筑研究院负责中华寺的建筑设计。后来,尼泊尔政制发生变化,政府频繁更迭,政策缺乏连续性,致使蓝毗尼的开发进程也受到了影响。中华寺在筹建阶段一拖便拖了10年。

1996年2月上旬,我对蓝毗尼做了一次专门的实地考察。蓝毗尼开发委员会副主席维玛拉南达告诉我,按规划,蓝毗尼圣地开发区南北长5公里,东西宽1.6公里,总面积为8平方公里。由三部分组成:圣园区、寺院区和绿化区。圣园区在最南端,由圣园的摩耶夫人庙遗址往北有一中轴线,—直延伸到最北端的世界和平塔。中轴线东侧为上座部佛教寺院区,西侧为大众部佛教寺院区。圣园区和寺院区周围是绿化区。经过多年的努力,蓝毗尼圣地建设已初具规模。

维玛拉南达副主席派了一位名叫班德里的导游陪同我参观。我们先去圣园。老远就看见一棵菩提树,枝叶繁茂,郁郁葱葱。树旁是一个澄澈的大水池。水池北面是阿育王石柱,柱上有用梵文刻写的说明,意为:“阿育王于灌顶之第20年亲自来此朝拜。此乃释迦牟尼佛诞生之地。谨造石像、立石柱以兹纪念。并特谕准蓝毗尼村减免赋税,每年仅缴纳收入的八分之一。”阿育王柱的东面是佛母摩耶夫人庙遗址。这一情景与玄奘在《大唐西域记》的记载完全一致。    

《大唐西域记》卷第六的一段文字有这样的内容:来到蓝毗尼看见—个大水池,池水“澄清皎镜”,池旁“杂花弥漫”。“其北二十四五步有无忧花树,今已枯悴。”此乃佛陀“诞灵之处”。水池“不远有大石柱,上作马像,无忧王之所建也”。后柱遭“霹雳”,“中折仆地”。  班德里解释说,玄奘法师当年看到的是—颗无忧树,且已枯悴。现在我们看到的菩提树是后人于600年前在原地重栽的。玄奘所说的无忧王即阿育王,阿育王柱曾遭雷劈例地,柱子上端的马像被劈毁了,所以今天我们看到的阿育王柱只有柱子没有马像了。

班德里深情地说,倘若没有中国高僧典藉的准确记载,就没有蓝毗尼的发现和开发。蓝毗尼与中国的缘分太深了!

中华寺的预留地址在寺院区的西南部。这是一块正方形的土地,面积25600平方米。地上长满一人多高的茅草,偶有野兔奔逐。导游说,许多国家都计划在蓝毗尼建寺庙,但我们尼泊尔人最希望看到中华寺早日建成。

继续往北走,我们路过一座藏寺,经幡飘动,人来人往。班德里告诉我,这里有的藏寺得到达赖集团的资助。到寺里的藏人,既有从西藏过来的,也有从印度过来的。有人在这里或明或暗地搞分裂中国的活动。我们尼泊尔人不喜欢有人利用我们的国家做对中国不利的事情。我向他介绍了我们在涉藏问题上的立场和政策,感谢他所持的正义立场和友好态度。

这次考察给我的突出感受是,蓝毗尼自古与中国有密切关系,这里今天的发展也需要中国的支持和帮助。

从蓝毗尼回到使馆,我即和相关同志一起开会,研究中华寺问题。认为在蓝毗尼建寺适应了三个“需要”。一是人权斗争的需要。尼方虽未将中华寺问题与人权问题直接挂钩,但尼方表示将在日内瓦人权会上支持中方立场时,也表示了对中华寺何时动工的关切。作为朋友,应该“投桃报李”。二是反分裂斗争的需要。达赖分裂势力在蓝毗尼地区活动猖獗,有的藏传佛教寺庙成了达赖集团活动据点。据尼方透露,台湾方面曾试探赴蓝毗尼建寺的可能,“台独”势力与达赖集团在蓝毗尼也有往来。中华寺的兴建必将对这些势力在蓝毗尼的分裂活动产生震慑和遏制作用。三是促进中尼人文交流、国际佛教文化合作的需要。据此,我驻尼泊尔使馆向国内提出报告,建议尽快将在蓝毗尼建寺计划付诸实施。

我们很快收到国内的积极答复,肯定了使馆的看法和意见,决定再拨款3300万元,连同前期拨款300万元,共3600万元作为中华寺的建筑费用,由宗教局和中国佛协负责与尼方商定建寺有关条款,适时签约,争取年内动工。

1996年4月18日,李鹏总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应邀访华的德乌帕首相举行会谈时,正式告诉对方中国政府准备建一座中国寺庙,支持尼泊尔对蓝毗尼的开发,希望此举有利于增进两国之间的交流与合作。离京之前,德乌帕对我说,他非常感谢中方,他此次访华收获很大,包括在蓝毗尼建中华寺问题上得到了中方具体而明确的答复。好事多磨,磨出了好结果,我感到荣幸。

1996年12月1日是蓝毗尼阿育王柱发现100周年纪念日,尼政府和佛教界将在蓝毗尼举行盛大纪念大会,邀请世界各国佛教组织派团参加。在举办阿育王柱发现100周年纪念会之后,接着举行了中华寺奠基仪式。仪式按佛教仪轨隆重地举行。鼓乐齐鸣,梵呗袅绕,花雨缤纷,一派祥和喜庆气氛。我邀上尼泊尔文化大臣以及缅甸、韩国等几个国家大使,和叶小文局长、中国佛协领导以及高僧大德一起为中华寺基石培土。吉祥的泥土抛向空中又缓缓落下,一块铸造了10年的基石稳稳地铺上了蓝毗尼的土地。一位高僧说,中华寺奠基可谓“精神饱满、法喜充满、功德圆满”!

世界媒体对中华寺奠基作了广泛报道。舆论评称,“中国在蓝毗尼动工建寺是对尼泊尔开发蓝毗尼的有力支持”,“对那些关于中国违反人权、没有宗教自由的诬蔑是一个有力的回击”。

1998年6月,我奉调回国。临行前,我最后一次赴蓝毗尼检查中华寺的建设情况。1999年1月,中华寺竣工。2000年5月27日,中华寺举行落成典礼。尼泊尔首相柯伊拉腊、中国国务委员司马义·艾买提、国家宗教局叶小文局长等出席。司马义国务委员发表讲话,称赞中华寺凝聚了中尼两国佛教界的友谊,是中尼友好的又一座历史丰碑。柯伊拉腊首相称赞中华寺为尼中友好关系增添了一块新的基石。

由于当时我手头有重要事情实在走不开。我驻尼泊尔大使曾序勇深知我的关切,在电话里向我详细介绍了庆典盛况。中华寺的建设在我担任大使时开始,在他的任上完成,我们都为此感到欣慰。

2009年7月,我再访蓝毗尼,拜访了怀善法师。法师以豁达、前瞻的态度向我们简要介绍十多年来中华寺的风雨历程。他特别向我们提及,中华寺与各国在蓝毗尼的常驻僧人往来密切,建立了友谊,相处融洽。以前每年二、三月份藏传佛教都会在蓝毗尼举办为期两个月的法会,达赖亲往讲经。自中华寺建立以来,达赖不来了。他说,一定要像叶小文局长说的那样,做“苦行僧、文化僧、和合僧”,一定要把中华寺办成中国佛教的窗口、中国文化的窗口、中国人民友谊的窗口,成为佛陀诞生地的一颗璀璨明珠。  2012年初,我到北京广济寺拜访从蓝毗尼中华寺方丈的岗位上任满回国的怀善法师。他告诉我从某种意义上说,蓝毗尼也是“世界之窗”。从建设规模上说,蓝毗尼已经超过麦加和梵蒂冈,必定成为全世界佛教徒心所向往并踊跃朝觐的圣地。

中华寺在蓝毗尼正成为中国佛教和中国形象的展示窗口、中国佛教文化对外交流与合作平台、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的前沿阵地。口

(作者:全国政协委员,原驻尼泊尔特命全权大使)

[责任编辑:sunyunhui]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