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专栏

鲁迅博物馆原副馆长陈漱渝:关于“三祖文化”研究的断想

2012-11-29 16:13 来源:《中国政协》杂志 陈漱渝我有话说

河北省西北部有一个逐鹿县,就是约四、五千年前著名的涿鹿之战的古战场。相传黄、炎部族与蚩尤部族在这里发生过一场恶斗:黄帝调动了鹿、豹、熊、罴,蚩尤请来了风伯雨师。最终黄帝使用了指南车指示方向,冲破了风、雨、沙、雾,一举击败了勇猛凶悍、擅长角抵的蚩尤部族。这是一场争夺生存资源的战争,也是一场“兄弟阋于墙”的战争。战争的激化,强权的形成,金属的使用,原始科技的运用,这些都显露出人类史上文明的曙光。今天的涿鹿县有“中华三祖堂”“蚩尤祠”,还准备兴建黄帝城遗址公园。“三祖文化”,已经列为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

那么,如何看待涿鹿县弘扬的“中华    三祖文化”呢?

首先,我觉得应该厘清“中华三祖”的概念;如果不对这一概念的内涵和外延进行准确的界定,则容易产生歧义,引发无谓的争论。长期以来,所谓“三祖”指的是魏太祖曹操,魏高祖曹丕,魏烈祖曹叡。在《左传》中,也有把皇祖文王、烈祖康叔、文祖襄公并称为“三祖”的提法。目前《辞海》对“三祖”的解释采用的是第二种说法,而《中国历史大词典》对“三祖”的解释则采用了第一种说法。把黄帝、炎帝、蚩尤并称为“三祖”,至今在史学界以及在民间,并未形成共识。把黄帝、炎帝(号神农)和伏羲并列为“三皇”的提法倒有,不过关于“三皇”的提法也不统一:有的指“天皇、地皇、泰皇”,有的指“天皇、地皇、人皇”,有的指“伏羲、神农、女娲”,有的指“伏羲、神农、燧人”,有的指“伏羲、神农、祝融”,有的指“伏羲、神农、共工”……关于蚩尤,从来未被列为“三皇”之一。所以,我认为对于涿鹿大战文化的研究,不妨依旧划归为“炎黄文化”研究范畴。这就谁也提不出不同意见。

我的第二点想法,就是兴建黄帝遗址公园,应该尽量避免卷入史学界“信古”学派和“疑古”学派的论争。关于黄帝、炎帝、蚩尤的故事,发生在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这个时期的文献记载,散见于经、史、子、集四部,有些见诸古籍的注释,有些见诸类书征引的古书佚文;不仅文字有脱、误、倒、衍,而且说法也并不统一。

至于通过田野考古再现这一时期的历史原生态,也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情。尽管从2002年开始,由国家文物局作为组织单位,综合调动了各种科技手段实施了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但无论如何,很难设想会挖掘出类似于庞贝古城、古罗马斗兽场那样壮观的遗址,再现三皇、五帝时代的历史辉煌。所以,关于炎黄文化的研究,学术界的争论比较多。作为一级地方政府如果卷入这种争论,肯定会力不从心,招架不住。

比如,《史记-五帝本记》记述了炎黄二帝阪泉之战。阪泉距蚩尤的根据地仅一里地。炎黄二帝即使发生纷争,怎么会在蚩尤的卧榻之侧进行?又如《国语·晋语四》说,炎黄二帝都是少典之子。但有学者根据《帝王世纪》和《春秋命历序》的记载,认为炎、黄二帝之间相距约五百年,二帝之间不是兄弟关系,而是承袭关系。关于黄帝、炎帝和蚩尤的遗址,全国已有多处。如果地方政府一定要争何处是正宗,那只能徒伤和气,于学术无补。

所以,在我看来,兴建黄帝城遗址公园是一项文化工程,而文化工程的目的是一种价值探寻。它营造的不仅是一种物质形态的世界,而是一种价值形态的世界;它追求的其实并不是一种原生态的历史事实,而是一种心理事实。恰如愚公移山、夸父逐日、精卫填海这些神话传说、寓言故事,都找不到确凿的事实依据,但都寄托了前人的政治理想、社会理想,符合了某种深刻的社会需求。

那么,兴建黄帝城遗址公园的核心价值在哪里呢?我认为应该以此宣传从分裂到统一、从争夺到双赢、从战争到融合,这是人类历史的基本走向。正是经历了涿鹿之战,才逐渐形成了以汉族为主体的、56个民族共同组成的中华民族。但据新华社消息,当今中国实际上已不存在纯粹的汉族。经现代生物学检测,汉族已不再具备独有的DNA。显然,弘扬团结融合、双赢互补的价值观,不仅符合中国当今的时代需求,也完全符合全人类的价值追求。

不过,挖掘炎黄文化的价值内涵,还应该防止过度阐释。我并不是说目前的炎黄文化研究发生了什么偏颇,而是说曾经发生过此类现象,应该引以为训。比如1926年7月,北洋军阀吴佩孚为了“讨赤剿共”,就说“蚩”与“赤”同音,所以蚩尤是“赤化”始祖。这位大帅扬言:“草昧初开,部落时代,蚩尤肆虐,彼时无所谓法制,无所谓伦纪,殆与赤化无异。”(见1926年7月11日北京《晨报》)。今天看来,这当然是一则政治笑话。再如,清末一些反清革命派主张采用黄帝纪年(以黄帝降生之年为元年)。秋瑾烈士就制作过《黄帝纪元大事表》。这种做法固然有反对满族权贵和封建帝制的进步性,但以黄帝为汉族唯一的始祖,包含有排斥满族的狭隘意识,这也是另一种形式的过度阐释。

当今,凡中国人都以炎黄子孙自居。鲁迅1903年创作的《自题小像》一诗,结句即为“我以我血荐轩辕”,成为了一代革命志士振兴中华的庄严誓言。所以我支持以多种有效形式弘扬炎黄文化。一个有文明史的民族与一个没有文明史的民族相比,其未来的社会发展前景是不同的。中国的古老文明不仅会给未来的社会发展提供丰富的精神资源,而且中华文明史上的博大精深的思想,必将熔铸成未来社会强大的人生哲学、价值哲学。口

(作者:十届全国政协委员,鲁迅博物馆原副馆长)

[责任编辑:sunyunhui]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