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专栏

全国政协委员禇平:积极稳妥推进新型城镇化

2013-07-25 16:47 来源:《中国政协》 我有话说

当前多数地方推进城镇化的积极性很高,发展势头良好。但是,应当防止两种倾向:一是“过热”,表现为雄心勃勃,大干快上,盲目追求高速度、高指标;二是“过冷”,表现为畏难发愁,裹足不前。当前尤其要注意防止“过热”,切不可将城镇化搞成“大跃进”、“运动式”。要顺应经济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十八大”精神的要求,因势利导、积极稳妥、统筹有序地推进。城镇化是历史演进的过程,也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不应把它作为追求GDP的手段和“应景之作”。

科学规划是前提。新型城镇化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至少涉及八种要素和四个层次,务必“先谋而后动”。八种要素:人口、土地、资金、户籍、产业、就业、住房、公共服务。四个层次:一是城镇规模扩张、城镇人口增加,即城镇化本身;二是城乡统筹协调发展   (有条件的地方可推进城乡一体化);三是工业化、‘城镇化、农   业现代化和信息化同步协调发展;四是“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新型城镇化规划应贯彻改革创新的精神,坚持“统筹兼顾、远近结合、分步实施”的原则,体现“以人为本”的理念和生态文明的要求,突出地域特色和历史文化品位,不搞“千城一面”。《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全国国土规划纲要》《全国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纲要》在实施中要增强衔接性、互通性。地方层面的各个规划也要彼此衔接好,并与国家层面的相关规划对接、配套,防止出现“两张皮”、“多张皮”现象。

中小城市是重点。从实际看,超大、特大城市乃至大城市已成规模,承载力接近极限,而中小城市和小城镇明显偏弱,与“协调发展”的要求并不匹配。新型城镇化道路必须要有利于农业转移人口顺利从农村转出,在城镇安居乐业,还要有利于避免出现城市病”。最适合大量吸纳农业转移人口的应该是中小城市,且城市有能力,农民有意愿。因此,当前阶段的城镇化战略实施应当突出重点、整体推进、全面发展,对于中小城市,应在政策方面予以倾斜。当然,由于不同地区发展水平和发展阶段的差异,应当实行差别化发展战略:对东部地区而言,中心镇是其未来发展的主攻方向;对中部地区而言,县城和部分中心镇应该成为重点;而西部地区地广人稀,县城及地级城市可能是最佳选择。

产业发展是基础。产业发展是新型城镇化的重要基础和支撑,城镇化必须要有产业、有就业、有人气。产业发展主要依托企业发展,为此需创造良好的法律、政策等外部环境,淡化所有制标签,促进国企和民企融合,激发企业发展活力。必须切实转变政府职能,大力推进行政审批体制改革,减少审批事项,再造、优化审批流程。对于取消的审批事项应不定期检查落实情况,防止“反弹”或变相审批。

政策引导是关键。土地政策须利于推进城镇化。走新型城镇化道路决不能再牺牲和剥夺农民利益,应当坚决落实农民对承包地、宅基地的用益物权,无论是否进城落户定居,都得尊重和保障其法定权益。对于农民是否放弃农村土地使用权,要给予农民自主选择权,至少要有过渡期安排,出台政策指引。另外,解决人地矛盾问题,一方面要加大存量土地配置的市场化程度,比如将政府所控制的划拨土地(其占比近30%)中的大部分转为市场化配置。另一方面要放宽政策限制,适当提高城镇土地容积率和房屋高度。

投资主体须多元化。城镇建设和公共服务提供都需要大量资金,比如成都地区每转移一个农业人口约需20万元左右。由于“土地财政”难以为继和投融资平台被整顿清理,地方政府财力和融资能力都受到限制,单靠政府投资远远不够,必须制定鼓励政策引导企业、社会资金参与项目建设,在资金筹措方式上强调市场化运作,建立相应的体制机制,比如鼓励城建投资公司以参股、控股方式引导社会资本介入重点投资领域和项目。

户籍须“去福利化”。户籍制度改革路径已基本明确,但应该逐步剥离附着在非农业户籍上的福利甚至特权,缩小非农户籍与农业户籍的“含金量”差距,为将来过渡到统一的居住登记制度打下基础。

作者:(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

[责任编辑:sunyunhui]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