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专栏

叶小文:拒绝浮躁和脱离国情的极端主张

2013-08-08 16:14 来源:《中国政协》 叶小文我有话说

新任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政协闭幕大会上说:“拒绝浮躁和脱离国情的极端主张。”这是句大实话,切中当前社会思潮的要害。

快速发展的中国,难免出现问题,且问题用13亿的数字一乘,就会变大。何况机遇从来与挑战共生,成就往往与问题相伴。

快速发展的中国,难免令世界关注。有的是因为不舒服。作为社会主义发展中大国,中国是在世界社会主义处于低潮的情况下高举社会主义旗帜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刮“遏制中国”之风者尚有人在。有的是因为不习惯。中国综合实力提升效应倍增,引起国际社会震动,中国似乎突然现身于世界的聚光灯下,一举一动都在“被曝光”、“被比较”、“被竞争”、“被崛起”。

于是,国外有人喊,国内也有人应,似乎解决当今中国的问题,惟有“全盘西化”,搬西方的政治模式,走西方的发展道路。此论,且不说是别有用心者企图致中国于万劫不复的陷阱,也是我们必须高度警惕、断然拒绝的“浮躁和脱离国情的极端主张”。

这种极端主张要不得,因其“脱离国情”。不不妨看看历史。当年张之洞就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采用西方资本主义的近代科学技术,效仿西方国家的教育、赋税、武备、律例,推进洋务运动。那时学西方的劲头不小,挽回了清王朝江河日下的颓势吗?历史早就宣告,此路不通。

这种极端主张要不得,因其“浮躁”。不妨比较他国。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土耳其,在现代转型中曾以最大的决心成为西方文明的一分子。美国学者亨廷顿指出,土耳其的悲剧恰恰在于,不愿意认同自己原有文明属性,而又无法被它想加入的另一文明所接受的自取其辱状态,必然会在全民族形成一种在文明上、精神上无所归宿的极端沮丧感。

这种极端主张要不得,归结起来就是其“浮躁和脱离国情”。不是要重视向西方学习、听西方高见吗?不妨再听听人家怎么说。被选为50位杰出美国人之一的、《华盛顿邮报》誉为“世界上最有影响的一位思想家”莱斯特·R·布朗就认为,“由于中国如此庞大的人口,人类至今走过的所有道路对中国都不能适应。要不了多久,中国非得开拓一条全新的航道不可。这个发明了造纸术与火药的民族,现在面临一个跨越西方发展模式的机会,向世界展示怎样创造一个环境上可以持续的经济。中国若成功了,就能为全世界树立一个光辉的榜样,为人仰慕效法;中国若失败了,所有的人都将为此付出代价。”

中国还要快速发展,问题还会不断出现。“发展之年”往往有“多事之秋”。我们既要抓住机遇,加快发展,尽管航程多险阻,只要发展了,就可以“轻舟已过万重山”;又要谨慎地对待“多事”,正确地处理“多事”,清醒地拒绝浮躁和脱离国情的极端主张”。看问题,作判断,要善于学习、勤于思考,深入实际、实事求是,力求客观公正;要全面分析、统筹兼顾,中和平衡、不走极端,实现稳中求进;要沉得住气、耐得住烦,静得下心、稳得住阵,方能宁静致远。

(作者: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第一副院长)

[责任编辑:sunyunhui]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