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专栏

王蒙:新疆文化建设的思考 现代化与民族文化建设

2013-09-03 09:50 来源:《中国政协》杂志 王蒙我有话说

我对新疆的文化事业充满期待。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提出了一体多元的文化格局,提出了现代文化的引领,这是很重要的提法。新疆的文化问题,是一个触及灵魂的问题,是民心的问题。物质的东西容易被接受,但文化源远流长,影响到每个人的生活习惯与思维方式,不那么好判断。

只要在新疆生活过的人,参加有关展现、展演新疆传统文化和当代文化果实的活动时,都会被深深触动。去年在美术馆举行的哈孜先生画展,我看到新疆生活有那么多动人心魄的画面,那么多难以磨灭的记忆,那么多文化的内涵,深受感动。北京国家大剧院曾上演过木卡姆交响乐,以西洋乐器为主演奏木卡姆改编的交响乐作品,这是以前赛福鼎同志多次跟我讲过的愿望。最近一次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木卡姆团上演的《十二木卡姆的春天》让许多在京工作的新疆同志热泪盈眶,新疆文化的感染力真是了不得。

新疆的文化建设,需要高度专业化和学术化的处理。音乐就是音乐、美术就是美术,乐器就是乐器、文物就是文物,历史就是历史,典籍就是典籍,都需要有很高的专业知识,才能把它研究清楚,说清楚。但同时,新疆的文化建设又是一个民间化、人民化的问题,文化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起居、生活,柴米油盐酱醋茶、吃喝拉撒睡、衣食住行,无不浸透着中华文化传统、新疆文化特色。所以,文化工作一定要考虑到人民化和民间化的特点,能让老百姓接受,它是不是人心工程,能不能做到人心里头,能不能被人民选择、认可,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有时候,一种观点不一定很正确,但是它已经被老百姓接受了,想改变非常困难,但文化建设就是要知道老百姓能接受什么东西。

我在巴彦岱公社当农民、当副大队长的时候,当地老百姓看芭蕾舞《红色娘子军》、《白毛女》时说,跳舞是手的动作,芭蕾舞动不动把腿踢这么高,笑死人了,丑死了。当然,老百姓这个观点不对,跳芭蕾舞,手可以动,腿也可以动,腰也可以动,脖子也可以动,屁股也可以动。舞蹈是全身的姿势,用身体的语言、舞蹈的语言,可是如果想很快说服老百姓,做不到。

1969年《参考消息》刊登了美国登月成功的消息,我告诉房东阿不都热合曼:美国人上了月亮。他说那是胡说八道,你千万不要信那个,是骗人的!《书》上写过,如果要上月亮,骑马要64年(还是128年我记不清楚了)。我心想:骑马骑一万年也上不去啊。房东跟我关系很好,什么事都跟我讨论,就是不接受我的说法。但是过了几天,村里头有一位县里当过科长的阿卜杜日素尔也跟他说了这事,他后来相信了,连续好几天,他都问,哎呀,老王,这是怎么回事?人真上了月亮,跟过去阿訇对我讲的不一样!

任何认识,都会有一个很艰难的过程,甚至是痛苦的过程。所以,文化一定要能贴近人民、贴近实际,贴近生活,同时我们应该意识到,人民的、民间所尊崇的文化,是非常精英、非常高端的。

我们需要各族的文化大师。大师听起来挺唬人,其实英语就是master”——师傅、硕士,维吾尔语就是乌斯大——能工巧匠,没有这样的人物,没有专门家,怎么可能发展文化?光一个乌斯大不够,我又想起一个词来,就是阿里木——真正有知识的大学者。文化要有乌斯大,要有阿里木,又有夏衣尔(诗人)那就好了。

为什么说新疆的文化是一体多元呢?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张春贤书记曾问过我一个问题,中华文化最大的特点到底是什么?

有这么一个笑话,我国的代表团在国外交流,有一个外国人问到,你们老说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到底怎么样博大精深,能不能给我讲一讲。团里有一位教授,是专业级的学者,这位教授回答说:因为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没法讲!这么一来,中华文化岂不是不可言述,不可传播,不可讲述了?

我们先弄清一个问题,中华文化的基本追求是什么,就是古代的中国梦是什么?

第一、敬天积善、古道热肠。

中国现存最古老的书《易经》认为,天和地具有一切的美德,人类的道德是从天地那里学来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厚德载物,这都是天和地所具有的品质,有了天和地才有了万物,所以对生命爱惜、对生命尊重,这是和对天敬畏有关系的;积善是说中华文化的特点是泛道德主义,就是不管衡量什么事,先从道德上开始。这个特点和现代文化有些距离,泛道德论并不足够让我们做好当今的、社会主义的、现代化的事业。但是它仍然在老百姓心中根深蒂固,如果一个人不重视自己的道德追求、道德形象,就很难成功。积善就是“萨瓦布”,需要警惕的是“古纳”(罪孽),应该积德、积善,不要罪孽,就是这个意思。古道热肠,重情尚义,重视人际关系,这是中国人的尺度。所以,按美国人亨廷顿的说法,中国文化是一种情感的文化,重视情感,重视人际关系。

第二,尊老宗贤、尚文执礼。

中国人对老人是尊敬的,尊老宗贤,就是把圣贤作为目标;尚文是指崇拜知识、崇拜读书、崇拜文化。执礼就是按照礼节来做各种事情。比如尊老,新疆少数民族、尤其是维吾尔族同胞,在尊重老人这一点上比汉族有过之而无不及。

新疆少数民族是很推崇文化的。在新疆时我在一户人家住了很多年,有一次和房东聊天,我详细讲了自己的经历:我原来生活在北京,很早就成为一个干部,我还写作,但是在后来的政治运动当中出了一些麻烦,来到了新疆,又来到伊犁农村,现在荣任副大队长。我的房东,一个少数民族农民,他是文盲,他跟我说:老王,我告诉你,任何一个国家有三种人是不可缺少的,第一个是国王,现在没有国王了,总而言之一个国家要有一个领导人;第二个要有大臣;第三个就要有诗人,一个没有诗人的国家,怎么能够成为一个国家呢?

这种对文化的尊崇,这种对知识的尊崇,在新疆随时都能感觉到。我看过一位乌兹别克作家抄写的《纳瓦依》,从中可以读出对诗人的尊崇,对知识的敬意。文革期间,能读的书有限,我在自治区文联一位叫帕塔尔江的评论家的手抄本里,第一次知道了“奥玛·海亚姆(Omar Khayyam)”,读到了这位波斯诗人的作品,感受到那种对知识的热爱和尊崇:

“我们是世界的希望和果实,    

我们是智慧眼睛的黑眸子,    

假如把世界看成一个指环,    

无疑,

我们就是镶在指环上的那块宝石

这种自信、这种信心,这是对知识、对文化的尊崇!在新疆,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是被尊敬的!很多年前,哈孜同志给我题写书法,就是《可兰经》上的那句话:为了寻找知识,你可以不怕远到中国!

汉文化中,重视知识的例子就更多了,“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万担粟,这些话,现在看不完全恰当,但它充分体现了读书的重要性。

第三,忠厚仁义、和谐太平。

不管是西域文化还是中原文化,忠厚仁义、和谐太平都是我们渴望的。依我个人看法,在中原文化、汉族文化里,最早代表古代“中国梦”的就是《大同书》的《礼记·礼运篇》: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小时候练习写字,红模子里面,最多的就是四个字,“天下太平”,横也有了,撇也有了,捺也有了,点也有了,我们世世代代是希望天下太平的。

维吾尔人就更是这样了,一见面就问:平安吗?不停地重复帖期,就是太平、平安的意思。如果都不平安了,人身得不到保证,生命得不到保证、家庭生活得不到保证,衣食住行得不到保证,相互关系得不到保证,还有什么其他呢?  

第四,重农重商、乐生进取。

汉族和维族都很看重农业,一丝一缕、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我在伊犁巴彦岱看到维族同胞怎样对待粮食,特别感动。他们告诉我,世界上最伟大的东西就是馕,馕高于一切。一个农民,哪怕一个很小的孩子,走在街上吃着吃着有一块馕掉下来了,如果还能吃,就把它拿起来搽干净再吃下去,不能再吃了,怎么办?挖一个坑,把馕埋起来,馕是不能随便丢弃的。伊犁奶牛很多,所以,农户之间经常互相要牛奶、借牛奶。在村子里经常看见很小的孩子拿一个碗,或者是奶皮子,走着走着路上绊了一下,啪,牛奶掉在地上了。怎么办?也要掩埋起来,把“奶皮子”放在旁边,把土盖在上面,不能让牛奶暴露在外面,因为不幸逝世,需要掩埋!在中原,人们同样对浪费粮食非常反感,这叫暴弃天物。这点我们和美国人太不一样了,美国人如果一个东西不想吃了,就会毫不犹豫把它放下,他们认为,个人的感觉高于一切。

[责任编辑:sunyunhui]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