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专栏

王蒙:新疆文化建设的思考 现代化与民族文化建设

2013-09-03 09:50 来源:《中国政协》杂志 王蒙我有话说

 

中原文化本来是抑商的,但是经过许多年发展变化,慢慢地对商业也重视起来了。比如晋商、徽商、鄂商的发展,他们讲童叟无欺、讲商业信誉、讲诚信第一,讲物资的流通,并逐渐发展成为了商业文化。    

新疆的一些少数民族,尤其是维吾尔人有重商的传统,他们很喜欢经商。我的房东是很古板的人,但是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也不排除倒卖一点莫合烟、沙枣。上世纪60年代,商品受到很大限制,从乌鲁木齐坐长途汽车到伊犁,到皮革厂下车,一下车就看到有人点着电石灯,卖葵花子、卖沙枣、还有卖刘晓庆照片的,这在北京是看不到的。刘晓庆可是没有到过新疆、没有到过巴彦岱、也没到过伊犁。后来,凡是女明星的照片,只要能找得着的伊犁都卖,这是一个重视商业的地方。哈萨克人有个善意的笑话:维吾尔人好做买卖,他们一天没有生意,就把左边口袋里的东西卖给右边的口袋。多么可爱的商人!、自己卖给自己,什么麻烦都没有,要多少价给多少价!

乐生进取,就是对人生抱乐观态度,不是抱悲观、愤怒态度,不是抱你死我活的态度。中原文化讲的就是这样,孔子的教导仁者乐山,仁者爱人,爱别人的仁,见到山以后,他会感到非常地喜爱、喜悦。仁者像山一样,是有原则的,是撼动不了的。孔子夸赞自己最喜欢的弟子颜回:“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每次能吃的东西就一点,拿一个瓢子舀一点水喝就行,居住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亦不改其乐”。别人觉得贫穷,可是颜回因为有高尚的内心,所以是快乐的,是充满信心的,是乐观的!

维吾尔民族更提倡乐观,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们认为人出生以后,除了死亡,全是找乐,全是快乐!维吾尔人如果有两个馕,他只吃一个,什么原因?留下的那个馕当手鼓用,巴拉巴拉敲,多么乐观的民族!多么乐观的文化!这些地方我们有共同追求、共同的语言!

新疆各少数民族的文化与以汉族为主体的中原文化之间有太多交流和相互影响、相互融合。

唐朝曾有一个词牌叫作《苏幕遮》,它的节拍、音韵是唐明皇首先制定并首先唱起来的。范仲淹、周邦彦都以此写过特别有名的词,那么这个词牌是哪儿来的?阿克苏来的。阿克苏某地至今保留着一种风俗乞寒节,这是冬天第一场雪前后的节日,希望今年冬天好好冷一下,冬天不冷的话,第二年会发生很多的疾病、很多的不幸。在乞寒活动中人们唱的歌就叫作《苏幕遮》。

唢呐,我们现在还叫sunay”,它是外来的乐器,不是中原本地的;笛子,“笛”本身发音就是指的西部少数民族,“东夷西狄,南蛮北夷”,这是中原的说法,称作“狄”,所以叫作“笛子”;再说近代、现代的歌曲,有一首令人印象深刻的《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就带有浓厚的新疆风味。  芫荽,是一个怪词,这两个字没有别的讲究,是专门造的字。一个字头一个字,一个字头一个字,这两个字必须连在一块用。芫荽是阿拉伯语,是从西域来的。我们抽的烟叫淡巴菰,就是tobaco,同样是阿拉伯语发音。

生活在新疆的汉族人,从维语里边创造了许多二转子词”,又像维文又像汉文,我刚到伊犁时,听到“大家麻家”开个会,什么叫“大家麻家”?我见人就请教,他们告诉我维语有加词尾的说法;还有“胡里麻唐”叫人分不清楚;汉族人谁肚子痛了,就说我肚子“塔希郎”了……同样,伊犁的维吾尔语里面,掺杂了大量他们说是汉语但听来听去不明白的词儿,夫妻离婚是“另干”了,我想来想去,离婚,你干你的,我干我的了,就是“另干”了。

和田集市上卖薄薄的桦木片,是引火用的,薄薄桦木片一点,就着起来了。这个叫什么?qudengzi”,后来才明白是取灯子”。我小的时候,在北京给火柴叫作“取灯”,所以70年前,北京话也很接近和田话,北京人从伊斯兰教里吸收过大量的语言。比如,北京过去说一个人的心不好、老是坏心眼,叫什么呢?叫泥胎不好!去年在银川举行书博会,银川的朋友跟我讲,他们那儿有一个清真寺重新翻修,是由穆斯林们捐款修起来的,他们给捐款不叫捐款,叫nietai”,就是动机用心,这个词来自阿拉伯语。

维吾尔族的语言受中原文化汉语的影响就更多了,是檩条,还有椽子大煤,是大块的煤,碎煤是小煤;芫荽是中原受西域的影响,那么西域的白菜就是汉语的“白菜”;“洋芋”的叫法更奇怪,洋芋是从欧洲传到西域的,但是新疆用的不是欧洲的语言,、不是用罗马的语言,用的是汉族的语言“洋芋”!

还有我们最喜欢的凉面、拉面,它的发音也有点奇怪。很多阿拉木图、塔什干出的小说,包括用斯拉夫字母的维文小说、塔什干的维吾尔语小说里,凉面,它的发音是来个面。有一次我跟一位维吾尔老友聊起饭,我跟他说,拉面是从汉语中来的,煮娃娃蛐蛐来都是从汉语来的,而抓饭是波斯语,老友问道,照你这么说,我们维吾尔还有饭没饭?不是汉族饭,就是波斯饭,我们维族就没饭了?    

事实并非如此!

一种文化吸收进来以后,必然和本民族、本地区结合起来,吸收的过程就是消化的过程,就是本土化过程,它已经和以前的文化不一样了,已经属于你了。新疆人做拉面的方法和兰州拉面并不一样,兰州又和北京的旗人做的不一样。同样,喀什噶尔和伊犁也不一样,伊犁做面都是把和好的面做成小圆条,一根一根平摆着;喀什噶尔做拉面像做盘香一样,盘一个大盘,一圈一圈,螺旋形的,非常大、非常长,像艺术品!

做菜方法也相互交融,我到塔什干去过,没少吃拉面;到乌兹别克斯坦,维吾尔语最吃得开了。我有一个乌兹别克朋友,他喜欢吃一种叫“阿勒噶”的甜食,就是用蜂蜜、白糖、面、清油和在一块做一种点心,形状有点像山东同和居饭馆做的“三不沾”,这据说是乌兹别克的,我以为是北疆食品,最近才发现,南疆也有!

我们探讨文化来源,不存在归属问题,来源是别处就不属于你的吗?

文化不像物质的东西,如果从内地买来一万双鞋,卖掉一双就剩9999双。而文化是什么?文化就是学习了做鞋的方法,然后与脚的大小、人们的爱好相结合,做完了这个鞋具等,做出来的鞋就是你的了。

这种互相的影响非常大。

维吾尔语言的一大特点,就是勇于接受各地区、各民族的语言,维吾尔语向阿拉伯语借词,向波斯语借词,向俄语借词,更多地向汉语借词,那有什么关系,接受就接受了,为我所用,我们还是中国人!    

我最喜欢的一个维吾尔语词是dao lilixixi”——“讲道理道理本来在汉语是一个名词,前边加,到维语就省事了,加上一个动词词尾,daolilixi, daolilixixi,就完成了。所以,互相影响,互相交流是各个方面的,这就是文化的整体性与多元性。

我们必须看到,从1949年以来,中国的政治形势、经济形势、发展形势有了巨大的变化,中央政府是一个有效率管理、掌控除台湾以外中国的各个地区、各个省市的政府。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有共同的经历、困难、失误、命运、痛苦、希望和快乐。60多年了,除少部分地区外,中国实现了统一,这期间,我们有许多共同的文化烙印、文化趋向和文化记忆。

“多元并不等于会发生冲突,不同民族文化在同一个文化的整体下,同时保持多元,互相欣赏。恰恰因为多元,新疆文化的资源,才这样丰富、这样可爱!    (作者:第八、九、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第十一届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主任,文化部原部长,著名作家)

[责任编辑:sunyunhui]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