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专栏

全国政协常委冯骥才:让美成为城市空间的胜利者

2014-01-03 08:53:54 来源:人民政协报 我有话说
0

    “艺术家的工作是什么?艺术家的工作就是在任何地方都让美成为胜利者。”

    我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艺术家的工作是什么?艺术家的工作就是在任何地方都让美成为胜利者。”当一位艺术家关注社会文化的时候,一定会有一个东西立即跑到眼前——美,他要关注城市就一定关注到城市的美。但在我们现在这个公共空间里(我主要指城市的空间里),作为一个中国当代文化界的人,说句实话,我的内心是悲哀的。

    城市的空间由两部分构成:一个是历史的美。一代一代人把他们的精神创造,把他们的审美放在这个城市里,每个时代又都是不同的,形成一种历史的美。这个历史的美贯穿着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就是这个城市的个性。还有一种美就是当代的美,当代的人还要把自己的创造放到这个城市里。所以城市的美,一方面是集体的创造,一方面也是集体的无意识。

    但是对于中国当代的空间,好像我们还不太把我们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历史当回事儿。我们好像不是特别在乎历史美的存在。最近这30年,我们几乎把城市的历史美颠覆了,在公共空间里我们找不着历史美了,感受不到历史美了,这是我们的问题、我们的悲剧、我们的无知。

    我们在一个什么样的城市环境或者一个审美环境里生存呢?我现在挺欣赏“土豪”这个词儿,我觉得比“暴发户”还让人好接受一点儿,但实际上我们的城市充满了暴发户式的审美。那种浅薄,那种炫耀,那种急功近利,那种庸俗的社会观,那种拜金主义。在这样一个环境里,还有大量的房地产高速发展给城市,给我们生存的公共空间堆下时代的难以清除的文化垃圾。这是我的忧虑:一方面我们失去了历史,失去了前一代人给我们留下的精神财富;同时,制造了大量乱无头绪的、非理性的商业文化垃圾,堆积在我们的城市里。在这样的城市里,能找到我们的精神吗?能找到我们的价值观吗?能找到我们的个性和气质吗?有创造力的艺术家们,你们有好的艺术,你能放到这种城市的什么地方?

    去年我在伦敦讲学,有一件事非常富有启发。在鸽子广场,我看到一个雕塑台,这个台子上没有任何东西。雕塑家可以把自己的作品放到网上,由伦敦市民投票——政府官员不决定,最后如果市民投票认为这个作品可以放在这个台子上,就可以放一年,一年以后再拿下去。

    我们过去说经济搭台,文化唱戏。我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政府和文化之间是什么关系?我觉得政府和艺术家的关系应该像伦敦鸽子广场的那个雕塑台一样:政府搭台,艺术家唱戏,而不是艺术搭台,政府唱戏或者文化搭台,政府唱戏。这可能是一个很难越过的横杆,但如果这个横杆越不过去,艺术家所有的梦想都会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我特别想呼吁我们的社会要尊重人文知识分子,尊重我们的艺术家,我们的公共空间能给艺术家们更多自由,成为实现他们浪漫而美丽的梦想的一个平台。这样才能达到我在本文开始所说的那句话,真正能够使美成为我们一个城市空间的胜利者。

    (本文略有删节,题目为编者加)

[责任编辑:sunyunhui]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