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谈艺论文

古都的恩人

2014-01-06 09:16:36 来源:《中国政协》-中国政协传媒网 罗哲文我有话说
0

    古都的恩人

    ——为日本古都奈良树立梁思成先生雕像而作

    最近,日本著名艺术家、画家,国际著名和平使者、社会活动家,日中友好协会会长,文化财产保护·艺术研究助成团理事长平山郁夫先生提出,为日本“古都的恩人”——出生于日本并在那里度过了十一年欢乐童年的梁思成先生在古都奈良建立铜雕像,以表彰他为保护日本古都做出的功绩。这个建议意义深远,堪称是中日友好史上的又一光辉的一页。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在会见平山郁夫先生的时候,对他这一建议表示支持和感谢,并对这一盛举作了重要评价:中日合作为梁思成先生在日本奈良树立铜像,不仅可以体现纪念和表彰梁思成在“二战”时期为保护日本古都所作出的贡献,而且对增加中日友谊、促进两国关系的发展有着现实意义。刘延东国务委员亦批示文化部、国家文物局与外交部沟通,把这件对中日友好有现实意义的事情做好。

    这个建议的缘起,是在2007年11月下旬的访日活动中,在平山郁夫先生的家里,我同他谈到了中日文化交流,两国的交流源远流长,许多杰出的人士为此作出了不朽的贡献,但一说起其中的代表性人物,大家都仅仅限于知道唐代的鉴真大师,事实上为此做出努力并为两国人民有目共睹的人还为数不少,我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我的恩师梁思成先生。

    “二战”期间,作为“战区文物保护委员会”副主任的梁思成先生不仅保护了我们国家大量的文物,还向盟军提出建议并提供详尽的地图,使日本的京都、奈良两座古都免遭炮火之灾,在当时日本东京、大阪等城市被炸成一片废墟的情况下,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平山郁夫先生是“二战”期间日本本土原子弹爆炸的幸存者,因为爆炸时身处一个很深的地窖而幸免于难,他一生致力于和平,反对战争,为世界和平尤其是中日和平做了大量工作。平山郁夫先生曾提出了“文物十字会”的建议,呼吁在战争中保护文物,犹如伤员一样不分敌我,保护人类共有的文化遗产。

    有了这些经历和信仰,平山郁夫先生对于在“二战”期间提出并力争保护自己国家的入侵国古都的梁思成先生敬佩有加。

    我们认为,梁思成先生此举,不仅是因为他对文物古建筑的钟情,对人类共有文化财产的热爱,也是对自己曾经生活了十一年的“故乡”日本的怀恋。

    20世纪60年代初,中日邦交尚未正常化的时候,两国和平友好人士就推动了在中国扬州鉴真大和尚出生和六次东渡成功之地扬州大明寺修建鉴真大和尚纪念堂的建议。受日本朋友和中国佛教协会之托,梁思成先生欣然接受了纪念堂的设计任务。他亲自规划作图,按照奈良鉴真大和尚亲手经营的唐招提寺的形式设计出了一座具有唐代风格的“鉴真大和尚纪念堂”。鉴真大和尚的法像回到了扬州。虽然当时中日邦交中断,难以往来,但引发了梁思成先生对出生地日本“故乡”的无限思念。“我仿佛又回到童年,回到奈良去了。”他在为鉴真纪念堂设计时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当我执笔凝思的时候,一个童年的回忆又突现在我眼前,那可能是明治末年或大正初年的事了。我随同父母到奈良游览,正遇上某佛寺在重建大殿。父母曾以一圆的香资,让我在那次修建中的一块瓦上写下了我的名字。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我童年的绵绵心意还同那片瓦一样留在日本。我不知道当年是否到过唐招提寺,但是今天当我纪念鉴真而执笔的时候,我仿佛又回到童年,回到奈良去了!

    同时,我也不禁有所感慨。一千二百余年前,大和尚东渡弘法,曾经遭受多少挫折!但他和他的弟子们以坚忍不拔的精神,终于克服一切困难,冲破重重障碍,实现宏愿,为中日两国人民结下千百年的善缘,积下无量功德。他当年遭受了大自然的打击,还多次受到唐朝官方的阻难,今天,在中日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之路上,美帝国主义和日本的反动势力却设下重重障碍。这是与两国人民的愿望相违的,让我们学习鉴真的崇高精神,粉碎一切人为的梗阻,为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的友谊的进一步巩固,为两国经济、文化、艺术、科学、技术的交流互助,并肩携手,努力奋斗!鉴真大师的精神必将日益发扬光大起来!

    1964年,他按捺不住对童年欢乐往事的回忆,又写了一篇《追忆中的日本》的文章,文章结尾一句说:“对日本的怀恋之情,就像(奈良)那一片瓦一样,无法飘离诞生处日本‘故乡’的土地。”文章中写道:

    自懂事开始到1949年,近五十年间的日本对我来说,总是交杂着善与恶、美与丑、爱与憎的矛盾思绪。随着时光的流逝和形势的变迁,我对日本的憎恨和厌恶占据了上风,以“七七”事变为界,对日本的爱情完全冷却下来。

    然而,现在又再次燃起对日本的无限爱意。

    我于1901年在东京出生。当时正值戊戌变法三年后,我的父亲梁启超在变法失败后逃亡到日本,母亲与当时五岁的姐姐一起从广东故乡逃难到日本。一家人在日本住下来,先后在东京、横滨、神户、须磨等地居住过,辛亥革命爆发后,1912年返回祖国。我在日本度过了十一年的童年时代。

    回到祖国后的五十二年间,曾两次踏上过日本的土地,但那只是横跨太平洋途中匆匆忙忙地过港,简直就是疾驰而过的旅行。初次是在1923年,第二次是1946年。所以,留存在记忆中的日本大多是我童年时代的事。

    尽管印象已有些淡薄,但对日本的怀恋之情与童年时相比没有丝毫改变,在我心中深深植下了根。我的记忆从横滨开始,那时,父亲正担任《新民丛报》主编,我们就住在《新民丛报》社二层,记得是山下町二丁目,是很热闹的地方。我上的是华侨经营的大同学校附属幼稚园,虽是华侨经营,老师却都是日本的女教师。她们就像母亲或姐姐一样亲切,对我们循循善诱,关爱备至。当淘气摔倒把膝盖蹭破时,老师就过来一边哄着不要哭,一边为我涂药包扎。伤口疼痛不能行走时,老师就抱着把我送回家。这些事至今仍留存在我的记忆中,历历在目。

    ……

    记得六岁时,一家人搬迁到须磨,居住在海边的华侨别墅中。宽敞的庭院朝向大海,房后是一片松林。从早到晚都能够听到松风和潮啸,父亲就把此处取名为“双涛园”(如此称呼是因为能够听到松涛和海涛),并以双涛园主人为号。

    在双涛园的四年间,是我童年时代最快乐的时期。每天与兄弟一起沿田间小道步行到鹰取车站,然后乘火车到神户的同文学校上学。野花、野草、蚂蚱、青蛙之类,都令我兴趣盎然。在检票口,我们连票都不用查便会被顺利放行。登上火车,乘务员就会亲切招呼,热心照顾。每遇迟到乘车,火车已缓缓开动时,乘务员就会从舷梯把我抱上列车。如果有一天没有去学校,第二天肯定会很担心地询问是否生病了。迟过开车时间时,乘车员会半开玩笑,半严肃地劝说,早点起床,一定要遵守时间,火车可不会等人哦(实际上,为等我们,故意推后几秒钟开车的事不止一次)。在上下学的列车中,经常乘车碰面的职员、工人、学生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暑假尤其令人愉快,因为可以尽情地游泳。气温不上升到华氏八十度,母亲无论如何都不允许去游泳。可是,温度计怎么也升不上来。于是我就偷偷地又是吹气,又是用手摩擦温度计,好不容易把温度升到了八十度的刻度上。想如此骗过母亲,雀跃地奔向大海。

    ……

    去年,在日本和中国举办了鉴真和尚圆寂一千二百周年的盛大纪念活动,为纪念鉴真和尚促进两国友好和文化交流的不朽贡献,在鉴真弘法的故土扬州大明寺要建设纪念堂,我被荣幸地选为设计者。我仿照奈良唐招提寺金堂的风格设计了该纪念堂,理由在于,金堂虽是日本建筑,但却是唐代建筑传承的产物。以金堂的形式和风格纪念鉴真和尚,象征千余年来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是最为恰当的。

    设计过程中,我猛然会记起童年时与父母亲一起去奈良出游的情景,想到大佛殿,巨大的正殿正在维修,父母亲捐出一日圆的香资,把我的名字刻在瓦片上,当唤起这种回忆时,我不由得沉浸在返回日本的心绪中。对日本的怀恋之情就像那瓦片一样,无法飘离诞生处日本“故乡”的土地。

    梁思成先生对出生地并在那里度过了十一年欢乐童年的日本“故乡”的深厚感情、对文物古建筑的钟情热爱,提出要保护日本京都、奈良两座拥有大量珍贵古建筑的古都,在战争中不要破坏是必然的因缘所系。在1944年(民国三十三年)出版的《中国营造学社会刊》上,梁思成先生的夫人,著名文学家、诗人、古建筑专家林徽因女士在她的《为什么研究中国建筑》一文中还特别提到了“即如此次大战,盟国前线部队多附有专家,随军担任保护沦陷区或敌国古建筑之责”,她所指的盟军即是当时太平洋战区的中美盟军,所指的专家即是时任“战区文物保护委员会”副主任的梁思成先生和中美文物专家。

    众所周知,在中日、中美尚未邦交正常化的情况下,美帝国主义是头号敌人,日本军国主义是侵略者,梁思成先生既是生长在日本,学成于美国的美国通,是万万不能提及此有关当时军事秘密之事的。好在1947年梁思成先生在北京大学讲课的一次小会议上曾经讲到了保护古都京都、奈良的事,1984年北京大学宿白教授访日时谈到了他在1947年是声闻者,这才引起了为什么在盟军轰炸日本时,这两座古都能完好保存的原因的追溯,次年(1985年)在参加奈良古都保护与发展的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我和郑孝燮先生对此又作出了证明,日本的专家学者从梁思成的身世经历和对古建筑保护研究的成果与爱护各方面,得出了他提出在战争中保护两座古都的必然性,《朝日新闻》夕刊立即以“古都の恩人は中国人学者”的大标题报道了此事。

    1991年,日本《朝日周报》在“开战50年”的专题中,又专门采访了我和宿白教授,宿白教授详细讲述了1947年他听到梁思成先生在北京大学博物馆专科讲演时的情况,该刊把梁思成先生称为:日本文化の恩人。

    梁思成先生提出在战争中保护敌国的古建筑的建议,较之195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制定的《关于发生武装冲突时保护文化财产的海牙公约》早了十年,与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的《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公约》中保护人类共同财富的理念正相符合。中日合作为梁思成先生在日本奈良树立铜像,不仅为中日友好史上增添了光辉的一页,而且对于当今保护人类共同的遗产,保卫和平都具有重要意义。

    新近,平山郁夫先生的画友,曾沿玄奘弘法路线考察并写出专著的安田顺惠女士受平山先生委托,就雕像一事专程来到中国,她表达了日本国内京都、奈良二市同时愿意为梁思成先生树立雕像的愿望,她说,回国后将立即与奈良县负责人及相关寺院联系,积极推动这件寄予了两国人民美好愿望的事情。

    满足这位中国和世界知名的建筑学家、古建筑学家、人类文化共同保护的先驱梁思成先生的心愿,把他的铜像树立在他“诞生处日本‘故乡’的土地”,“回到奈良”与他曾经在战火中保护下来的古都一起永世长存吧。

    (作者:第六、七、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文物局古建专家组组长)

    原载2008年7期

[责任编辑:马欣]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