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随笔

李香钻:最忆是杭州 一颦一笑让人心醉

2014-05-29 16:30:06 来源:《中国政协》杂志 李香钻我有话说
0

    曾经多次来过杭州,可是每次来时都只如初见。杭州,这座素有“人间天堂”的江南水城,有着太多让人爱怜的理由。这里的晴天水光潋滟,这里的雨天山色空蒙,这里的暖风熏得游人醉,这里的诗词歌赋风流余绪流传了几千年……淡妆浓抹总相宜的,岂止西湖?整个杭州城也如西子,一举一动,一颦一笑,让人心醉。即使那疼痛时的一捧心,也成了千古绝唱。

    夜晚,宝蓝色的夜空下星月交辉。走在西湖畔悠长悠长的街道上,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垂柳深深浅浅的倒影,看着茶馆的老人们端起茶慢品细啜,脚步不由得变得懒散。世界上没有一个景致,可以在一刹那得到它全部的精华。只要有心,何处美景不醉人?与其行步匆匆,不如慢慢欣赏。

    不是么?请问你怎么能同时欣赏到“平湖秋月”和“苏堤春晓”呢?那至少需要用掉一个清凉美丽的春晨和一个幽静深远的秋夜。“柳浪闻莺”和“断桥残雪”,也是不可能兼得的景致。“雷峰夕照”和“三潭印月”虽然时间上相聚不远,但毕竟一个是在傍晚一个在夜晚。“南屏晚钟”最需要安静的慧心才能聆听,“曲院风荷”要有风的时候才能领略。其实,像杭州这种天地钟灵的地方,哪里随随便便就能一眼望穿呢?要想欣赏到杭州的美,需要时间,需要用赞美的眼光,需要用心品读她的韵味她的醇香她的厚重她的历史。

    西方谚语说:“即使上帝,也不能在三个月里造成一株百年橡树”。更何况,杭州的美用了上千年的时间来雕琢。在这里,曾经上演过“三千越甲可吞吴”的历史悲欢,也曾扬过隋朝京杭大运河的千里碧波,这里曾是有“三千桂子、十里荷花”的“东南名郡”,也是被马可波罗称誉的“世界上最美丽华贵的天城”,也曾见证过明清时中华帝国的辉煌与衰落……如今,古老而又年轻的杭州,正步入从“西湖时代”迈向“钱塘江时代”的黄金岁月,一个人文杭州、休闲杭州、最具活力的杭州正以崭新的姿态展现在人们面前。

    时间的力量带来了伟大。想一想,要多少年的时光才能装满这一汪清凉的湖水?要多少年的时光才能把棱角分明的石头磨成浑圆的鹅卵石,铺成脚下这条曲径通幽的小道?要多少年的时光,才能酝酿出这样一个清凉美丽的夜晚?要多少年的时光,这个看遍历史风云的城才迎来我们的到来?这一刻,请让我领略生命的卑微与尊贵。让我知道,整个人类的生命就犹如一件一直在雕琢的艺术创作,在我之前早已开始,在我之后也不会停顿,而我的存在却是这漫长的雕琢过程之中必不可少的一点。无数的“我”力量汇集起来,才能让杭州这样美丽的城更有生命力。

    时间的力量带来了自然。一个岁月难以雕刻皱纹的城市,是不屑于再去涂脂抹粉地打扮自己。连路边的一棵小草,都在尽情地舒展着自己。柳溪清流、杏花春雨、秋日晨雾、夏荷冬梅……杭州尽情地展现着大自然的芳华。在这里,天和地是一体的,山和水是一体的,风声和鸟鸣是一体的,云雾和星辰是一体的,置身其中就会发现,人和自然也是一体的。在这深邃的夜空下,在西湖畔,不止一个人心胸接受过大自然的庄严洗礼,生命此刻有了一层更深和更澄澈的意义。

    时间的力量,归根结底是人的力量。人给城市以生命,城市还人以家园,人和城相依相偎,成就了彼此的美丽。鲁迅诗云:“钱王登假仍如在,伍相随波不可寻。平楚日和憎健翮,小山香满蔽高岑。坟坛冷落将军岳,梅鹤凄凉处士林。何似举家游旷远,风波浩荡足行吟。”钱这样的帝王,岳飞那样的忠臣,苏小小那样的美女,林和靖那样的高士,甚至,白娘子这样的精灵,与这座城如此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没有这些,杭州还有多少韵味?杭州胜迹中,最让我期待的是苏堤。苏轼这位大文豪,为了解除当地人民的疾苦,兴修水利,浚湖筑堤,终于在西湖中留下了这条长长的生命堤坝,至今仍供人们游玩。清人查容诗云:“苏公当日曾筑此,不为游观为民耳。”如今,他如凛然安坐的万古湖山一样,深深地印在人们的心中。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