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专栏

“红花”与“绿叶”——漫话北京胡同和四合院

2014-09-10 17:10:55 来源:中国政协 朱祖希我有话说
0

    自打来北京上学至今,快60年了。可是,我最爱逛的还是北京的胡同。因为,它挂的是地地道道的北京味儿!

    你看,长长的胡同两旁整齐地排列着古槐。早晨是“初日照高林”,傍晚是“绿树街边合”,垂檐覆地、蔽日参天。胡同两侧的四合院内,那又是另一番天地,静谧的院落,绿荫匝地,清凉沁人。如果没有了胡同、四合院,那还是北京城吗?

    北京城———中国古代都城的最后结晶

    北京城曾是元、明、清三代的都城。而明北京城的规划和建设,被公认为是中国古代都城规划最后的经典之作。甚至被誉为“世界的奇观之一”“象征着一个伟大文明的顶峰”。

    北京城完全是在“天人合一”的理念的指导下,又按照封建社会的礼制秩序规划建设而成的,象天法地的匠意和阴阳五行学说的运用,又使北京城的规划布局别具特色,独树一帜。“它将深沉的,对大自然的谦恭情怀,与崇高的诗意紧密地组合起来,形成任何文化都未能超越的有机图案”。

    请看,位居北京城中心,崇高而金碧辉煌的紫禁城,在数以千万计的低矮而呈灰色的四合院的簇拥下,形成了气势磅礴、蔚为壮观的皇都景观。而蹿过四合院屋顶的树冠,又互相交织成一片绿色的海洋,使紫禁城越发地显得金光闪烁,光彩夺目。不仅如此,一条南起自永定门,北上穿过正阳门、天安门、端门、午门、太和门、太和殿、乾清门、乾清宫、神武门越过景山中峰,止于钟、鼓楼,全长7.8公里的城市规划建设中轴线,又统领着全城的建筑,使之形成左右对称,有条不紊的城市肌理。这是目前世界上最长的城市规划建设中轴线,简直是独一无二!

    梁思成先生曾不无感慨地说:“北京是在全盘的处理上,完整的表现出伟大中华民族的传统手法和在都市计划方面的智慧与气魄。这整个的体型环境,增强了我们对于伟大祖先的景仰,对于中华民族文化的骄傲,对于祖国的热爱。”

    一个城市的规划主要体现在城市的主体建置和街道布局上。北京城的主体建筑就是宫城(紫禁城)、皇城、太庙、社稷坛、中央官署和皇家景观。它们代表着北京城的特质。而一个城市的街道布局又犹如人体的“骨骼”,它们在“脊梁”(中轴线)的统领下,架构成整个城市的交通脉络,同时又体现出这个城市的整体风貌。北京城门门相对所构成的棋盘式街道,是以中轴线上的主体建筑为依据的。它所体现的是封建帝王“皇权至上”“唯我独尊”的政治主题。呈东西向,又互相平行的胡同,则成为主干道通往居住区的交通网络,快捷便利。这是总结了宋代以来,开放式街巷制街道规划的产物。

    胡同两侧即是一座座面向正南,背风向阳,呈封闭状的四合院院落。胡同和四合院在这里和谐地结合在一起,成为北京城里主要的居住形式。明清以来没有改变元大都城的道路系统,也正证明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极具生命力。北京城内宫苑、街道胡同、四合院的有机结合,形成了一个互为依存、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这无疑是中国城市规划史上最为成功的范例。而胡同和四合院如同“绿叶”和“红花”一样,使这座城市充满着活力。

    胡同———北京城的“绿叶”

    《周礼·考工记》营国制度一节,对周王朝营建都邑的制度,包括王城的形制规模、城门数量、交通干道网络,宫、市、祖、社的布局,“前朝后寝”制度等,都作了详细而明确的规定。门门相对的主干道,呈“棋盘式”的街道和被其分隔出来的“小区”,便是都邑居民居住的基本单位。这个“基本单位”就是我国早期管理城市居民的“闾里制”。居民以五家为“一比”;“五比”为一闾(25家为一闾)。“闾里”之中供居民之间互相往来的通道即是“闾巷”。

    我国古代城市的封闭式闾里制和里坊制度,从周代开始,一直到宋代试行开放的里坊制,先后延续了近两千年。闾巷也从坊巷变成了后来的胡同,也经过了上千年的演变过程。

    北京从3000多年前作为商朝在中国北方的屏藩,到隋唐成为中国北方的军事重镇,便已建有仿照唐长安城的里坊。金中都城由于是在辽南京城的基础上扩建而成,其里坊数亦增至62个。由于其所处的时期正处于由唐辽时期的封闭式坊巷制向宋元时代开放式街巷的过渡期。因之,上述的坊巷或街巷同时出现在其中,并因此而形成了中都城在北京城市规划建设上的固有特点。

    元忽必烈定都燕京,后又决定放弃金中都旧城,并在其东北郊的古高梁河畔以琼华岛为中心修建大都城。元大都的规划建设完全恪守《周礼·考工记》有关王城规划的规制,同时又密切结合高梁河水系的地理特点,来完成规划建设的。

    全城街道都有统一的标准:“自南以至于北谓之经,自东至于西谓之纬,大街二十四步阔(37-38米),小街十二步阔(18-19米)”,南北与东西的街道经纬相交成一个个棋盘格式的居住区。在南北两条街道之间开有平行的小巷(宽6-7米)就是“胡同”。据《析津志》记载全城有“三百八十四火巷,二十九衚衕”。(如果加上中都旧城原有的街巷,其数字显然要大得多。)

    新中国成立之初有人统计,北京有大小胡同7000余条。这些胡同从街道分支而出,深入到北京城的每个院落,把北京城编织成一个整体,形成了北京城独特的人文景观。

    北京3000多年的历史演进和文化积淀,反映在胡同的命名上则是:五行八作,雅俗并存;五花八门,妙趣横生。

    “雅”可以“百花深处胡同”为代表,而“俗”则可以“屎壳郎胡同”为代表,而以人物名命的胡同中所蕴藏着的故事,既古老又鲜活,而且可歌可泣。

    例如:“三不老爹胡同”就是说的明朝永乐皇帝的重臣郑和。郑和原名马和,小字“三宝”。在成为太监之后,深得永乐帝朱棣的赏识,不仅赐姓“郑”,还七下西洋,对中外的经济、科技和文化交流起过重大的促进作用。“老爹”是当时对长者的尊称。郑和年迈之后,便居住在这里。这条胡同也因此而称“三宝老爹胡同”,后讹传成“三不老爹胡同”。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