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随笔

“过年那些事儿”

2015-03-02 16:40:03 来源:中国政协 马欣我有话说
0

    “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去割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一首朗朗上口的《腊月歌》唱出了中国人迎接新年的欢欣鼓舞,也唱出了中国人过年的风俗人情。

    “春节”从何而来?过春节或过年有哪些讲究?现在过年的味道真的淡了吗?在2015年1月30日的委员沙龙中,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协原节庆委员会主任李汉秋,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彭林、刘晓峰和您一起聊聊“过年那些事儿”。

    千年历史,百年称呼

    据《说文解字》:“年,谷熟也。”古人以谷物的生长周期在历法上称作一年,又根据春夏秋冬季节交替安排农业生产,习惯上将春天看作一年的开始。“寒来暑往、暑来寒往相推而成岁。春夏秋冬就是一个周期。”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彭林说。

    夏历法将正月初一作为一年之始,称为“年”。过年就是庆祝新一年的开始。辛亥革命后,过年正式被冠名“春节”,至今已称呼百年有余。回溯中华文明,过年却有4000多年的历史。

    尧舜时代不叫‘年’,叫‘载’,所以我们现在说一年半载、十载不见。到了夏朝叫‘岁’,我们现在讲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还在用‘岁’的说法,我们过年也要‘守岁’。到了周朝才叫‘年’,周朝灭亡以后也不叫年,汉武帝太初元年恢复周朝‘年’的叫法。”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协原节庆委员会主任李汉秋说,“年”的名称一直在变化,自汉武帝颁布太初历叫“年”开始,到2015年已叫了2000多年“过年”。

    先秦叫上日、元日、改岁、献岁;两汉叫三朝、岁旦、正旦、正日;魏晋南北朝时称元辰、元日、元首、岁朝;唐宋元明称元旦、元、岁日、新正、新元等;到了清代,一直称作元旦或元日。4000多年历史中,“过年”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称呼。

    1912年,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宣布废除旧历改用阳历(即公历),采用民国纪年,以1912年1月1日为民国元年1月1日。1月1日叫新年,但不称元旦。虽如此,民间百姓仍然采用旧时夏历,保持着农历正月初一过年的习俗。有鉴于此,1913年7月,袁世凯的内务总长上呈报告称:“我国旧俗,每年四时令节,即应明文规定,拟请定阴历元年为春节,端午为夏节,中秋为秋节,冬至为冬节,凡我国民都得休息,在公人员,亦准假一日。”结果袁世凯只批准以正月初一为春节,同意例行放假,次年(1914年)起开始实行,首称“春节”。

    1949年9月2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通过决议,新中国成立后采用世界上通用的公元纪年。为了区分阳历和阴历两个“年”,又因为一年二十四节气的“立春”恰在农历年的前后,故把1月1日定为元旦,俗称阳历年;在立春前后的农历正月初一定为春节,俗称阴历年。

    自此,有着4000多年的过年习俗以“春节”的节日名称正式固定下来。

    过年都忙啥?

    掸尘扫房、贴春联、贴窗花、倒贴“福”、守岁、放爆竹、收压岁钱……春节作为我国最古老、最隆重的节日之一,在千百年的历史沿革中,所形成的众多风俗习惯,相传至今。

    北京民谣有唱:“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儿就是年。”腊八一过,年味渐浓。如果说腊八节是春节的热场,那腊月二十三“小年”就拉开了春节的序幕。

    小年这一天,人们糖瓜祭灶、祈福纳吉,形成了春节习俗的第一个小高潮。民间传说玉皇大帝派灶神常驻人家,司察人间是非善恶,在每年腊月二十三或二十四这天向玉皇大帝“打小报告”。为了让灶神爷讲好话,家家户户都在这一天祭祀灶神,供奉鸡鸭鱼肉,用又甜又黏的糖瓜“贿赂”灶神,让灶神多说好话。直到今天,小年仍然是中国很重要的节日。

    辞旧迎新,小年过后,人们便正式开始忙年。扫房屋、洗头沐浴、准备年节器具,人们以盛大的仪式来迎接新年;耍狮子、舞龙灯、扭秧歌、踩高跷竞相开展,为新春佳节增添浓郁的喜庆气氛。

    合家团圆、敦亲祀祖。除夕夜,全家欢聚一堂,吃“团圆饭”、派“压岁钱”,一家子“守岁”。“爆竹声中一岁除”,交子时刻,火光闪闪,轰鸣阵阵,人们以响亮的鞭炮声送走旧年迎接新岁,把春节庆祝活动推向了高潮。焚香致礼、敬天地祭列祖,继而同族亲友互相拜年祝贺。“过年好”、“给您拜年了”,声声道贺拉近了心与心的距离,增进了人与人的感情。

    过年不能不提美食,谈美食就离不开“讲究”的年夜饭。在除夕夜吃团圆饭叫年夜饭,一桌子的丰盛美食,而且讨的都是个口彩。北方包饺子过年,饺子的“饺”谐音是“交”,象征团聚合欢、更岁交子,饺子形似元宝,过年吃饺子也带有“招财进宝”的含义。与北方不同,南方年夜饭常有年糕、火锅和鱼,“糕”取“高”的谐音,象征年年高;火锅热气沸腾,比喻日子红红火火;桌上有“鱼”,喻示年年有余。“千里不同俗”就是这个意思,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刘晓峰说。

    中国是个多民族国家,汉族春节过的热热闹闹,各少数民族也过“春节”,不同民族的新年都带有浓郁的民族特色。

    蒙古族过“白节”,与春节的时间大致相近;藏族过藏历新年,与“白节”日期相同;回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过“古尔邦节”,固定为伊斯兰历十二月十日。除此之外,苗族、瑶族等也有自己的“春节”。

    对于节日日期不同,彭林解释说:“自古以来,中国人都很重视月亮,以月相来计时,初一到十五都要照顾到月亮,就产生了阴阳历。”据文献记载,夏历以月亮圆缺周期为月,一年划分为十二个月,每月以不见月亮的那天为朔,正月朔日称为岁首,即一年的开始。“不同的新年就是不同的岁首,少数民族的春节与汉族不同,就是因为岁首不同。”彭林说。

    李汉秋认为,过节的习俗虽有差异,但基本点是相同的:一是顺应天时地气,二是丰富的人文精神。

    “百岁年为首”,丰富的春节习俗、月余的时间跨度、56个民族的节日广度,世界上似乎很难找到另一个节日像中国的春节一样快乐祥和、凝聚人心。在各式各样的仪式中,春节让每个家庭充满喜庆、让生活有了新期待、让人心洋溢着浓郁的温暖。

    年味淡了?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宋代大家王安石在《元日》中这样用春联描述节日气氛。短短十余字,对仗工整、辞藻华美、书法遒劲,春联成为春节“年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记得小时候过年都是自己写春联,有的是楷书,有的是隶书、行书,甚至还有小篆,读起来就是一个书法展览。现在大家都去商店买春联,贴的都一样,好多人干脆不贴了。看着中国这么深厚的文化在消失,我很伤心,感觉年味也淡了。”彭林说。

    千联一面,文字流俗,如今批量印制的春联是少了几分让人回味的雅趣。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春节这个发祥于古老农业文明的节庆活动,也悄然发生变化:春联取代桃符,年画成了挂历,为了安全和环保不放爆竹,见面拜年改成短信甚或微信……这些变化让人有种“年味淡去”的感觉,不少人为之伤感难过,认为现代文明的物质化和快节奏冲淡了中华文明的厚重感和节日仪式感,人与人的感情变得也越来越淡。

    “年味淡薄”其实是一种心理变化。

    对于这些变化,刘晓峰分析说:“小时候期盼过年,是能穿新衣服,吃好吃的还有鞭炮可以放,有好多期待在里面。今天生活富足,日子已经很好了,对物质的期待也少了,过年的新鲜感自然会淡很多。”

    科技给我们生活带来进步的同时,也为春节形成了新民俗。“昨天的时尚是今天的民俗,今天的时尚就是明天的民俗,”北京民俗学会秘书长、民俗学专家高巍总结说,我们不妨认可春晚、贺岁片、出国外地旅游等出现的新民俗。“今天我们很多尝试性的东西,如果能够被更多的人认可、遵守,必将成为明天的民俗,成为时代所赋予的心意。”

    新民俗承载着与传统节俗相似的功能,给古老的春节注入了新的元素,留下了时代的印记。民俗本就是个动态变化的过程,适时的创新也无可厚非,只要我们还坚守其中的精华。就像很多家庭为了避免麻烦去酒店吃年夜饭一样,年夜饭在哪里吃不重要,重要的是主题没变。

    “继承精华,挖掘新意,我想继往开来说的就是从传统里面挖掘新内容,发展新民俗,我相信中国人会把年过的越来越好,因为中国的文化是有根的。”刘晓峰说。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道出了春节所负载的历史积重和至圣地位,有人说:“懂得了春节,就懂得了中华民族。”是的,举凡天地六合、生死两界、道德伦理、生活习俗,包含一切真善美和假恶丑都渗透在春节的仪式中。春节,绵延的是中华五千年文明,凝聚的是人们的感情、愿望、伦理和信仰。其实,无论春节习俗的形式怎么变化,蕴含于其中的“年味”不会淡去。在日新月异的今天,需要我们坚守的是民族的精神家园和文化核心。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