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大图右侧

诗词歌赋杂技剧场《小桥 流水 人家》首演受好评

2016-10-16 22:41:56 来源:中国文化传媒网 我有话说
0

“技艺文化”向“内容文化”的深度转变

——《小桥 流水 人家》首演收到观众和专家的好评

10月13晚,江苏艺术基金2016年度资助项目——诗词歌赋杂技剧场《小桥 流水 人家》首演仪式在江苏省建湖县文化艺术中心举行。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杂技家协会主席边发吉,江苏省文化厅副厅长吴晓林,中国文化报社副社长、副总编辑杨胜生,上海市人大常委、文化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陈东,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毛时安等1100多人观看演出。

为推动杂技事业繁荣发展,做靓“建湖杂技”名片,加快文化强县建设,江苏省杂技团投入巨资、邀请名家、整合队伍、优选剧本,经过一年时间的策划组织、创作排练,成功打造了国内首部杂技与古典文学诗词歌赋相融合的舞台剧目——诗词歌赋杂技剧场《小桥 流水 人家》。

才始送春归,又送君归去,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诗词歌赋杂技剧场《小桥 流水 人家》展现了一幅唯美、空灵、细腻、动人的江南画卷。作品分为《夏》、《秋》、《冬》、《春》四折,讲述了一段发生在海上丝绸之路中跌宕曲折、不离不弃的唯美爱情,并把汉乐府《江南》、白居易《忆江南》、刘禹锡《竹枝词》、苏轼《望江南》等诗词歌赋有机融入到杆技、空竹、绸吊、软钢丝等高难惊险的杂技技巧当中。

该剧的故事背景发生在明朝郑和下西洋年间,小乔与刘水在日常平凡的生活劳作中相遇,一见钟情,坠入情网。而此时大明王朝欲结天下万方之友好,开辟沟连世界之通途,三保太监广组船队下西洋,船工刘水和他的小伙伴以高超水性被选为水手头领。刘水当仁不让毅然加入,但是不得不与初恋情人分手。红叶飘落,是两人依依惜别的时候。从此小乔的心儿随着刘水远航,刘水的心儿却把故乡怀念,是心儿把两地紧紧相连。船队突遇狂风巨浪,是对故乡恋人的思念才使刘水劈风斩浪奋勇向前。媒婆纷至沓来提亲,是对远方恋人的思念才使小乔抵御诱惑坚守情义。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小乔与刘水在同一月光下梦中相见,相思无限。又是江南好风景,蒙蒙烟雨袅袅炊烟,远航船队满载归来,带来沟通万邦之喜悦。刘水与小乔惊喜重逢,有情人终成眷属,恢复了平常温馨的江南生活,这才真正是“小桥 流水 人家”。

该剧采用最新的杂技剧场这一舞台样式。与以杂技为主要手段的杂技剧不同,该剧在杂技艺术的本体之上,融入诗词歌赋的文学性、讲述故事塑造人物的戏剧性、舞美各元素及音乐舞蹈的综合性,赋予单纯技巧的杂技以性格、情感、风韵、意义以致灵魂和生命力,创造出一种可看可听可感可惊、处处引人入胜又时时令人惊叹的新型杂技舞台表演样式。该剧总导演何晓彬表示,作品创作的初衷和目的是为了改变人们对传统杂技的传统印象,是从技艺文化向内容文化深度转变的一个尝试。

此外,诗词歌赋杂技剧场《小桥 流水 人家》的舞美运用了不同质感的轻纱把诗意和江南的水性融入其之中,同时采用绚烂的主题颜色如绿、红、黄、蓝进行渲染,使场景在春夏秋冬的四季变换中极具表现力和丰富性,在方寸舞台上呈现了一个烟雨空蒙、黛瓦粉墙的水乡江南,使整部剧目既空灵又柔和,既梦幻又饱满。

时长100分钟的演出获得如潮掌声,该剧感人的故事情节、唯美的舞台布景、震撼的舞台效果和杂技演员的高超水平让不少观众惊叹。一名观众表示:“把诗词歌赋、音乐、舞蹈、杂技融为一体,让我感到特别震撼。”

江苏省建湖县县长薛盛堂在首演中致辞表示,建湖杂技多次走出国门交流演出,在国际国内大赛中夺得多项大奖。诗词歌赋杂技剧场《小桥 流水 人家》贯穿了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核心价值观,体现了中西传统文化交融和商贸交流的“一带一路”精神。希望江苏省杂技团以本次演出为契机,进一步做大做强做靓“建湖杂技”名片。

14日上午,由中国文化报社品牌活动部组织的诗词歌赋杂技剧场《小桥 流水 人家》作品研讨会在建湖县举办,边发吉、毛时安、陈东等来自全国各地的文艺界专家和学者对该剧给予了高度赞扬与评价。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杂技家协会主席边发吉表示,习近平总书记说过,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文化已经成为中国实行经济转型和结构调整的重要方向。打造“建湖杂技”品牌,是建湖县委、县政府在理解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和实施结构调整上迈出的重要一步。他说,艺术精品是艺术家不断地走进民间,挖掘、整理、打造、提升,周而复始的过程,希望《小桥流水人家》这部作品能够继续打磨,精益求精,把江南水乡若有若无的朦胧美,不设不施的真实美,有限无限的超越美体现得淋漓尽致。

“天是世界的天,地是中国的地。杂技是世界性的艺术,如何用杂技讲好中国故事,《小桥流水人家》做了很正确的尝试。”上海市人大常委、文化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陈东认为,该剧通过杂技传达中国诗词的韵味和内涵,讲的是中国故事,体现了中国杂技的人文情怀。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毛时安说:“杂技艺术非常不善于叙事,更不擅于抒情,但这台杂技作品叙事非常清晰。剧中小乔与刘水从懵懂的爱情到别离,思念,到历经风险后重新见面的欣喜若狂,整个故事脉络非常清晰,而且作品对剧中人物——刚健英俊的刘水和柔情似水的小乔的塑造和情感的表达也很完整。”毛时安同时还表示,该剧把杂技艺术与诗词歌赋有机结合起来,开创了中国杂技发展的新方向,而且它所阐述的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爱情故事也为凸显南派杂技轻、柔、灵的特点找到了合适的契合点,使整部剧动作很轻盈,线条很流畅,演出很灵动,风格很柔和。

[责任编辑:]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