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大图右侧

国图阅览室众生相:备考族成主力 读书者有几多?

2016-10-17 00:11:0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宋宇晟我有话说
0

即便是工作日,国家图书馆阅览室内也有不少人在自习阅读。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中新网北京10月17日电(记者 宋宇晟)每天早上8点,王赞都会准时从位于北三环西路附近的出租屋中出发,到国家图书馆看书,为研究生考试做准备。临近早晨9时,王赞到达国图。虽然还未开馆,但已有二十余位读者在北区阅览室的门前等候。虽然比邻“中国硅谷”中关村,但一墙之隔的国图完全没有外面那种闹市的氛围,即便是开馆前也保持着安静。

图书馆入口处的工作人员对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表示,几乎每天都会有人在开馆前来排队。而相较于平日,周末和放假时来的人会多一些。自2008年2月7日起,国图全面减免部分服务项目收费标准,迈入“免费时代”,读者凭第二代身份证可直接入馆阅览。这让来国图的读者迅速增加。媒体报道,国家图书馆2015年到馆人数已达388万多人次。

公开资料也显示,国家图书馆全年365天开馆,日均到馆读者可达1.2万人次。而相对于来看书的读者数量,整个国图的5000余个阅览座位也显得有些紧张。记者几次来到国图,发现即便是工作日,这里也少有空座,甚至常能见到读者席地而坐翻书阅读。

王赞向记者证实了这样的说法,“前几个月放暑假的时候,来看书的人就很多。那时候甚至有不少人坐在(阅览室的)地上看书,靠着墙,一排一排的”。“这几天大家都放假,人会多些。暑假时看书的人更多,如果晚到一点可能就占不到好座位了。”

王赞口中好的座位就是那些有桌子的座位。由于并不常用电脑,备考一族倒不会计较桌边是否有电源插座。“只要不是那种沙发似的座位就行。”他告诉记者,自己有一次中午吃饭回来晚了,一时也找不到那种有桌子的座位,就在沙发那坐下来了。“太舒服了,结果睡了好一会。这以后就不敢坐这了。”

记者在国图看到,在类似沙发的座位上,几位读者正在睡觉,有人手中还捧着书。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国图北区阅览室的屋顶用玻璃制成,天气好时阳光可以从天井上面直射下来。王赞告诉记者,围绕在天井周围的座位方便接到墙上的电源,一般带电脑来的人会喜欢坐在那里。也是因为有阳光,有的坐在天井周围的读者会带来一把伞,“太阳太毒的时候,大家就会把伞支在桌上遮阳。暑假那时候,天井周围都是支着伞的人在看书。”

而对于王赞来说,到这来就是做题、复习。“国图不允许带参考书进来,我们来国图一般就是写卷子、做题。有时候一写就是一天。”

在不少工作人员看来,来国图的“有相当一部分读者是‘备考一族’”。前述图书馆入口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从平日来看,来备考的人确实“挺多”。“一般他们在图书馆待的时间会比较长,可以说是来看书的‘主力’了;而那种纯来看书的读者往往是看一会就走了。”

而国图中文报刊阅览室的工作人员也曾在接受中新网采访时表示,“考研的时候(到馆读者人数)会有一个高潮,写论文的时候会有一个高潮,暑假的时候又是一个高潮”。

记者日前粗略统计了国图总馆北区二层的阅览室中的部分读者。在统计的152名读者中,有45名在看考试资料或写习题,此外还有14名读者在电脑上看视频或练习听力,其中看视频的读者基本都在看与考试相关的视频,有人还边看视频边做笔记。

相比之下,真正在看书的读者并不算多,在152名读者中,仅有28人在看书。另外,有20人在用电脑写文章,14人在写代码,4人在编辑图片或视频。其余的人则在上网、睡觉、玩手机。

和王赞不同,小枫的家在北京,本科毕业后工作了一年多,今年8月刚刚辞职,目前正在准备出国留学的考试。最近一段时间,她也来国图备考。“在家复习的话效率太低了,吃吃喝喝,再上上网,一天就过去了,还时常被家里人骂。”

在家里只复习了一个星期,小枫就受不了了,决定要出来找一个适合看书、复习功课的地方。但高校的图书馆大多需要学生证,而自习室也并不充足,占座更是常有的事情。于是小枫就选中了“门槛相对低”的国图。“只要用身份证刷一下就能进来看书、自习。”

每天她从家里换乘三趟地铁才能到国图,路上要花去40多分钟。小枫笑说,虽然还在备考,但自己仍然过着上班族的生活。“每天朝九晚五,一早上就挤地铁过来,晚高峰再挤地铁回去,之前上班也就这样。”

她告诉记者,之前上班时过的完全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时常加班不说,还有一大堆头疼的工作。现在想想还是上学好。”

也许是上学有了惯性,小枫说自己很适应现在这种每天自习的状态,“如果能顺利出国留学就更好了”。

和这些备考一族不同,已经工作十多年的张铭到国图来是为了给自己充电。他目前正在读在职研究生。他告诉记者,来这里主要就是为了完成自己的论文,自己看中的就是这里的文献资料和工具书很全。公开数据显示,国图馆藏文献超过3500万册件并以每年百万册件的速度增长,其馆藏总量位居世界国家图书馆第七位,其中中文文献收藏世界第一,外文文献收藏国内首位。

“这边工具书很全,那面一墙都是可查阅的资料,关键是也方便,如果下了班没事就会过来,争取早点把论文搞定。” 张铭指着对面靠墙的书架压低声音说到。

事实上,在阅览室中,人和人之间说话基本都是耳语,即便是拉开椅子的声音也足以打破这里的平静。

用小枫的话说,这里和一墙之隔的中关村南大街完全“是两个世界”。她告诉记者,自己就很享受图书馆内的这份安静。“每天早高峰挤地铁的时候就会想着宽敞、安静的图书馆。”

不过王赞觉得,对他来说,安静是暂时的,大多数人来这里还是“有目的的读书”。他反问,如果我已经找到工作,或者考上研究生,这会应该忙着上班、上学的事情了吧,怎么会有时间天天来国图看书?

王赞觉得,自己的未来不应该永远在图书馆安静地看书。相反,他似乎更向往图书馆之外那个喧嚣的世界。“现在我就想着怎么考上研究生,然后再找个好工作、挣钱。”

工作稳定的张铭却不这么认为,“有时间的话还是想常过来,毕竟很难在北京找到这么安静的地方了,而且还有看不完的书。即便不写论文,也可以给自己充充电”。(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姓名为化名)(完)

[责任编辑:]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