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大图右侧

揽巴蜀文明 兴现代蜀学——《巴蜀全书》编纂六年小记

2016-10-18 05:15:00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0

光明日报记者 李晓东

基本完成巴蜀古代文献调查,收集各类文献目录1万余种,编辑出版系列图书112种,阶段性成果超过1亿字,发表古籍整理相关论文100余篇,培养古籍整理硕士、博士、博士后共40余人——这是被誉为巴蜀版“四库全书”的《巴蜀全书》编纂六年来所取得的成绩。作为四川首次对本地区文献进行的规模最大、跨时最长、体例最新的整理和研究,《巴蜀全书》的编纂不仅为保存巴蜀文化的文明成果、传承文化历史起到了重要作用,还成为培养蜀学研究人才的新起点,为提升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贡献了力量。

川版“四库全书”

从梦想到现实

巴蜀古代文献多达一万余种,现存五千部以上。对巴蜀文献进行调查整理研究,一直是历代四川学人的梦想。历史上,编纂有各类巴蜀文献的总集、全集和丛书等,但这些书籍或局限于个人著述,或局限于家族作品,或局限于单篇文章,远远不是对整个巴蜀古文献进行的系统收集和整理,也没有编成一部卷帙浩繁、具有集成性质的“巴蜀全书”。

从2007年起,四川部分专家就呼吁,要尽快启动对巴蜀文献的研究和整理工作。2010年1月,这一梦想成真,四川省将《巴蜀全书》的编纂批准为四川省重大文化工程,同年4月又被列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后又成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在四川文化传承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为推动《巴蜀全书》的编纂工作,四川省委宣传部、四川大学、四川省社科院等单位组建了编纂领导小组,部署了全省范围内支援和启动该工程的系列方案,集合了上百位专家,省财政还连续给予资金支持。

按照计划,《巴蜀全书》将收集和整理先秦至1949年的历代巴蜀学人撰著的重要典籍,以及其他作者撰著的反映巴蜀历史文化的作品,编纂汇集成巴蜀文献的大型丛书。《巴蜀全书》包含巴蜀文献联合目录、巴蜀文献精品集萃、巴蜀文献珍本善本3大类,总共将耗时10年,整理出版书籍上千册。《巴蜀全书》总编纂、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所长舒大刚介绍,编纂者就是要耐得住寂寞,甘愿坐冷板凳,打造巴蜀文化的“四库全书”,为保存和传播巴蜀历代的学术文化成果,促进当代“蜀学”振兴和奠定坚实的文献基础。

 还原古籍真貌

再现历史精彩

现存“巴蜀文献”中仅线装、刻版形式的汉语载体就超过了2000种,还有大量的巴蜀石刻碑文、少数民族文献。而近代对巴蜀文化的研究,其成果多分散在学术机构和个人手中,国家图书馆及四川省图书馆、重庆图书馆、四川大学图书馆等也有部分收藏,《巴蜀全书》编纂者总是有一丝线索,就绝不放弃。为扩大文献的来源,还远赴海外等地寻找资料,与台湾四川同乡会等筹划复制台湾所藏巴蜀文献资料。

舒大刚说:“我们要做的,不仅是将消失的古籍呈现出来,还要进行严谨的校注、标点等工作。”

《宋会要辑稿》校点本的面世就是这样的标杆。《宋会要辑稿》全书366卷,内容丰富、卷帙浩大,但文字错误繁多,向来难读。研究者刘琳教授等人经历多年工作,纠正原书年月日错误2800余条,移正错简之处59处、总字数达3万余字,勘正了错误的行款。

通过6年多的努力,《巴蜀全书》通过“重点委托”和“公开招标”方式,确立了子项目150余项。出版了诸如《廖平全集》《苏轼全集校注》《华阳国志》等一大批精品,阶段性成果达130种,6000余万字。另有100多种已经完成正在排版和出版中,总计字数约5400万字。

在这些阶段性成果中,《廖平全集》和《宋会要辑稿》分别被中国出版协会古籍出版委员会和第十四届“上海图书奖”授予一等奖和特等奖。共有5种成果分获国家出版基金资助和国家古籍整理出版专项经费资助。课题组成员发表相关学术论文100多篇。编纂组所在单位获国家社科基金项目6项、教育部项目8项、四川省社科规划项目8项、全国高校基本业务费资助项目17项。

 培养古籍人才

兴盛蜀学研究

《巴蜀全书》的编纂,直接推动了四川“历史文献学”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同时,也直接推动了当代蜀学的研究。

在日复一日的枯燥工作中,一大批年轻人脱颖而出。在《巴蜀全书》编纂主要承担者四川大学古籍所,王小红、李冬梅等一大批年轻学者迅速成长。80后教师郑伟完成了“廖平《穀梁春秋经传古义疏》校点”“通经与致用:廖平对《春秋》学的会通与近代国家治理体系重构”“廖平文献著述考”等诸多课题及著作。四川大学古籍所成为国内培养古籍整理人才的基地,这几年培养硕士、博士、博士后共40余人。

舒大刚还邀请了美国、日本等国最为知名的巴蜀研究教授加盟《巴蜀全书》的编纂,与台湾等地学者展开交流,以海内外合作拓宽视野,构建起巴蜀研究的宏大格局,形成巴蜀研究的学术高地。

舒大刚认为,“蜀学”既是学派的概念,也是文化的概念。西汉蜀守文翁在成都创立石室,推行儒化教育,使当时的巴蜀民风丕变,从此诞生了中国儒学的重要流派——蜀学。清后期蜀学特盛,尊经书院、国学院的开办,为四川培养了大批人才,如廖平、宋育仁、吴玉章、郭沫若、蒙文通等,都是引起全国性政治改革和学术转变的领军人物。“蜀学”的一个显性特征就是包容开放而又不断创新。

舒大刚介绍,《巴蜀全书》的编纂还任重而道远。为提高公众对《巴蜀全书》和巴蜀文化的认知度,《巴蜀全书》编纂组还将出版图文并茂、雅俗共赏的插图本《巴蜀文化》小册子,真正让巴蜀文化走进寻常百姓家,成为影响公众的通识教育。

《光明日报》( 2016年10月18日 09版)

[责任编辑:]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