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大图右侧

80后设计师汉字画“城市名片”引数百万网友点赞

2016-10-18 15:26:55 来源:中国文化传媒网 陈涛我有话说
0

原标题:特色元素入画 瞬间想起老家

石昌鸿说:“家乡的符号,最能拉近阅读者与对象之间的距离。当有人说‘看到它,我想家了,突然想给家里打个电话’,证明作品拨动了他内心那根情感线,设计作品才算真正成功了。”

“其实算不上‘爆红’,在设计圈我早就很有名啦!”80后设计师石昌鸿以不无调侃的开场白,应对着一拨又一拨从各地打往贵阳的电话。

国庆前后,刚刚步入而立之年的石昌鸿将自己耗时两年制作的全国32个省区市及港澳特区名字的图形字体设计,上传网络,短短数日,迎来数百万网友点赞。各种微信公众号几乎转发就红,阅读量一路暴涨。这些作品,完全打破了人们关于城市名片旧有印象的设计,以易懂又不失深刻的图案,在俘获万千拥趸的同时,还引来不少人“看到它们就又想家了”的感叹。

也因此,这位原本只想安安静静做创意的平面设计师,陡然成为网络红人。

作品 从圈儿内火到了圈儿外

石昌鸿出生于农家,毕业于贵州师范大学平面设计专业。他最初的绘画基础几乎为零,刚入学时名次常常倒数。好在通过每天“泡”图书馆,后来在设计专业渐渐成为尖子生。不过,他并不想给自己太大压力,毕业后留在了学校所在的这个三线城市。

2011年,毕业不久的石昌鸿参与了“桂林名片”的设计评比活动,入围十强,不仅大众网上投票很高,业内人士也多有肯定,只是最终中标者不是他。再后来,在一项徽派建筑LOGO设计比赛中,他斩获国际商标节金奖。“那时候我才获得一些勇气,感觉自己在变形字体这条路上或许可以走得更远。”石昌鸿说。

他真正动笔创作这套让他一夜爆红的大体量作品是在2014年,完成于今年5月。他说,自己早就想好在国庆前后把这批作品放到圈子以外的网站上,主题就叫“一个设计师为祖国母亲庆生”。不过,最初几天并没能引起多大反响,人们习惯性地纷纷晒娃,晒美景。没想到节后,这个帖子的热度瞬间被点燃,点赞数远超百万。“这套作品其实是先在设计圈儿蹿红的。如今,火烧到了圈儿外。”

面对作品以及个人的走红,他更愿意从观者身上找原因:“关于家乡那些埋藏在心底的符号,很容易让在外漂泊的游子找到共鸣;再就是看惯了以前官方各自为政推出的标志,一下子看到这么多不那么难看的图形字体,就很愿意去分享。”

创作 选取元素很有讲究

成长在贵州黔东南侗寨的石昌鸿,对侗寨的建筑和独特的民间艺术,有超乎寻常的感知能力。但凡看过一眼的苗族女性头饰上的银角,或是蜡染画的图案,他都能过目不忘,“我希望在民族传统和现代艺术之间架起一座对话之桥,有内涵有美感。”

以这套作品里的北京为例,他最先想到的元素有故宫、京剧、798艺术区,以及红色文化等。最终他选用了京剧,因为京剧扮相里飘逸的胡须特别宜于造型,而弃用了红色文化,“要论及红色文化方面,江西显然更有优势。”他说,他的作品不像一些官方设计,考虑的东西太多,总想把本地区的代表性元素全都囊括进来,甚至把有争议的部分也据为己有,“我只挑选最有代表性的元素。如果调用的素材过多且杂,反而就没有特色了。很多人都懂这一点,只不过一旦受到各种客观因素影响,就很容易走形。”

如何从海量的地域元素里提取到最鲜明的那几个?他的招儿其实很简单,首先从中小学语文教材里捋一遍。比如,课本里提到的“桂林山水甲天下”、黄鹤楼、龙门石窟,几乎每个人都认同,“一代代人口口相传下来,课文里的很多东西都已经定型,这就省得我过于主观地从自己的认识出发。”不过,有了这一道最重要的“把关”,余下的还得自己再去细筛,比如,看过的纪录片《美丽中国》、影视剧里关于井冈山的地形地貌、画家张大千只身前往敦煌临摹壁画的镜头……这些点滴都会成为他进行创作的重要支撑。

在台湾树德科技大学设计系教授曾英栋看来,石昌鸿的这些作品,看似只有简单几划,所选元素却很有讲究,“如果只是拿来各种元素符号胡乱拼凑,人们肯定不会认同。”

心得 汉字才是最炫中国风

石昌鸿目前在贵阳与几个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名为“上行设计”的公司,他担任设计总监。这套作品是他利用个人业余时间,比如在等待商业设计回传修改意见的间隙,一点一点完成的。“我把它看作一段美妙的历程。当然,走起来没那么容易,因为即便做一个普通的商业LOGO,往往也需要20天或是一个月。”

一方面是兴致;另一方面,他也想让人们更加读懂城市形象设计这门公共艺术。在他看来,不少公共艺术品已经难以给观看的人提供满足感。他选用变体汉字的形式,重新打开了一扇门。“中国风并不只是在音乐圈儿流行,最近几年,设计领域也越来越多地从传统里找寻灵感。”他说,尽管一些本土设计师还是迷恋字母,以英文体现国际范儿,“但今后必定是汉字的天下,它才是最炫中国风。”在他看来,汉字既是文字也是图形,只要不是文盲,辨识度都很高。

石昌鸿以全国不少知名景区为例,它们中不少LOGO让人不忍卒视。要么不知所以,要么将从某处借鉴来的样式强行植入。“不是人们的欣赏能力不强,相反,这些年不少人到处游玩,眼界早已打开,对于何为好的设计艺术,他们还是有鉴赏力的。”他说。至于如何让公共设计为民众所接纳,他认为,最迫切的问题是解决设计师与设计这件事情的脱节,“设计师要为大众做引导,公共艺术的真正裁决者应是观众。”(陈涛)

[责任编辑:]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