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文化快报

国内首位3D画艺术家找残破墙面画画:城市应有她的文身

2016-10-19 15:36:40 来源:中国青年报 我有话说
0

国内首位3D画艺术家找残破墙面画画:城市应有她的文身

  老墙面上大大的“拆”字,路过的人早都习以为常,懒得瞧上一眼,齐兴华倒是看出了灵感,画笔扫过,这个“拆”字就成了熊猫人发出的气功波。

  红砖墙上涂了一大块白漆,远看像是一块潦草的补丁,他忙活了一晚上,“补丁”就变成了鲸鱼圆滚滚的肚皮。

  那面红墙掉了漆,露出的黑色砖面像是结痂的伤口,他拿着喷罐勾上一圈,这道“伤疤”就变成了墙体的鳄鱼“纹身”。

  作为国内首位3D画艺术家,齐兴华4次打破吉尼斯纪录,画作遍布北京上海,甚至连迪拜的王子都跑来邀请他去画画。他的《战马归来》是中国第一张3D墙地一体画,和秦始皇的兵马俑做了邻居。《古龙今韵》进过“鸟巢”和奥运村,明明是平面画,人们却好像站在喷水的龙头石雕上,脚边是清澈的池水和挺立的荷花,引来不少奥运冠军合影。

  有报道说,他的一幅画价值6位数人民币。可现在,他更愿意开着车,装上丙烯颜料和喷罐,满城找残破的墙面画画。“希望残破也能变成一种趣味。一个城市应该有她的文身。”他在微博上说。

  没有报酬,那面写着“拆”字的墙不出意料还是会被拆掉,辛苦画成的作品也可能被物业几刷子“抹白”,又或者是被有关部门涂掉了鳄鱼,改换成“共享发展”的宣传画。

  他倒也看得开,拍了照片发到网上,更多人会看到。他看重画和人的交流,对3D画来说,“只有人参与到画面中,这幅画才是完整的”。

  要让这么多人走到他的画卷里,并没有那么容易。高中时的齐兴华,“画画在班里都不能算最好”。可那时他偏偏要考中央美术学院。

  担心别人不明白,他特意强调,那时的央美不是像现在一样,每年都招几百人。在他之前,齐齐哈尔从没人考上过央美。他没有想过考上之后要做什么,中央美院对他来说就是另外一个世界。在爬上那个平台之前,他没法展望更多的东西。

  “我那时候就是‘一无所有’。”齐兴华指了指身边印着崔健封面的杂志。当年那个唱着《一无所有》的崔健,是那个默默无闻的青少年齐兴华“最大的精神动力”,“当时一心想着让更多人知道我”。

  如今,印着崔健头像的同一期杂志上也有一篇他的专访。自己的街头作品又一次上了微博“热门搜索”,相同主题的好几篇文章也在微信上成了“10万+”。

  就在不久前,崔健再次登上工人体育场的舞台,他不再是30年前那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不必在大合唱时退到第三排。《一无所有》这样的金曲,毫无例外引起全场万人大合唱,当年那个“一无所有”的崔健是聚光灯毫无疑问的焦点。

  现在的齐兴华也不是“一无所有”了,他的作品参加了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等展览,打破了4次吉尼斯世界纪录,接下的品牌合作也给他带来不菲的收入。坐在画室一头的沙发上,齐兴华面前摊开的,是单幅长30米、一直延伸到画室另一头的画稿,这是应邀给海南机场创作的。

  “一无所有”的时候,他急切想让更多人知道自己。“有所有”之后的齐兴华希望别人“不要只是知道自己”。不需要为扩大名声焦虑之后,他把精力转回到自我。

  他并不会刻意去处理艺术和商业、和大众之间的关系,“这些问题只会出现在记者的提问里”。他的原则很简单,找他来画画,就得让他按着自己的想法下笔。

  不拒绝商业合约的同时,他也和自己有一份“契约”:不管是什么形式的作品,在精细程度、题材、面积或者复杂性上,要和上一部作品有所改变。他不想给自己的创作加上那么多的禁忌,他享受“最大程度上和大众分享”的感觉。

  这些年,他把“主战场”从画室变成了街头。之前从草图、色稿、计算图纸、绘制到安装,耗上几个月都是家常便饭,可这样的作品画到最后,自己只想快点结束。

  他现在更享受在街头即兴表达,完成之后,不是如释重负的疲倦,而是扫视“战利品”一般的满足。走过来,绕过去,从各个角度打量,拍照保存,然后开车离开,等待着它被更多人发现。

[责任编辑:孙满桃]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