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文史

史上最大诈骗案:假冒徽宗女儿骗高宗

2017-05-17 16:23:47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我有话说
0

  层出不穷的电信诈骗案,让人接个陌生来电都如惊弓之鸟。其实从古至今,各种史料中记载的诈骗案也屡见不鲜。其中《宋史》记载的建炎年间一起诈骗案,可以说是史上最大的诈骗案。之所以这样说,原因有三:其一,竟然假冒皇帝女儿再去诈骗皇帝,其胆量可见一斑;其二,皇帝为其找了个驸马下嫁,享受了十几年的皇族富贵生活;其三,这一诈骗案载入了由朝廷组织编撰的正史中。

  《宋史·列传第七·公主》(中国文史出版社2002年第一版)记载:“又有开封尼李静善者,内人言其貌似柔福,静善即自称柔福。蕲州兵马铃韩世清送至行在,遣内侍冯益等验视,遂封福国长公主,适永州防御使高士荣。其后内人从显仁太后归,言其妄,送法寺治之。内侍李楑自北还,又言柔福在五国城,适徐还而薨。静善遂伏诛。柔福薨在绍兴十一年,从梓宫来者以其骨至,葬之,追封和国长公主。”

  柔福帝姬被掳金国

  柔福帝姬小名多富,又名媛媛,为宋徽宗之女。宋徽宗有34个女儿,媛媛排名第20位,初封柔福公主。北宋政和三年(1113年)因蔡京建议,宋朝廷仿照周代的“王姬”称号,宣布一律称“公主”为“帝姬”。这一制度维持了十多年,直到南宋初才恢复旧制。

  媛媛的生母是王贵妃。王贵妃在赵佶的妃嫔群里,有着特殊的地位。她曾经是向太后(神宗皇帝的皇后)宫中的侍女押班(领班),与她同为押班的还有一位郑氏。

  赵佶天资甚高,但是对儒家经典、史籍不感兴趣,倒对笔砚丹青、骑马射箭、蹴鞠玩耍有浓厚的兴趣,所以赵佶的书画堪称一流,唯独没有治国才能。赵佶非常孝顺,特别是对向太后敬重有加,每天都到向太后居住的慈德宫问安起居。赵佶本是个风流王爷,这一来二去,就与向太后宫中的押班郑、王二位美女眉目传情,暗送秋波,有了一腿。这两位聪明的宫女也将自己的终身希望寄托在这位风流王爷的身上。郑、王二位又是向太后的亲信,便在向太后面前夸端王的好处。向太后本来就看赵佶聪明伶俐、孝顺有礼,再加上二位亲信的不断夸赞,所以她对赵佶的钟爱程度远远超过了其他储王。宋哲宗驾崩后,向太后力排异议,让赵佶继任,而且还将郑、王二位美女也送给了新任皇帝。

  赵佶对郑、王二位美女的拥立功劳念念在心,也对她们的才貌双全十分欣赏,很快就将她们晋为贵妃。当王皇后去世以后,水到渠成将郑美女升为皇后。王美女也是水涨船高,身价倍增,她一连为徽宗生下了三男五女八个孩子。柔福在她的女儿中排行第四。因此柔福帝姬在宫中也是锦衣纨绔,饮甘餍肥,在众星拱月中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柔福帝姬正值天真烂漫的花季年华,在宫中享受荣华富贵之时,一场厄运降临了。

  柔福的父亲宋徽宗喜欢春花秋月、琴棋书画、吟诗作词,但是对治理国家却是一窍不通。宣和七年(1125年)冬,北方的金国兴兵南犯,长驱直入,势如破竹。宋徽宗不是思考如何保国安民,而是见难而退,在金人大军压境之下,他吓得六神无主,急忙禅位给太子赵恒,自己躲到龙德宫去做优哉游哉的太上皇,所有头痛的事都丢给年仅二十五岁的儿子去干。

  宋钦宗赵桓登基仅仅一年多,靖康元年(1126年)冬天,金兵第二次围攻汴京(今开封)。虽然钦宗每天都亲自登上城墙督战、皇后朱氏还亲率妃嫔赶制军衣,但是仍然没能抗住金兵。第二年(1127年)的三月,徽宗、钦宗,以及两宫后妃、皇子帝姬、宗室大臣,都被俘虏,押往金国。17岁的柔福帝姬也名列被押送人员之中,从此杳无音信。

  “柔福帝姬”归国认亲

  徽、钦二帝被掳,生死未卜,国不可一日无主,宋徽宗第九子、宋钦宗之弟赵构临危受命,继任皇位,史称宋高宗。建炎三年(1129年)十一月,土匪刘忠进犯蕲州,被宋将韩世清所破,在俘虏的匪眷中竟有一清秀女子,自称是宋徽宗之女,小名媛媛,被封为“柔福帝姬”,母亲是王贵妃。韩世清获知后,不敢怠慢,便知会了蕲州守臣甄采共同勘问。为了表示慎重,二人身着朝服,隔帘询问。“柔福帝姬”口若悬河,对答如流。叙述了自己如何被金人俘虏,押往金国,又如何从金国逃回,途中又被土匪刘忠掠去。整个过程天衣无缝,无懈可击。韩、甄二人听后也是目瞪口呆。“柔福帝姬”见二位官人似信非信,又不经意地说出皇宫中的几件秘闻琐事。韩世清见状,不敢定论,连忙报告朝廷,由皇帝定夺。

  此时的宋高宗也是被金军追得晕头转向,漂泊不定,正驻跸于浙江温州一带,听说自己的妹妹“柔福帝姬”从金国逃回,心里非常高兴,便派内侍首领冯益、宗妇吴心儿前往越州(今浙江绍兴)验视。大太监冯益曾在柔福生母王贵妃的宫中听差,又是赵构为康王时的内侍,应该是个知情之人。这位“柔福帝姬”对冯益询问的宋宫旧事,基本上都能回答个八九不离十,而且模样也与冯、吴二人记忆中的柔福帝姬有几分相似。于是,冯益和吴心儿向赵构汇报,这位帝姬看来确实是真的。

  于是,高宗传旨召见“柔福帝姬”。“柔福帝姬”在宋高宗面前毫无惶惧之色,表现的从容不迫。在高宗面前又把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叙述一遍,说到伤心处,涕泪交流,嘘唏不已。说得高宗也跟着抹眼泪。

  高宗仔细观察,眼前这个“柔福帝姬”和自己的妹妹的相貌惟妙惟肖,所说宫中之事也合乎情理,只是她脚大如船,让人生疑。“柔福帝姬”见皇帝一直盯着自己的双脚,忽然痛哭不已,委屈地说道:“金人驱赶俘虏,如同驱赶牛羊一般,我从汴京北上到漠北,赤脚步行万里路,双脚哪能留有千金风韵?”高宗听后也伤心不已,不禁凄然泪下,于是深信不疑。即日迎进了行宫,封为福国长公主。

  建炎四年(1130年),宋高宗把“柔福帝姬”下嫁给永州(今湖南境内)防御史高士荣,资助妆奁总计一万八千缗。自南渡以来,以王姬下嫁给地方官员还是首次,自然引起不少人的羡慕和嫉妒。

  可能是受“柔福帝姬”还宫的影响,皇室宗亲还朝之事层出不穷。就在“柔福帝姬”下嫁的第二年,有一男子前来拜谒皇宫,自称是“徐王”。徐王名赵棣,在宋徽宗三十一子中排行第十三,“靖康之变”时,与宋钦宗一道被掳北上,以后便杳无音信,不知所终了。一个偶然的机会,万州(今四川万县)人李勃认识了曾在宫中当过内侍的杨公瑾,杨自称和徐王一起生活过。李勃便冒充徐王,前来朝廷认亲。但是此人与徐王貌相既不相仿,对宫廷生活又不熟悉,稍加盘问,便露出破绽,结果不仅没有得到荣华富贵,而且还搭上了一条性命。

  绍兴二年(1132年),又有一位妇人自称是荣德帝姬前来相认。荣德帝姬在宋徽宗三十四个女儿中排行第二,在北宋亡之前就已经嫁给左卫将军曹晟为妻。“靖康之变”时,曹晟已经病殉,荣德帝姬被俘前往金国,改嫁给金国习古国王。自称是荣德帝姬的那位妇人易氏是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商人之妻,在南逃的路上,与丈夫失散,遇到了曾担任过荣德帝姬侍卫的人,从他们口中知道了不少深宫秘事以及荣德帝姬的形貌举止,到南方以后,她听说了柔福帝姬的故事,十分艳羡皇家尊荣,于是就自称是逃归的皇女,前往南宋小朝廷投奔,认为可以混得一个辉煌前途。赵构依葫芦画瓢,照样派人去检验真伪,可谁知这位“荣德帝姬”非但相貌有异,而且越说越是牛头不对马嘴,终于惹得赵构起了疑心,将她送交大理寺审讯。最后真相大白,易氏被乱杖打死。

  真假“柔福帝姬”

  绍兴十二年(1142年),金国在收了宋朝廷大片疆域和大笔金银之后,金熙宗同意承认南宋小朝廷,并且放回赵构的生母韦太后、徽宗赵佶以及郑皇后、朱皇后的灵柩,柔福帝姬的尸骨也一并赐还,得以归葬故国。

  韦太后和高宗母子相见,恍若隔世,不禁悲喜交加。国母归来,自然是国家大典,皇亲国戚都来请安。当宣至柔福公主夫妇,韦太后一愣,但当场什么也没说。晚上,韦太后对皇帝说:“柔福公主早就死在漠北了。”于是韦太后向高宗讲述了柔福帝姬被掳去金国的情况。

  柔福帝姬历尽千辛万苦,遭受了种种凌辱伤痛之后,终于抵达了金国都城上京(今黑龙江宁安市西南)。她和高宗的母亲韦太后是一批,都被分配到洗衣院,为金国的达官显贵们浆洗衣服。他们本是金枝玉叶,吃穿住行都有人侍候,但是一旦沦为阶下囚只好任人摆布,终日以泪洗面了。柔福帝姬在艰难的岁月里煎熬,到了绍兴五年(1135年),她已经在金国度过八个春秋,芳龄25岁。当初亭亭玉立、花容月貌的她,如今已是风鬟雾鬓,蓬头垢面。和她同来的那些宗室男女,有的被金人强占为妾,有的不堪凌辱,死在异域他乡,她却坚强地活了下来。就在这年的二月,她被迁往五国城居住。五国城在上京东北,两地相距有数百里之遥。这里有许多宋朝官员,他们在金兵看守之下,耕耘农田,自种自吃,生活虽然艰苦,但比起柔福帝姬的奴婢生涯,毕竟好了许多。更何况柔福的父亲徽宗也被关押在这里,父女虽不能朝夕相见,但比相距天涯之间强了许多。柔福在这里遇上了宋朝官员徐还,两人同为天涯沦落人,同病相怜,便结成了夫妻。绍兴十一年(1141年),柔福帝姬突得疾病,虽经医生调治,但是病入膏肓,终于香消玉殒,撒手人寰,终年31岁。

  那个假柔福帝姬又是谁呢?原来,这位已经冒名顶替了十二年的“柔福帝姬”,是一个名叫静善的尼姑。

  静善是汴京(开封)人,生得颇为美貌,伶牙俐齿,自幼出家乾明寺为尼。汴京被攻破后,她被乱兵掠往北方。在路上遇到一个名叫张喜儿的宫女。两人天涯沦落,结为好友,无话不谈。张喜儿曾在王贵妃宫中侍奉,深知诸多宫闱秘事,一一都说给了静善听,尤其还说静善相貌气质酷似柔福帝姬。静善对这个巧合十分动心,询问柔福帝姬的下落。当她得知柔福帝姬已被押解北上,现在生死未卜,她不禁怦然心动,倘若冒充柔福帝姬,真假自然无从对证,这一桩富贵岂不是从天而降?但是必须熟知皇宫之事,一旦露出马脚,可就性命难保了。于是,她朝夕与张喜儿厮混在一起,打听宫中的人和事,不但留心记忆宫中的各种秘事,而且模仿张喜儿所说的公主形态,从此就以“柔福帝姬”自称。

  她伺机逃出金人魔掌,来到了中原,便四处宣扬,说自己是柔福帝姬,刚从金国逃回。静善不仅粗通文字,而且巧舌如簧,竟使许多人深信不疑。一名管理宫廷事务的宋朝官员听说柔福帝姬尚在人间,便把她迎入府中,只因高宗被金兵追的东躲西藏,萍踪浪迹,无法送往宫中,事情便耽搁了下来。不久,这位官员患病死去,静善又被乱军刘忠掠入军中,被迫嫁给了一名小土匪。韩世清破了刘忠之后,把静善作为匪眷抓获,这才引出“柔福帝姬”与宋高宗认亲之事。

  至此,案情大白。宋高宗当即下诏,将假妹妹静善抓捕入狱,让殿中侍御史江邈、大理寺卿周三畏审讯。就在这时,又有两人自金国归来,一个是皇宫内侍李楑,另一个是徐还之父徐中立,他们二人都证明柔福帝姬已死于五国城,福国长公主显然是假冒诈骗,应从严追究。在确凿的证据之下,静善知道无法抵赖,对诈骗始末供认不讳。所赐金银和地产均被抄没,静善被重杖处死。“驸马”高士荣莫名其妙地和一个假公主同床共枕十二年,驸马梦至此破灭,官职也被朝廷追夺。冯益和吴心儿验视失实,办差不力,被发配昭州监管。不久,冯益因与韦太后联姻,吴心儿是宗室妇女,均被赦免。高士荣虽然身为驸马,但并没参与诈骗一案,孝宗乾道年间又积功被封为江南兵马都监。(郑学富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专题报道

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3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开幕。2000多位政协委员深入协商议政,认真履行职能。[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