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封伦

2017-10-07 22:08:21 来源: 我有话说
0

  中国人历来重视气节,所谓“忠臣不事二主”、“一女不嫁二夫”。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做皇帝的总是对从敌对阵营里投奔过来的“贰臣”不那么信任,“其事可嘉,其人可憎”。用归用,到底不如老部下来得放心。所以,一个人要能在几个主子手下都混得不错,如五代时身事五朝的冯道那样,那这人肯定不同寻常。唐中书令封伦就是这样的人,他先后在隋文帝、隋炀帝、宇文化及、李渊、李世民手下讨生活,都备得信任。尤其在李渊、李世民、李建成为皇嗣问题而勾心斗角时,同时能得到三人的欢心,这份八面玲珑的本事,似乎还在冯道之上。

  封伦,字德彝,封德彝这名字似乎更为人熟知。他出身名门世家,少时,其舅北齐著名文人卢思道便说:“此子智识过人,必能致位卿相。”封伦先是投在杨素门下,做了为行军记室。开皇十三年(公元593年),杨素奉旨营建仁寿宫,弄得规模宏大、装饰奢华。隋文帝杨坚见了大怒:“杨素耗尽民力来装饰离宫,使我与天下结怨。”话说得这样厉害,杨素非常恐惧,惶惶不可终日。封德彝却安慰道:“您不要害怕,皇后来后,自会免罪。”次日,独孤皇后看了仁寿宫,大喜说,杨素知道我们老夫妻没什么开心事,盛饰此宫,真是孝顺。回去向杨坚夸说一通,杨坚对杨素也就怒为喜了。

  杨素返回后,问封德彝道:“你怎样预料到的?”封德彝答道:“皇上节俭,因此初见宫殿奢华必然发怒,但他很听皇后的话。皇后是妇道人家,就喜欢奢华。皇后高兴,那么皇帝也就高兴了。”一番话说得杨素佩服得五体投地,叹道:“揣摩之才,非吾所及。”连杨素这样的老狐狸都自叹弗如,封伦揣摩术造诣可见一斑。

  隋炀帝大业年间(公元605年至618年),内史侍郎虞世基总揽政务,但因能力有限,常有失当之举。封德彝暗中依附虞世基,充当军师角色,为他出谋划策,“密为指画,谄顺主心”,以致虞世基受到的恩宠逐日加深,而隋朝的国政则日渐败坏。宇文化及作乱,逼隋帝出宫,封伦便立马转过脸数说隋帝罪过,取悦宇文化及。隋炀帝对他道:“你是士人,何至到此地步?”封德彝羞惭而退。隋炀帝被弑后,宇文化及立秦王杨浩为帝,任命封德彝为内史令。后来,封德彝随宇文化及逃往聊城。他见宇文化及兵力日减,便与宇文士及到济北(今山东茌平)运粮,以观望形势。不久,宇文化及被李密、窦建德击败,势穷力竭。封伦一看风向不对,又暗地向正在得势的宇文化及之帝宇文士及输款纳诚,成了士及的亲信。宇文化及一败,李渊坐了天下,封伦便做起了识时务的俊杰,成了李渊的内史侍郎。

  开国皇帝李渊当然不像隋炀帝、宇文化及等那么好糊弄,可封伦凭着他的揣摩术照样玩得转。李渊主张薄葬,一次封伦与李渊见到秦始皇墓,封伦便感慨说:“倘人死而无知,那么坟墓修得再堂皇也没法享受;倘魂而有识,看到坟墓被后人盗窃破坏,岂不是要更加痛心”,说得李渊点头称是。

  李渊行伍出身,对自身军事能力十分自信。封伦瞅准了这一点,在平定王世充,抵抗突厥入侵时,他一反常态,力主击之。封德彝道:“突厥入寇,是轻视我中国,认为我们不敢交战。应该打赢了再言和,才能恩威并施。如果现在不战,日后突厥还会再来。”当时满朝文武大都主张求和,只有李世民和封伦是主张采取强硬手段的。李世民是天纵神武,而封伦,不过搭准了李渊的脉而已。从此,封伦“深得帝意”,被李渊比为“张华协同晋武”。

  封伦最杰出的成就就是“摆平”了英明的唐太宗。封伦曾跟随李世民四处征讨,出了不少好主意。他更看到李世民一心要把皇位从李建成手中手中夺过来,就多次向李世民表示忠诚。当李建成、李元吉潜结后宫,勾结李渊的妃子在李渊面前中伤李世民时,封伦就劝李世民先下手为强,干掉建成。在皇嗣形势未明时,有这么个立场坚定的“铁杆”,自是十分难得,所以“太宗以为至诚”。上台后,太宗封他为吏部尚书,进封道国公,不久改封密国公,又升任中书令。封伦死时,太宗“深悼之”,为之废朝三日,谥号为“明”。

  这时的李世民做梦也不会想到,他被封伦蒙在了鼓里。封伦在向他表忠诚的时候,也在向李建成说着同样的话。他在劝李世民杀掉李建成时,对李渊说,秦王自恃有大功根本不服太子,如您不想立他,要趁早有所打算。他对李建成说得更直接,做皇帝坐天下,就不能太顾亲情,力劝建成杀掉世民。李渊在策动庆州总管杨文干谋反时,曾下决心要废掉建成立世民,向封伦征求意见。封伦在建成的授意下,表示坚决反对,李世民的皇帝就此晚做了好几年,也间接导致了三兄弟在玄武门的那场血战。封伦还善于玩弄一些小花招。当时,他与另一大臣萧瑀的资历、身份差不多,成了竞争对手。封伦每次上朝前,先与萧瑀统一意见,向太宗劝谏。但事到临头,他“尽数变之”,弄得萧瑀里外不是人,而封伦却显得比萧瑀高明,愈得太宗信任。

  封伦这么个聪明人,就凭着天衣无缝的投机本事,狡兔三窟,左右逢源,一生荣华富贵。但他死后几年,当时“潜持两端,阴附建成”的事终于被唐太宗知道了。贞观十七年(公元643年),治书侍御史唐临弹劾封德彝生前的奸诈行为,唐太宗命大臣讨论。礼部尚书唐俭道:“封伦生前深受恩宠,而罪过暴露于死后,所任的官职不能全部褫夺,请收回封赠、更改谥号,以为惩戒。”唐太宗遂剥夺封德彝的司空之职,削除所封食邑,改谥号为缪。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