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随笔

独有千古绘山川 ——探寻徐霞客的足迹

2017-10-31 16:06:43 来源:《光明日报》 我有话说
0

  徐霞客像 刘娜摄/光明图片

  “盖以科学精神研治地理,一切皆以实测为基础,如霞客者真独有千古矣”,这是近代著名国学大师梁启超对徐霞客的评价。

  明代著名地理学家徐霞客实地考察祖国山岳地理、江源河流,足迹遍及今天的21个省市区,经过30年考察撰成60万字地理名著。云南是他地理考察的重中之重,其足迹遍及今天的10个州市50个县。在三迤大地行走的一年零九个月里,他写下25万字的《滇游日记》,为云南留下了宝贵的地理学财富。

  领先西方上百年的岩溶考察

  “徐霞客在地理学上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为云南地理探索做出了卓越贡献,是中国古代杰出的地理学家。《徐霞客游记》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地理考察记录,在我国乃至世界科学发展史上都有很高的地位。”云南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徐霞客研究会副会长陈庆江说。他介绍,徐霞客在云南对岩溶地貌进行的详细、科学的考察,不仅超越国内前人,而且领先西方地理学者一百多年。

  “泸源之洞,辟于层崖,有三洞焉。上洞东南向,前有亭;下洞南向,在上洞西五十步,皆在前山之南崖。后洞在后山之北冈,其上如眢(音“渊”,枯竭。——编者注)干枯井。从井北坠穴而下二十步,底界而成脊,一穴东北下而小,一穴东南下而廓。此三洞之分向也。”这是徐霞客第一次探寻泸源洞时所作的描述。379年前,徐霞客到达广西府弥勒州,再东行九十里,过大麻子哨到达广西府(今泸西县)府城,在广西府驻留的十天里,把泸源洞三洞的方位和分向都作了科学的记载。他还科学地描绘了洞内的地理特征。

  第二天一早,徐霞客再次进入泸源洞进行考察,可惜这一次由于火把熄灭了,无法深入洞中细细考察,只好“聊一趋后洞之内,披其外扃门,还入下洞之底,探其中门而已”,怏怏沿原路返回城中。

  最近,笔者走进云南省泸西县泸源洞(阿庐古洞),感受霞客笔下奇特的岩溶地理奇观。

  走进泸源洞,只见洞内石笋林立,钟乳交错,色若碧玉,瑰丽多姿。洞中有洞,洞中有河,洞中有天,洞外有泉。这里的地下岩溶洞穴、地表岩溶地貌、古生物化石、古人类遗迹、水体等景观资源,都具有极高的科考价值,成为国家地质公园。

  《盘江考》还南北盘江真容

  “当年徐霞客就是站在这个地方观察地形。”泸西县政协文史委研究员詹学达站在钟秀山山顶告诉笔者。徐霞客在游记中写道,“站在钟秀山之顶,前可瞰湖,后可揽翠”。这里的湖就是矣邦池,徐霞客在广西府期间考察了矣邦池,分析其成因为“矣邦池之南,复有远山东西横属,则此中亦一南北中洼之坑,而水则去来皆透于穴矣”。沧海桑田,20世纪70年代以来,矣邦池逐渐变成了一片沼泽地,大部分成了农田。2016年,矣邦池被国家林业局批准为“黄草洲国家湿地公园”建设项目,占地总面积达309公顷,预计今年年底将逐步对外开放。

  据詹学达介绍,考察南盘江流向也是徐霞客广西府之行的主要目的之一。在广西府期间,徐霞客并没有去南盘江,而是查阅资料和找人询问,然而,他对询问结果不满意,又从广西府到师宗、罗平,一直走到黄草坝,终于把珠江源头南盘江的流向查清楚,写下了著名的《盘江考》一文。徐霞客在《盘江考》中纠正了《大明一统志》记载的三大错误。《大明一统志》认为南盘江、北盘江都发源于沾益州东南二百里处,往北流的是北盘江源头,南盘江、北盘江在普安州、泅城州汇合,又各自分别流淌千里,最终在广西南宁府合江镇汇合。徐霞客经过实地考察后指出,南盘江和北盘江只是名称相同而已,它们的源头不是同一座山流出的水,沾益州可渡河就是北盘江的上游,南盘江发源于沾益交水;南盘江、北盘江没有在普安州、泅城州汇合,一直要到贵州得州府黔江、郁江合流时才汇合,但是在得州府汇合的南盘江、北盘江已经分别变名为郁江、黔江。徐霞客写道:“是南盘出南宁,北盘出象州,相去不下千里;而南宁合江镇,乃南盘与交趾丽江合,非北盘与南盘合也。”

  《江源考》判明长江上游

  在广西府的考察是徐霞客在滇南大地上地理考察的一个缩影。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徐霞客对云南的岩溶地貌、江河源流和水文状况、山岳地理、高原湖泊等都进行了考察。其中最精彩的传世之笔,莫过于《江源考》关于长江上游之辩。

  徐霞客从滇中的昆明地区经楚雄州,再到滇西的大理州、滇西北的丽江,对金沙江水系进行大量考察,探寻流入金沙江的众多河流的有关情形。在元谋,他选取金沙江干流典型河段,到江边、江上作详细考察,最终指出金沙江是长江上源,否定儒家经典的“岷山导江”说。徐霞客在《江源考》中质问道:“余按岷江经成都至叙今之宜宾,不及千里,金沙江经丽江、云南、乌蒙至叙,共二千余里,舍远而宗近,岂其源独与河异乎?”

  徐霞客在三迤大地翻山越岭,考察山脉分合、走向,考察了滇池、洱海、异龙湖等几十个高原湖泊的水文情况、形态、航运情形等。他对云南地热、火山和冰川的考察使《徐霞客游记》独具特色,《游记》是有关腾冲火山爆发的唯一的历史记录,有重要的科学价值。此外,他对云南坝子、云南动植物也进行了诸多考察。

  青山依旧在,霞客已离去350多年,然而徐霞客在云南的地理探索却成为云南地理认知历程中的一座丰碑,其“热爱祖国、献身科学、尊重实践”的霞客精神,强烈地影响着后世。(张勇 王陆锋)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