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纸币之父 张咏(旧)

2017-11-02 15:43:18 来源:今日头条 我有话说
0

     张咏(946—1015),字复之,号乖崖,谥号忠定,宋濮州鄄城(今山东鄄城)人。亦称张忠定、张乖崖,太平兴国年间进士。累擢枢密直学士,真宗时官至礼部尚书,诗文俱佳,是北宋太宗、真宗两朝的名臣,尤以治蜀著称。 他的文集被命名为《张乖崖集》。

  好书击剑

  张咏少年时任性使气,不拘小节,即使生活贫困地位低下客游在远方,却未尝觉得低人一等人。

  少年时学习击剑,为人慷慨好说大话,乐为奇节。又爱好下棋,精通射箭,喜饮酒,晚年因此成疾。

  由于张咏出生在贫寒之家,十九岁时,开始力学着文,家贫无书,借到手之后再抄下来苦读。他读书十分勤奋,没有书桌,就在院子里背靠着大树的树干读,一篇文章读不完,决不进屋歇息。张咏写的《劝学》诗中有这样两句:“玄门非有闭,苦学当自开”,可以说是他青年时代刻苦攻读的写照。

    初任县令

  张咏于太平兴国五年中进士,做崇阳县令时,“民不务耕织,唯以植茶为业”。太平兴国初年,朝廷为避免以后受榷茶之弊,下令拔茶植桑,“民以为苦”。其后官府榷茶,鄂州其他各地茶园户或失业或贫困不堪,独崇阳县以缣纳税,免遭其害,生活安定富足。因而崇阳之民,对张咏殊为感激。后来担任太子中允、通判麟州、秘书丞、浚仪县令等职务。公元九九零年,四十五岁,提拔为湖北转运使。淳化四年,任命为枢密直学士。[3] 张咏平定暴乱

  淳化五年,张咏外调为益州知州。淳化年间,四川地方官压迫剥削百姓,贫民起而作乱,首领叫做王小波,将彭山县知县齐元振杀了。后来王小波为张咏统帅的官兵所杀,余众推李顺为首领,攻掠州县,声势大盛。太宗派太监王继恩统率大军协助张咏,击破李顺,攻克成都。

  淳化五年五月,诏降成都府为益州。张余率起义军复起,攻克嘉、戎、泸、渝、涪、忠、万、开八州,至道元年,张余被官兵俘虏。至道三年,西川广武卒刘旰又率众起义。张咏出兵击灭。后召拜给事中,充户部使。改御史中丞。[4]

  张咏宽厚爱民

  他在乱事平定后安抚四川,深知百姓受到压迫太甚时便会铤而走险的道理。后来他做杭州知州,正逢饥荒,百姓有很多人去贩卖私盐度日,官兵捕拿了数百人,张咏随便教训了几句,便都释放了。部属们说:“私盐贩子不加重罚,恐怕难以禁止。”张咏道:“钱塘十万家,饥者十之八九,若不贩盐求生,一旦作乱为盗,就成大患了。待秋收之后,百姓有了粮食,再以旧法禁贩私盐。”《宋史》记载了这一件事,赞美他的通情达理。[4]

  张咏发明纸币

  景德二年,六十岁,发明了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 被誉为“纸币之父”。伦敦的英格兰银行中央的一个天井里,种着一棵在英国少见的中国桑树。因为张咏发明的“交子”原材料就是桑树叶。[5-6]

  张咏升州制火

  大中祥符二年,升州失火,火势之大令令鸟雀飞逃之群遮蔽了太阳,往往从空中向下坠落,“烈焰忽飞,狂风并作,人不及走,目不暇旋”一顿饭之间,千室俱烬。真宗遣使抚问,认为张咏在升州,可以不用担心。张咏为伤者提供赈款救恤,死者官府埋葬。并斩首了放火者。

  大中祥符三年,迁工部尚书再任。四年,加礼部尚书。大中祥符八年,卒。葬于陈州宛丘县孝悌乡谢村里。

  张咏人物评价

  自评:乖则违众,崖不利物,乖崖之名,聊以表德。

  宋祁:惟公禀尊严之气,凝隐正之量。

  苏轼:以宽得爱,爱止于一时。以严得畏,畏止于力之所及。故宽而见畏,严而见爱,皆圣贤之难事而所及者远矣。

  蔡襄:此君殊清节,可为世戒,此君殊重厚,可以为薄夫之检押。

  王安石:岂不以刚毅正直有劳于世如公者少欤。

  钱易:公生平以刚正自立,智识深远,海内之士,无一异议。

  韩琦:魁奇豪杰之材,逢时自奋,智略神出,勋业赫赫,震暴当世,诚一代之伟人也。

  张颐:其英声骏烈,人人知之。

  纪昀:平日刚方尚气,有岩岩不可犯之节。

  金庸:张咏性子很古怪,所以自号‘乖崖’,乖是乖张怪僻,崖是崖岸自高

 

一钱诛吏

张乖崖为崇阳令,一吏自库中出,视其鬓傍巾下有一钱,诘之,乃库中钱也。乖崖命杖之,吏勃然曰:「一钱何足道,乃杖我耶?尔能杖我,不能斩我也!」乖崖援笔判曰:「一日一钱,千日一千,绳锯木断,水滴石穿。」自仗剑,下阶斩其首,申台府自劾。崇阳人至今传之。[8]

张乖崖做崇阳县令,看见有小吏从库房出来,看到他的头发鬓角的头巾上有一枚钱币,张乖崖就盘问他,小吏回答说:“这是库房里面的钱。”于是张乖崖命令下属打了他,小吏很恼火地说:“拿一枚钱有什么大不了的,就杖责我?你能够用杖打我,但是你不能够斩我。” 张乖崖拿过笔来,上面判他说:“一天偷一钱,一千天就是一千钱,绳锯木断,水滴石穿。” 走下台,然后自己拿剑斩了他,并向御史台上书自我弹劾。在崇阳至今还流传这个故事。[2] 张咏剑斩恶徒

有个士人在外地做小官,亏空公款,受到悍仆挟制,若不将长女相嫁,便要去出首告发。合家无计可施,深夜聚哭。张咏听到了哭声,拍门相询,那小官只说无事,问之再三,方以实情相告。当下张咏不动声色,向士人借此仆一用,骑了马和他同到郊外去。到得树林中无人之处,挥剑便将恶仆杀了,回来后告知小官,说仆人不再回来,并告诫他以后千万不可贪污犯法。他曾对朋友说:“张咏幸好生在太平盛世,读收自律,若是生在乱世,那真不堪设想了。”[9]

张咏通情达理

李顺虽然平了,但太监王继恩统军无方,扰乱民间,于是太宗派张咏去治蜀。王继恩捉了许多乱党来交给张咏办罪,张咏尽数将他们放了。王继恩大怒。张咏道:“前日李顺胁民为贼,今日咏与公化贼为民,有何不可哉?”

王继恩部下士卒不守纪律,掠夺民财,张咏派人捉到,也不向王继恩说,径自将这些士兵绑了,投入井中淹死。王继恩也不敢向他责问,双方都假装不知。士兵见张咏手段厉害,就规矩得多了。[10]

张咏洁身自好

李顺乱蜀之后,凡是到四川去做官的,都不许携带家眷。张咏做益州知州,单骑赴任。部属怕他执法严厉,都不敢娶妾侍、买婢女。张咏很体贴下属的性苦闷,于是先买了几名侍姬,其余下属也就敢置侍姬了。张咏在蜀四年,被召还京,离京时将侍姬的父母叫来,自己出钱为众侍姬择配嫁人。后来这些侍姬的丈夫都大为感激,因为所娶到的都是处女。

张咏汤阴纵火

张咏未中举时,有一次经过汤阴县,县令和他相谈投机,送了他一万文钱。张咏便将钱放在驴背上,和一名小童赶驴回家。有人对 他说:“前面这一带道路非常荒凉,地势险峻,时有歹人出没,还是等到有其他客商后结 伴同行,较为稳便。”张咏道:“天气冷了,父母年纪已大,未有寒衣,我怎么能等?” 只备了一柄短剑便即启程。走了三十余里,天已晚了,道旁有间孤零零的小客栈,张咏便去投宿。客栈主人是个老头,有两个儿子,见张咏带了不少钱,很是欢喜,悄悄的道:“今夜有大生意了!”张咏暗中听见了,知道客栈主人不怀好意,于是出去折了许多柳枝,放在房中。店翁问他:“那有甚么用?”张咏道:“明朝天没亮就要赶路,好点了当火把。”他说要早行,预料店主人便会提早发动,免得自己睡着了遭到了毒手。 刚到半夜,店翁就命长子来叫他:“鸡叫了,秀才可以动身了。”张咏不答,那人便来推门。张咏早已有备,先已用床抵住了左边一扇门,双手撑住右边那扇门。那人出力推门,张咏突然松手退开,那人出其不意,跌撞而入。张咏回手一剑,将他杀了,随即将门关上。过不多时,次子又至,张咏仍以此法将他杀死,持剑去寻店翁,只见他正在烤火,伸手在背上搔痒,甚是舒服,当即一剑将他脑袋割了下来。黑店中尚有老幼数人,张咏斩草除根,杀得一个不留,呼童率驴出门,纵火焚店,行了二十里天才亮。后来有行人过来,说道来路上有一家客栈失火。

张咏酒饮仙人

张咏少年时喜饮酒,在京城常和一道人共饮,言谈投机,分别时又大饮至醉,说道:“和道长如此投缘,只是一直未曾请教道号,异日何以认识。”道人说道:“我是隐者,何用姓名?”张咏一定要请教。道人说道:“贫道是神和子,将来会和阁下在成都相会。”日后张咏在成都做官,想起少年时这道人的说话,心下诧异,但四下打听,始终找他不到。后来重修天庆观,从一条小径走进一间小院,见堂中四壁多古人画像,尘封已久,扫壁而视,见画像中有一道者,旁题“神和子”三字,相貌和从前共饮的道人一模一样。神和子姓屈突,名无为,字无不为,五代时人,有著作,便以“神和子”三字署名。

张咏谶言奇遇

张咏少年时,到华山拜见陈抟,想在华山隐居。陈抟说:“如果你真要在华山隐居,我便将华山分一半给你但你将来要做大官,不能做隐士。好比失火的人家正急于等你去救火,怎能袖手不理?”于是送了一首诗给他,诗云:“征吴入蜀是寻常,歌舞筵中救火忙,乞得金陵养闲散,也须多谢鬓边疮。”当时张咏不明诗意,其后他知益州、知杭州,又知益州,头上生恶疮,久治不愈,改知金陵,均如诗言。世传陈抟是仙人,称为陈抟老祖。

张咏礼待贤才

张咏做成都知府时,依照惯例,京中派到咸都的京官均须向知府参拜。有一个小京官,已忘了他的姓名,偏偏不肯参拜。张咏怒道:“你除非辞职,否则非参拜不可。”那小京官很是倔强,说道:“辞职就辞职。”便去写了一封辞职书,附诗一首,呈上张咏,站在庭中等他批准。张咏看了他的辞呈,再读他的诗,看到其中两句:“秋光都似宦情薄,山色不如归意浓。”不禁大为称赏,忙走到阶下,握住他手,说道:“我们这里有一位诗人,张咏居然不知道,对你无礼,真是罪大恶极。”和他携手上厅,陈设酒筵,欢语终日,将辞职书退回给他,以后便以上宾之礼相待。[9]

张咏乖张怪癖

宋史评论张咏说:“乖则违众,崖不利物。”他生平不喜欢宾客向他跪拜,有客人来时,总是叫人先行通知免拜。如果客人礼貌周到,仍是向他跪拜,张咏便大发脾气,或者向客人跪拜不止,连磕几十个头,令客人狼狈不堪,又或是破口大骂。[9]

他性子急躁得很,在四川时,有一次吃馄饨,头巾上的带子掉到了碗里,他把带子甩上去,一低头又掉了下来。带子几次三番的掉入碗里,张咏大怒,把头巾抛入馄饨碗里,喝道:“你自己请吃个够罢!”站起身来,怒气冲冲的走开了。[9]

张咏劝学寇准

在澶渊之盟中大出风头的寇准做宰相,张咏批评他说:“寇公奇材,惜学术不足尔。”后来两人遇到了,寇准大设酒筵请他,分别时一路送他到郊外,向他请教:“何以教准?”张咏想了一想,道:“《霍光传》不可不读。”寇准不明白他的用意,回去忙取《霍光传》来看,读到“不学无术”四字时,恍然大悟,哈哈大笑,说:“张公原来说我不学无术。”[11]

张咏断案如神

张咏做杭州知府时,有一个名叫沈章的人,告他哥哥沈彦分家产不公平。张咏问明事由,说道:“你两兄弟分家,已分了三年,为甚么不在前任长官那里告状?”沈章道:“已经告过了,非但不准,反而受罚。”张咏道:“既是这样,显然是你的不是。”将他轻责数板,所告不准。半年后,张咏到庙里烧香,经过街巷时记起沈章所说的巷名,便问左右道:“以前有个叫沈章的人告他哥哥,住在哪里?”左右答道:“便在这巷里,和他哥哥对门而居。”张咏下马,叫沈彦和沈章两家家人全部出来,相对而立,问沈彦道:“你弟弟曾自我投告,说你们父亲逝世之后,一直由你掌管家财。他年纪幼小,不知父亲传下来的家财到底有多少,说你分得不公平,亏待了他。到底是分得公平呢,还是不公平?”沈彦道:“分得很公平。两家财产完全一样多少。”又问沈章,沈章仍旧说:“不公平,哥哥家里多,我家里少。”沈彦道:“一样的,完全没有多寡之分。” 张咏道:“你们争执数年,沈章始终不服、到底谁多谁少,难道叫我来给你们两家一一查点?现在我下命令,哥哥的一家人,全部到弟弟家里去住;弟弟的一家人,全部到哥哥家里去住。立即对换。从此时起,哥哥的财产全部是弟弟的,弟弟的财产全部是哥哥的。双方家人谁也不许到对家去。哥哥既说两家财产完全相等,那么对换并不吃亏。弟弟说本来分得不公平,这样总公平了罢?”

张咏偶作艳诗

张咏为人严峻刚直,但偶尔也写一两首香艳诗词。

张咏在酒席上所作赠妓女小英的一首歌:“天教搏百花,作小英明如花。住近桃花坊北面,门庭掩映如仙家。美人宜称言不得,龙脑薰衣香入骨。维扬软毂如云英,亳郡轻纱似蝉翼。我疑天上婺女星之精,偷入筵中名小英;又疑王母侍女初失意,谪向人间为饮妓。不然何得肤如红玉初碾成,眼似秋波双脸横?舞态因风欲飞去,歌声遏云长且清。有时歌罢下香砌,几人魂魄遥相惊。人看小英心已足,我见小英心未足。为我离歌送一杯,我今赠汝新翻曲。”这首歌颇为平平,张乖崖豪杰之士,诗歌究非其长。他算是西昆派诗人,所作诗录入《西昆酬唱集》,但好诗甚少。

 

 

 

 

在北宋有一位求学刻苦,勤奋努力的人,他叫张咏,是北宋太宗、真宗两朝的名臣,尤以治蜀著称。早年,张咏的家中经济贫困,直到19岁的时候才去读书。自从有了学习的机会,他便一心求学,甚至,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就这样,张咏凭借着自己的不懈努力,在太平兴国年间,张咏中了进士。初入官职的张咏没有让人们失望,他做官清正廉明,处处为百姓着想,深受人们的爱戴。但是,他却受到了很多其他官员的讨厌和陷害。因为,张咏做官清正廉洁,一些官员贿赂他从来都不接受,做什么事都不会有私心,对下官要求也比较严格。

张咏最早做的官是鄂州崇阳知县,当时因为茶叶的利润比较好,当地的百姓大多数以种植茶叶作为生活的主要来源。因为张咏知道朝廷的想法和政策,所以,张咏上任以后,对百姓们说:因为茶叶利润好,朝廷打算收购官营,命令百姓改种桑树。

百姓都认为桑树没有大发展,一开始并不相信张咏,只有本县的百姓将信将疑的照做了。后来,实施茶叶专营时,其他县的百姓大都失业了,而崇阳县的桑树已长大成材,百姓都开始养蚕织丝绸,每年的产量达百万匹,此举也使得崇州的百姓过得安居乐业。

在宋太宗淳化年间,李顺发动了起义,在刚刚平复起义不久,由于战火连连,当时朝廷上下人心慌乱,此时,便有人想除去张咏,于是,开始陷害他。

一次张咏去阅兵时就被人所陷害,他们甚至叫嗦士兵说:等张咏一出现你们就高呼张咏万岁。张咏心中很清楚他们这样做自己以后面临的处境,于是,他便慌忙下马,跪向朝廷的方向大呼“皇上万岁”。

因为在有皇帝的朝代只能说“皇上万岁”,特别是在宋朝,相传,以前有一个疯子在大街上高呼宰相寇准万岁,结果,被皇上知道后要砍去寇准的脑袋,虽然最后被查明了真相,寇准是无辜的,但是,他还是被皇上贬了官位。

所以,等到张咏的事情传到了朝廷的时候,因为张咏的灵机应变让他逃过了一劫,最终才使得他平安无事。

在宋朝,地方官有很大的自我决定权,杀死一位犯人不费任何力气。

张咏在崇阳做县令的时候,有一名管财务的小管吏从库房出来偷拿了一文钱,被张咏发现了,张咏便让人杖罚那位小官吏,并以此为戒。可是,这位小官吏表现的很是不服气,还扬言说:“你有本事你杀了我”,张咏不动生色的说:“一日一钱,千日千钱;绳锯木断,水滴石穿”,然后,一刀就把他杀死了。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从库房里拿过一文钱。

执法者应该守法吗?

张咏回答说:“如果我的看法比法规更好,那么,我就会舍弃法律的规定遵从自己的意思。”

有人问:“取下犯人脖子上的架子难吗?”张咏回答说:“不难,用剑砍下不就好了。”

听着张咏说的这些话不了解他的人会认为他狂妄,意气用事,其实,张咏不是这样意气用事的人,他做事奇怪的性格我们都知道,毕竟,张咏做的事情却是很令很多人佩服的。

后来他做杭州知州,正逢饥荒,百姓有很多人去贩卖私盐度日,官兵捕拿了数百人,张咏随便教训了几句,便都释放了。

部属们说:“私盐贩子不加重罚,恐怕难以禁止。”张咏道:“钱塘十万家,饥者十之八九,若不贩盐求生,一旦作乱为盗,就成大患了。待秋收之后,百姓有了粮食,再以旧法禁贩私盐。”

《宋史》记载了这一件事,赞美他的通情达理。

说道这里,还有一个故事值得一说,那就是,张咏在任命益州知府时,下属们知道张咏对下属要求严厉,都不敢买姬妾,买奴婢。

张咏知道了这件事,为了让下属们安心,就去买了几个姬妾,这样下属们才敢买婢女,娶姬妾。

四年后,他被召回朝廷,因为不允许携带家属,张咏便出钱为他的姬妾们选择人家,将她们一一嫁了出去,而且,嫁出去的姬妾全都是完好之身。

当这件事情传出去了之后,人们都佩服张咏的洁身自好。

而且,张咏还不喜欢那些繁琐的礼节,有人来拜访他如果对他施行礼节他就会生气,有时碰到给他跪拜的客人他还会反过来给客人跪拜,弄的客人很是尴尬。但是,他并非不懂得礼节,在做成都知府的时候,因为一个小京官需要向京官知府叩拜,而这位小京官就是不肯,于是,他就大发脾气,让这位京官别干了。

最后,这位京官走的时候留下了一首诗,而这首诗可以当做是当时的辞职信。张咏一看他的文笔那么好,忙去挽留道谦。所以,张咏不仅是一个懂礼貌也是一个能伸能屈之人。

张咏不仅在官场做事上令人佩服,在文学上更令人佩服,他发明了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被誉为“纸币之父”。伦敦的英格兰银行中央的一个天井里,种着一棵在英国少见的中国桑树。因为,张咏发明的“交子”原材料就是桑树叶。

而且,他的一生还写了很多诗,如《雨夜》《弱柳》等。所以,张咏是一个值得我们好好学习的对象,如果,你想了解更多他的趣事,可以去多读读他的诗。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