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刘贺

2017-11-06 22:41:48 来源: 我有话说
0

  刘贺的父亲刘髆,是汉武帝刘彻第五子,天汉四年(前97年),刘髆被封为昌邑王,是为西汉第一位昌邑王。后元元/二年(前88/87年)正月,昌邑王刘髆去世 ,谥号哀,史称昌邑哀王。

  根据张敞奏疏中,“(地节)四年九月中,臣敞入视居处状,故王年二十六七”的说法,刘贺应生于太始四年(前93年)或征和元年(前92年)。

  继位为王

    始元元年(前86年),刘贺嗣位,成为西汉第二位昌邑王。刘贺的行为很不合礼法,郎中令龚遂常常当面指出刘贺的不是,刘贺听不下去,掩着耳朵起身走掉说:“郎中令真会使人羞愧。”刘贺曾经与奴仆和膳食人员等吃喝玩乐,给他们的赏赐没完没了,龚遂进宫劝谏,双膝跪地而行,泪流满面,低声哭泣,刘贺周围侍候的人都感动得直落泪。刘贺问道:“郎中令为什么哭?”龚遂回答说:“我伤心国家危险啊!希望您抽出一点空闲时间,让我把自己愚昧的意见说完。”刘贺就叫周围的人避开,龚遂问道:“大王知道胶西王不干好事因而灭亡的事情吗?”刘贺说:“不知道。”龚遂便说:“我听说胶西王有一个善于谄媚的臣子叫侯得,胶西王的所作所为明明和夏桀、商纣一样,侯得却说胶西王与尧、舜相同。胶西王喜欢他善于奉承,经常和他同起居,专门听信他的妖言邪说,以致弄到身死国亡。如今大王亲近那批小人,渐渐地就会沾染上他们的恶习,这是关系到国家存亡的问题,不可不慎重啊!请允许我在郎官中挑选一些精通儒术、品德高尚的人同大王一起生活,坐时就一道读《诗》《书》,立时就共同演习礼仪。这样,或许对大王有些帮助。”刘贺同意了这一建议。于是龚遂挑选了郎中张安等十人侍候他。可是,过了没几天,刘贺就把他们统统赶走了。

  刘贺在封国为王的时候,多次出现怪异。曾看见白色的狗,身高三尺,没有头,脖子往下长得像人,还戴着方山冠。后来看到熊,可是他的左右随从却谁也没看到。又有成群的大乌飞集宫中。刘贺心知这不是好事,很厌烦,就告诉了龚遂,问他这是怎么回事。龚遂说:“这是天帝的告诫,告诉您,在您身边的那些人都是不识礼的小人,就像戴冠的狗一样。把他们赶走,您的王位可以保持,不把他们赶走,您的王位就会失去。 ”刘贺仰天而叹说:“不祥之物为什么总是来啊!”龚遂叩头说:“臣不敢把话埋在心里而不向您提出忠告,我曾多次进言关系国家危亡的劝诫,大王您不高兴听。可是国家的存在或败亡,难道就在于为臣的几句话吗?还是请大王您自己想一想吧。大王您诵读《诗经》三百零五篇,其中讲如何做人之事很是透彻,关于治国之道也齐全完备,大王您的所作所为符合《诗经》中哪一篇呢?大王您身为诸侯王,而所做的事却比庶民百姓还污浊,这样下去要想能长存久安很困难,可因此而亡国却很容易,您应该深刻省察这些。”

  汉昭帝末年,昭帝患病,昌邑王刘贺派遣中大夫到长安,做了好多仄注冠,用来赏赐大臣,还让奴仆们戴这种冠。刘向认为这种穿戴近似奇装异服。当时昌邑王刘贺狂妄胡闹,知道昭帝卧病,还照常跑马打猎射鸟,跟饲养马的奴隶、掌管膳食的厨子游玩相处寻欢作乐,骄横放荡不守规矩。

  后来又发生血污刘贺的王座之事,刘贺询问龚遂,龚遂认为会有大的不幸事件发生,大声呼叫说:“妖祥怪异接连发生,宫殿就要空了。血的出现,这是阴暗忧愁的征象啊。您应该戒惕谨慎,自我反省。”刘贺却终究不改悔他的行为。没过多久,即应征入朝。

  征立为帝

  元平元年(前74年)四月十七日,汉昭帝刘弗陵去世 。因为汉昭帝没有子嗣,大将军霍光征召刘贺主持丧礼。玺书说:“诏令昌邑王:派代理执行大鸿胪事务的少府史乐成、宗正刘德、光禄大夫丙吉、中郎将利汉征召王,乘坐七乘的传车前往昌邑国在长安的府邸。”凌晨一点左右,用火烛照着打开玺书。这天中午,刘贺就出发了,下午四五点到定陶,赶了一百三十五里,侍从人员的马一匹接一匹死在路上。郎中令龚遂向刘贺进谏,刘贺才令郎官、谒者五十多人返回昌邑。刘贺到济阳,寻求鸣叫声很长的鸡,路上买合竹杖。经过弘农,让身材高大的奴仆善用装载衣物的车辆装载抢来的女子。到了湖县,使者就此事责备昌邑相安乐,安乐告诉龚遂,龚遂进去问刘贺,刘贺说:“没有这事。”龚遂说:“即使没有,为什么因为舍不得一个善来败坏名声呢?请把善交给法官处置,来洗刷大王。”就揪住善,交给卫士长执行法津。

  刘贺到霸上,大鸿胪在郊外迎接,主管车马的驺官奉上皇帝乘坐的车子。刘贺让他的仆从寿成驾车,郎中令龚遂同车。刘贺天明到了广明东都门,龚遂说:“按礼制,奔丧望见国都就要哭。这已是长安的东郭门。”刘贺说:“我咽喉痛,不能哭。”到了城门,龚遂又说,刘贺说:“城门和郭门一样的。”将到未央宫的东门,龚遂说:“昌邑国的吊丧帐篷在这个门外的大路北,不到吊丧帐篷的地方,有南北方向的人行道,离这里不到几步,大王应该下车,向着宫门面向西匍匐,哭至尽情哀伤为止。”刘贺同意。同年六月初一日,到了那里,按礼仪的要求哭丧。刘贺接受皇帝玺印和绶带,嗣孝昭皇帝后,继承帝位,却并未谒见高祖庙 ,史称“汉废帝”。刘贺尊汉昭帝皇后上官氏(即上官太后,霍光外孙女)为皇太后。

  废黜帝位

  刘贺从刚开始到达京城谒见上官太后被立为皇太子起,就经常私下买鸡、猪来吃。在昭帝灵柩前接受信玺、行玺后,就在居丧的地方打开玺印不再封上。随从的官员又拿着符节,带领昌邑王的从官、马官、官奴二百多人进宫,经常与他们在禁宫中玩耍游戏。刘贺亲自到保管符玺的地方取走十六根符节,早晚去灵柩前哭祭时,让随从的官员轮换着拿着符节跟着。还写信说:“皇帝问候侍中君卿:派中御府的长官高昌送去黄金一千斤,赐给君卿娶十个妻子。”孝昭皇帝的灵柩还停放在前殿,刘贺便叫人取出乐府的乐器,把昌邑国的乐人引进宫来,击鼓歌唱、吹奏乐器,扮演戏子。等到昭帝灵柩下葬返回,刘贺就到前殿去敲打钟磬,还把泰壹宗庙的乐人沿着辇道引到牟首,击鼓吹奏,载歌载舞,演奏各种音乐。刘贺曾从长安厨取出三副太牢供品,陈放在阁室中进行祭祀,祭祀完毕,就同随从的官员大吃大喝。刘贺驾着皇帝出行时专用的车马,车上蒙着虎皮,插着鸾旗,驱车跑到北宫、桂宫,追野猪,斗老虎。又召来皇太后用的小马车,叫官奴骑乘,在昭帝嫔妃居住的掖庭中嬉笑娱乐。刘贺同孝昭皇帝的宫人蒙等行淫乱之事,还下诏对掖庭令说,有敢泄露外传的人就处以腰斩之刑。

  刘贺曾取出诸侯王、列侯、二千石的绶带以及黑色、黄色绶带一起给昌邑国的郎官佩戴,把他们免为良人。他擅将符节上的黄旄改为红色,把御府中的金子钱币、刀剑玉器、彩色绸缎赏给一同嬉游娱乐的人,还同随从的官员以及没入官府的奴隶整夜聚饮,沉湎于酒中。刘贺下诏叫太官送上皇帝平时的膳食。食监奏道,还未除去丧服,不可进用平日的饭菜。刘贺就下诏叫太官赶快准备,不要通过食监。太官不敢去准备,就派侍臣去宫外买来鸡和猪,下诏给宫殿门卫叫他们放行,以此作为常规。刘贺独自在夜晚于温室殿设九宾之礼,把他的姐夫昌邑关内侯请来相见。列祖列宗的祭庙还没有举行,刘贺就作玺书派使者拿着符节,用三副太牢祭祀其父昌邑哀王刘髆的陵园宗庙,自称为嗣子皇帝。

  刘贺接受皇帝玺印以来的二十七天中,派出的使者往来不绝,拿着符节向各个官署下达诏令,征索物品,共有一千一百二十七起。文学光禄大夫夏侯胜等以及侍中傅嘉几次为他的过失进言规劝,他就派人拿着文书责备夏侯胜,并把傅嘉绑起来关进牢里。刘贺荒淫昏乱,失去帝王的礼谊,破坏汉朝的制度。杨敞等人几次进言规谏,他都不改变过错,反而一天比一天厉害。

  朝臣们担心刘贺要危害国家,使天下不安。霍光同群臣一起谒见禀告上官太后,详细陈述昌邑王不能继承皇位的情况。皇太后于是乘车来到未央宫承明殿,诏令各个宫禁门卫不要放昌邑王的群臣进宫。昌邑王进宫朝见太后返回,准备坐辇车回到温室殿,宫中的黄门宦官各自手持门扇,等昌邑王进去后,就把宫门关上,昌邑王的群臣就进不来了。昌邑王问道:“这是干什么?”大将军霍光跪下说:“皇太后有诏令,不让昌邑王的群臣进来。”昌邑王说:“慢点来,为什么要弄得这么吓人!”霍光派人将昌邑王的群臣全部驱逐出宫,集中在金马门外。车骑将军张安世率领羽林骑士拘捕捆绑了二百多人,都交给廷尉关在诏狱内。并命令原昭帝的侍中、中常侍看守昌邑王。霍光告诫他们说:“你们要小心值班守卫,昌邑王如果突然死了或自杀,就会让我对不起天下人,背上杀害君王的罪名。”昌邑王这时还不知道自己要被罢黜,对身边的人说:“我原来的群臣随员有什么罪,而大将军全把他们关押起来了?”不久,太后下诏召见昌邑王。昌邑王听到要召见自己,心中开始害怕起来,于是说:“我犯了什么罪要召见我?”太后披着珍珠缀成的短袄,穿着盛装坐在布置有兵器的帷帐中,几百名宫廷卫士都拿着武器,期门武士持戟守卫台阶,他们都排列在殿下。群臣按顺序走进殿来,叫昌邑王伏在前面听诏令。霍光同各位大臣一起联名奏劾昌邑王,尚书令当庭宣读了弹劾奏章,细数刘贺即位以来种种不孝违法之行。

  群臣认为高皇帝因为创建汉朝基业,所以称汉太祖,孝文皇帝因为仁慈节俭被称为太宗,如今昌邑王继承孝昭皇帝之后,行为放纵不合法度。《诗》说:‘籍曰未知,亦既抱子。’五刑的条文规定,罪孽没有比不孝更大的。周襄王不能侍奉好母亲,《春秋》就说‘天王出居到郑国’,因为他不孝而被赶出京城,使他与天下人隔绝。宗庙比君王更重要,刘贺没有到高庙接受大命,就不可以继承上天的意旨而奉祀祖宗宗庙、统治天下万民,应当废黜。群臣请求有关官员御史大夫蔡谊、宗正刘德、太常苏昌和太祝准备一副太牢供品,将此事告祭于高庙。

  皇太后下诏说:“准奏。”霍光就叫昌邑王起来跪拜接受诏令,昌邑王说道:“听说天子只要有争臣七人,即使无道也不会失去天下。”霍光说:“皇太后已下诏令废黜,哪里还是天子!”于是上前抓住他的手,解下他身上的玺印绶带,捧上交给太后,扶着昌邑王下了宫殿,走出金马门,群臣跟着送行。昌邑王向西面拜道: “我愚昧不明事理,不堪担当汉朝的重任。”起身坐上皇帝侍从的车辆。大将军霍光把昌邑王送到昌邑邸后,霍光告罪道:“您的行为自绝于上天,臣下等怯懦无能,不能自杀来报答您的恩德。臣下宁可有负大王,不敢对不起国家。但愿大王能够自爱,臣下将再也不能见到您了。”霍光哭着离开了昌邑王。

  群臣又上奏说: “古代被罢黜放逐之人都流放到很远的地方,不使他干扰国家政令,我们请求把昌邑王刘贺迁到汉中房陵县。”太后诏令刘贺回到故国昌邑,并赐给他汤沐邑二千户,从前昌邑哀王刘髆的家财全给了刘贺。对昌邑哀王刘髆的四个女儿也各赐汤沐邑一千户,昌邑国被废除,降为山阳郡。昌邑国的群臣由于没有尽辅佐教导君臣之谊,使昌邑王误入歧途而获罪。霍光就将他们全部杀了,共有二百多人。当这些人被拉出去处死的时候,都在街道中哭泣呼喊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刘贺即位以后,梦见苍蝇屎堆积在西阶的东面,约五六石,用大瓦覆盖,揭开一看,是苍蝇屎。问龚遂,龚遂说:“陛下读过的《诗》不是说过吗?‘往来不停的苍蝇,停在篱笆上,和易近人的君子,不要听信谗言。’陛下身边进谗言的小人很多,这些人就像苍蝇一样可恶啊!应该选拔先帝大臣的子孙与先帝亲近的人作为侍中人员。如果不能疏远昌邑旧人,听信采纳谗言和阿谀奉承,一定会有凶祸。希望反祸为福的话,应全部放逐他们。我应当先被放逐啊。”刘贺不采用他的意见,终于被废。

  刘贺被废后,大将军霍光尊立汉武帝曾孙刘询为皇帝,是为汉宣帝。

  儒士王式曾为刘贺的老师。昭帝崩,昌邑王刘贺继立,因行为淫乱被废,昌邑的群臣都下狱被杀,只有中尉王吉、郎中令龚遂因多次劝谏而论罪减死。王式被拘系在狱,应当处死。处理此事的使者责问道:“老师为什么没有写谏书呢?”王式回答说:“臣用《诗》三百零五篇早晚教王,讲到忠臣孝子的篇章,没有不为王反复诵读的;讲到危亡无道的君主,没有不流泪为王深刻痛陈的。臣用三百零五篇来劝谏,所以没有谏书。”使者告诉了宣帝,王式得以减死论罪。回家后从此不再教授。

  2013年3月,媒体报道已发掘两年、位于江西省新建县大塘坪观西村墎墩山的墎墩墓可能是昌邑王刘贺墓。刘贺的身份极为复杂,既当过王,又当过皇帝和列侯,在历史上比较少见,所以墓葬有可能是按照皇帝级别的规格下葬的。由于主墓室还没有进行发掘,所以这一切都只是初步的推断。如果墓主人真是刘贺的话,那么附近城池的遗址应该就是海昏侯都城的遗址。

  2016年3月2日,海昏侯墓的墓主人被确认为第一代海昏侯刘贺。考古发现内椁室存有刘贺遗骸,腰部位置见一枚印有“刘贺”名字玉印。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