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洪天贵福

2017-11-10 00:07:16 来源: 我有话说
0

    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11月23日,一个婴儿在广东花县官禄埗村呱呱坠地。当时,他的父亲洪秀全正在广西,家中事务委与族弟洪仁玕打理,因此给孩子起名的事情也落到了洪仁玕肩上。洪仁玕预备了一些纸条藏于竹筒之中,以火钳抽签,得到“天贵”两字,于是洪天贵福开始的名字就叫洪天贵。后来,洪秀全将其名改为洪贵福,再后来又改成洪天贵福。据太平天国史书记载,洪天贵福出生的时候有“万鸟来朝,早征幼主降生之瑞”。

    太平天国的旗号举起后,洪天贵福的地位也水涨船高,以婴儿年龄成了太平天国的幼主。随后太平军跳出广西,如蛟龙入江,直下南京,南京变成了太平天国的天京。洪天贵福结束了他婴孩时期的奔波,从此就在天京这个人间小天堂中度过了从孩童到少年的十几年时光。

咸丰七年(1857年),9岁的洪天贵福得到四个妻子:安庆人侯氏,湖北人张氏,和两个广西黄氏,分配住在宫内左殿,算是“成年”了。成年的第一个安排,就是不许和母亲、姐姐等其他女眷见面,以体现“男女有别”,不过洪秀全公务繁忙,洪天贵福经常偷偷跑去探望。搜索

大约1860年前后,洪秀全开始让儿子披阅奏章,所有封官的命令也都以儿子名义签发,甚至李秀成攻下苏州,取得大捷,下旨嘉奖的也是洪天贵福,而非洪秀全。此时太平天国已经进入官职大批发时代,一天有时要封官几十、上百,有的官员一个月能升八九回官,洪天贵福的出镜率不可谓不高,但这些诏旨其实都是洪秀全写好后让他照抄盖章下发的,之所以如此,是希望大臣们感激这位升他们官爵的幼主,为“父子公孙”永远效忠.

辛酉十一年(1861年)二月十九日,洪秀全作出了一个在他看来十分神圣的决定:把儿子过继给耶稣。洪秀全一直称耶稣为“太子”,可是“太子”当不上天王,而他这个弟弟却江山万代,着实有些说不过去,为此他曾到处宣传,说耶稣在天上有3个儿子、两个女儿,但这些天上的侄子侄女虚无缥缈,意义不大,将洪天贵福过继给耶稣,让他“一半是天兄的儿子,一半是天王的儿子”,可谓两全其美,神圣之极。为纪念这个神圣决定,他把用了十多年的金印、玉玺全部换掉,改为刻满天父天兄和他们父子名字的、全新的金玺和玉玺。

洪天贵福的日常生活很枯燥:每天早朝、早饭、午时和晚饭,各写一道“请安本章”给洪秀全,但本人却不能随便去见,且这些“本章”也是早就有人拟定的,他只需依样画葫芦地抄一遍;除此之外,他的时间主要用来读那几本枯燥的书,以及和四个“幼娘娘”消遣。正因为实在孤寂,他对一个来路可疑降官熊万荃的礼物印象深刻:那是一只青鹦鹉,会说“亚父山河,永永崽坐,永永阔阔扶崽坐”。这只鹦鹉可谓风光之极,不但被洪秀全郑重其事封为“瑞鸟”,而且给洪天贵福留下至为深刻印象,直到被俘后,他在留下的供词中,还几次三番提起这只鸟,并一字不差地背下全部“鸟语”。

甲子十四年(1864)四月二十日晨四更,洪秀全去世,幼主一下变成了一国之君——幼天王,可他根本没有当家作主的能力,只能把军政大事委托给自己的两个伯父洪仁发、洪仁达,忠王李秀成,以及一个奇怪的人物——安徽歙县道士沈桂,“所下诏旨都是他们做现成了叫我写的”。

但他也不是全然不做主:以前洪秀全只许他吃牛肉,不许他吃猪肉,更不许喝酒,如今他可以毫无顾忌;他的读书癖也可以得到满足——他亲笔写了一张“票”,要了四箱“古书”放到自己楼上读。

可惜好景不长:他是四月二十四日正式即位的,六月初六日,湘军攻破天京,他扔下两个弟弟、四个妻子,一口气跑到忠王家里,骑着李秀成换给他的大白马,在一批假扮成清军的将士护卫下,一口气跑到太平军大将堵王黄文金的防区安徽广德州,和洪仁玕会合。

七月,他们从广德、湖州出发进入江西,试图和当时最强大的一支太平军——侍王李世贤部会师,却被清军团团堵截,八月二十八日凌晨,他在江西石城杨家牌遭到清军夜袭,全军溃散,他一个人在山岭里乱转了6天后下山,想混在难民中脱逃,结果在九月十三日被清军搜获。

清军许多官兵对这个连骡马都分不清、籍贯也说不明白的“弱智少年”身份十分怀疑,的确,“首逆”智商如此低下,实在令他们匪夷所思。然而洪天贵福唯恐人家不信,一口气写了10份文件,包括供词、给洪秀全的请安本章,太平天国官员名单,洪秀全的宫廷八卦,等等等等,这下自然如假包换。

他的思维逻辑是混乱的,有时似乎很清醒,有时又十分糊涂,比如他梦想活命,说“我现在不要妻,等二十岁再要”;想活下去考秀才;还寄希望于看押他的清方低级官员“唐哥哥”,给这位名叫唐家桐的“哥哥”写了四首诗,其中三首“七绝”连写了两遍,第二遍是1864年11月18日,即他被凌迟处死当天写的。看来,他求生的欲望是非常强烈的,他更不会想到,等待他的将是人类历上最残酷的凌迟酷刑。

 1864年11月18日,清军把洪天贵福的四肢钉在一辆牛拉的车子上面拉到南昌集市受刑。1516刀,洪天贵福在刽子手的刀下痛苦地死去,成为死得最惨的帝王。

洪天贵福,一个尚处在懵懂期的少年,却因错投帝王之家而卷入政治斗争的旋涡。他在16岁的花季,受到了人世间最残忍最野蛮最恶毒的刑罚;他在伴随太平天国秋风萧瑟的落幕中惨遭凌迟之痛。今忆思来,慨可无悲乎?

 

接了这个天王不久,天京城就陷落了。幼天王洪天贵福跟着刘秀成逃出了天京城,到达了浙江湖州。清军也是一路穷追不舍,最终幼天王及太平军残部撤退到昱岭关一带。1864年10月份,清军集中优势兵力对最后的太平军进行围剿,幼天王洪天贵福及洪仁政、副军师尊王刘庆汉等全部被俘。

直到1864年天京城陷落,洪天贵福被迫仓皇出逃,这时他已经是残破的太平天国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据洪天贵福被捉后供称,这十几年中,他从来没有出过城门。很有可能的是,洪天贵福连宫门都没有出过。若非如此,洪天贵福在外逃过程中以及被捉后也不至于那般张皇失措、颠三倒四。

 

太平天国十四年六月初六日(7月19日),这天五更,幼天王洪天贵福在朝堂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被清军围困三年之久的天京城被攻破,这梦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这天中午,他登临城内小楼观望敌情,孰料梦中的情景竟在眼前出现。只听一声巨响,湘军以地雷轰瘫天京城墙,滚滚烟尘之中,千军万马从缺口奔涌而入——天京城真的破了!

幼天王此时惊慌失措,他要下楼,身边的幼娘娘死扯不放。幼天王说,“我下去看看就来”。以此为始,天国幻灭,幼主开始了120天的逃亡。

在洪天贵福的记忆中,他最后一次看到老天王洪秀全是在两个月前。“四月初十日老子起病。那天他出来坐殿,我乃看见,后来总未见他了。”

老天王死后,他以十六岁登基,政事全仰仗三位伯父洪仁发、洪仁达和洪仁玕,军事则交于忠王李秀成。

没有了洪秀全,幼天王的日子宽松了不少。以前不能吃猪肉,现在也可以吃了,以前不准看妖书,现在他买了三箱放在楼上。可这宽松日子如行走在刀刃之上,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清军之围一天不解,太平天国就一天永无宁日。

如今天京城破,幼天王反倒有些释然。可现在外面一片混乱,到底能指望谁呢?只有忠王李秀成。忠王在兵荒马乱之际护送他跑到王府,在详看地形后,决定突出城外,保天国一丝血脉。他们从南门突围,只杀到一半,就被清军堵了回去。万般无奈之下,只好乔装成清军,趁着月色,从太平门缺口冲突而出。

这支军队刚一出城,就被城墙上的清军发现,大孤军队尾随而来。洪天贵福的马不耐脚力,竟然奔驰不动。危急时刻,忠王李秀成将自己的战马让给幼主,自己骑了幼天王的马回身再战。这一战,两位伯父一个投水自尽,一个被杀,而大名鼎鼎的忠王李秀成,后来也成了清军的俘虏。

最后护送幼天王逃离天京的是尊王刘庆汉,“时尊王用长枪系长白带,我骑马跟紧这白带走。”几千残兵逃出升天背后,是数万家眷沦落城中。后来,这些人的下场不忍多说。

这支逃出的队伍一路溃散,最后来到安徽广德。他们打算从此出发,南下荆襄,会和余部,再北上关中,徐图恢复。可失败的气氛很快弥漫了整支部队。到广德第二天,幼天王的堂弟洪和元想起了投水而死的父亲,“乃吞烟而死”,几天之后,幼西王萧有和也愁苦病死。实际上,这支部队连关中的地面都没踏上。在洪天贵福后来的回忆中,他只记着“到了一座山”,“又见一座山”,“遇见官兵打仗”“又遇见尔们的兵”。这支部队越打越少,最后抵达了死亡之地杨家牌。

幼天王洪天贵福在后来的供述中说,到了杨家牌之后,“我就说官兵会来打仗,干王们都说官兵追不到了。”谁知当天夜里,一支清军就追到了驻地。此时的太平天国士兵和清军绞杀在一起,洪天贵福骑着一匹骡子,“独自一人过桥走了几里,看见官兵来了,我跌下坑去。”

在随后的几天,幼天王仿佛出现了幻觉。他在山上藏了四天,滴水未进,直到后来竟出现“一个白衣无须长人,给我一个茶碗大的面饼。我接饼在手,那人忽不见。”这饼恐怕是幼天王一生吃过最好的美味,但白发老人却再也没出现。直到10月25日,洪天贵福被盘查的官兵拿住,士兵让他挑担,他说自己不会,终于引起怀疑,最终被捉。

从10月25日开始,幼天王洪天贵福成了满清朝臣的抢手货。在生命最后的短短几天里,他一共写了三份亲笔自述,两份供词,外加诸王资料、诗词若干。也许是宫中生活太过乏味,也许是因为小孩子对动物好奇,洪天贵福对于朝内事物并无记忆,却对自家殿上银丝笼子里的脆皮鹦鹉印象深刻。在三份亲笔自述中,他两次提到那只鹦鹉——

“天朝内有一青鹦鹉,所住是银笼,他会讲话。鹦鹉唱云:亚父山河,永永崽坐,永永阔阔扶崽坐。”

他还天真的以为,只要听大人们的话,就能获得长久平安:“那打江山的事都是老天王做的,与我无干。就是我登极后,也都是干王、忠王他们做的。广东地方不好,我也不愿回去了,我只愿跟唐老爷(押解人,编者注)到湖南读书,想进秀才的。是实。”

可他不知道,作为太平天国的血脉,清政府怎能让他“永永崽坐”下去呢?1864年11月18日,幼天王被凌迟处死,那曾经壮丽恢弘的一代天国梦,最终幻灭。

   洪天贵福,一个尚处在懵懂期的少年,却因错投帝王之家而卷入寡头政治斗争集团的旋涡。他在16岁的花季,受到了人世间最残忍最野蛮最恶毒的死刑;他在伴随太平天国秋风萧瑟的落幕中惨遭凌迟之痛。今忆思去,慨可无悲乎?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