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弘时

2017-11-11 05:10:40 来源: 我有话说
0

  雍正元年1723年八月,即位不久的雍正皇帝将弘历立为皇储。尽管雍正此举是秘密的,但各种迹象都可以看出雍正对弘历的重视,尤其是局中人更是如此。当然,其中最敏感的当然是雍正的三子弘时。

  弘时不仅是雍正年龄最大的儿子,而且其生母李氏在雍邸时已是侧福晋,名份仅次于嫡福晋乌喇那拉氏;再者,弘时已经成年,且已有子嗣(其子永珅生于康熙六十年,即雍正长孙)。以此分析,弘时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应是雍正立储的首要人选。但令其失望的是,雍正建储时却弃长择幼,选中了比弘时小七岁、且生母地位低下的弘历。

  近年的文学影视作品中,雍正帝杀子的情节往往被加以渲染,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这种说法其来有自。

  曾任清史馆协修的唐邦治先生,首先提出雍正杀子说。他于1923年出版的《清皇室四谱》一书中指出,“皇三子弘时,……康熙四十三年甲申二月十三日子时生,雍正五年丁未八月初六日申刻,以年少放纵,行事不谨削宗籍死,年二十四。十三年十月,高宗即位,追复宗籍。”

  孟森先生在《海宁陈家》一文中,根据《清皇室四谱》的记载也说:“弘时长大,且已有子,忽于雍正五年八月初六日申刻,以‘年少放纵,行事不谨,削宗籍死。’“夫‘年少放纵,行事不谨’,语颇浑沦,何至处死,并削宗籍?”“世遂颇疑中有他故。”孟森先生推论弘时的死因,与“世宗大戮其弟”有关:“世宗处兄弟之酷,诸子皆不谓然。弘时不谨而有所流露,高宗谨而待时始发也。”

  金承艺先生也根据《清皇室四谱》的记载认为,弘时在雍正五年(1727年)八月初六日获罪除宗,并于当天死去。“他的死不是被诛戮,就是被世宗赐令自尽了。”金承艺先生还联系到雍正五年(1727年)九月初六日,雍正帝在一位总兵因弟涉嫌某案而自请处分折上,批有“朕尚有阿其那、塞思黑等叛贼之弟,……不但弟兄,便亲子亦难知其心术行事也”等语,指出雍正帝将亲子骨肉与冤家胤禩等相联结,等于将弘时被赐死、除宗的原因,“做了一次约略的说明。”

  事实上,弘时并没有被雍正帝处死,但确实受到极为严厉的惩治。

  雍正十三年(1735年)十月,甫登皇位的乾隆帝颁谕:“从前三阿哥年少无知,性情放纵,行事不谨,皇考特加严惩,以教导朕兄弟等,使知儆戒。今三阿哥已故多年,朕念兄弟之谊,似应仍收入谱牒之内。著总理事务王大臣酌议具奏。”乾隆帝的上述话语,使人认为弘时被削除宗藉,是因行为放纵所致,但其具体缘故,却又语焉不详。值得注意的是,《清高宗实录》有意不载其后庄亲王允禄等人关于恢复弘时宗籍的奏折,而它则是澄清弘时之死疑点的有力史证。

  雍正帝并未杀子,可从以下几个方面,得到印证。

  记载弘时情况相对最为详尽的史料,目前所见只有清朝玉牒。其中有关弘时的记载如下:

  “(雍正)第三子弘时,一子。康熙四十三年甲申二月十三日子时生。母齐妃李氏,知府李文辉之女。雍正五年丁未八月初六日申时卒,年二十四岁。嫡妻栋鄂氏,尚书席尔达之女。妾钟氏,钟达之女。妾田氏”。

  玉牒提供了弘时去世的准确日期,《清皇室四谱》即是以此为依据。所不同者,玉牒只是说弘时在该日去世,而《清皇室四谱》则说在该日,即雍正五年(1717年)八月初六日“削宗籍死”。根据上引允禄等人奏折,弘时早在雍正四年(1726年)二月十八日已被削除宗籍,由允祹约束养瞻,至五年(1727年)八月去世,前后相隔1年零6个月。足见《清皇室四谱》有误。何况雍正四年(1726年)八九两月,允禩、允禟已先后故去,雍正帝清除反对派之举已基本完结。这种情况下,他更不会在雍正五年(1727年)八月独独对弘时不依不饶,下令将他处死。《清皇室四谱》所言弘时“削宗籍死”,是只根据前引《清高宗实录》所载乾隆帝谕旨中“皇考特加严惩”一语,做出的错误判断。

  按常理而言,弘时应是雍正帝择嗣时的首要人选。因为他既在诸子中排行最先,又已成人,且有子嗣,其生母李氏在雍邸时已是侧福晋,其名份仅次于嫡福晋乌拉纳喇氏(孝敬宪皇后)。雍正帝为何不喜欢弘时呢?

  弘时20岁以前,先后经历了康熙帝的两废太子,诸皇子为谋取储位拉帮结派、明争暗斗,皇十四子允禵率师西征,收复藏地,康熙帝猝死,胤禛获取皇位等一系列大事。乾隆帝称弘时“放纵”、“不谨”,表明他具有率直、任性的性格特征。尽管尚无史料予以证实,但根据雍正帝其后勒令他去做允禩之子这一情况,似可判断早在雍正帝继位前,弘时对于允禩等人,即有一定好感,他对康熙朝晚期储位之争的看法,具有与其父胤禛截然不同的倾向性。因此,雍正元年雍正帝秘密建储时,当然要将这位怀有异志之子,排除在外。然而,雍正帝秘密建储后,这对父子的关系逐步恶化,双方矛盾的性质,也随之改变。

  元年(1723年)八月雍正帝的秘密建储虽然做得十分缜密,但仅3个月后,便由他本人泄露了天机。是年十一月十三日是康熙帝周年忌辰,雍正帝并不亲至景陵致祭,而是派年仅13岁的弘历代其前往。这是一个意味深长之举:在位皇帝特遣未来的皇帝向升天的皇帝致祭,奏告王朝百年大计已定,储位已有所属,并祈求先帝在天之灵的佑护。对于雍正帝这一举措最为敏感,且又因之最为沮丧者,莫过于弘时。一年后,他的疑虑再一次被证实。

  雍正二年(1724年)底康熙帝“再期忌辰”,弘历第二次“祭景陵”。至此,弘时对储位的幻想已完全破灭,在怨恨与嫉妒心理的作用下,他进一步倒向雍正帝的反对派允禩一方,对其父所做一切持不以为然的态度。雍正帝的继位,使允禩等人所拥戴的皇十四子允禵帝梦成空,他们做为新帝的反对派,受到皇权的制约和打击。从实质上看,雍正帝与弘时的矛盾,具有维护或削弱皇权的性质,随着弘时与其父关系的恶化,他已逐步站到皇权的对立面,为雍正所不容。

  雍正在处罚弘时,跟他断绝父子关系的时候,这样评价弘时:弘时为人,断不可留于宫廷,是以令为允禩之子。

  为什么雍正要把弘时过继给允禩做儿子呢?因为,当时弘时和允禩关系不错,而雍正和老八又是对头。这样只有一种理由,那就是雍正非常讨厌弘时,才会这么处理。

  雍正元年,雍正让众人保举贤才,弘历推荐的人都是有真才实学的人,弘时却推荐了一个很不靠谱的人:这人叫李英,是他母亲家的亲戚。此人到地方表现很差,不仅没有什么才能,还不守本分。当时雍正一门心思要大展宏图反贪除弊,正是求贤若渴的时候,弘时却丝毫不能理解他爹的志向,还在做皇子,就有认人唯亲的倾向。推荐和自己有利益关系的庸才给朝廷,这就是给他爹丢脸

  雍正二年十月,年羹尧进京觐见。年羹尧在京城期间,弘时曾经派人到年羹尧家借银一万两,年羹尧给了弘时八千两。这钱说是借,实际上是不会还得。雍正曾经明确下旨:严禁外省督府来京馈送在京大臣官员以及皇子。弘时这样做,公然违反他爹立的规矩。这个事情后来雍正知道了,非常生气,大约就在这期间,雍正就跟弘时断绝了父子关系,让弘时去给老八做儿子。虽然此事不是最终导致他们断绝父子关系的根本原因,但也与此事有关。

  雍正四年正月,雍正下令将允禩、允禟革除宗籍,由宗人府除名。二月间,雍正又下谕革除弘时的宗籍,尽管有很多宗室为弘时说情,雍正还是坚持自己的决定。雍正对于弘时那么绝情,根本原因是雍正非常要面子。他要坚决反贪除弊,这个儿子做事不争气等于拆他的台。弘时经历这个挫折以后,过了一年多就死了,死时年仅24岁。

  弘时有一子二女,长子永珅,于雍正二年夭折;在他被革宗籍后的第二天,他的次女又夭折了,年仅三岁;长女在雍正五年也夭折了,年仅六岁。这个孩子死后四个月,弘时自己也就病死了。他被自己的父亲抛弃了,三个孩子都没有活到成年,自己也抑郁而死。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奋进新时代——党的十九大全媒体报道

绘就伟大梦想新蓝图,开启伟大事业新时代。举世瞩目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18日上午开幕。[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