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重扶残醉

2017-11-23 16:44:16 来源: 我有话说
0

  隆兴二年(1164年),宋金签订“隆兴和议”,此后的三十年内双方都挂起了免战牌。暂时的和平麻痹了人们的意志,人们又开始了醉生梦死的生活,“暖风熏得游人醉,只把杭州作汴州”。

  春日的西湖边上,车马纷纷,繁花似锦。有繁盛的红杏,浓密的绿柳,如云的美女;有抑扬的箫鼓,晃荡的秋千,漂亮的簪花;还有氤氲的香气,和暖的春风,靓丽的画船。有山、有水、有花、有人、有歌,有舞,有声、有色。景醉,酒醉,情醉,真是好一幅声色犬马的“西湖游乐图”。

  一日,作为太上皇的宋高宗也来西湖游玩。乘御舟过了断桥后,看到断桥不远处有一家小酒馆,陈设颇为雅洁,酒馆中东首窗边放着一架屏风,上用碧纱罩住,显见酒店主人甚为珍视。高宗好奇心起,过去察看,只见碧纱下的素屏上题着一首《风入松》,词云:“一春长费买花钱,日日醉湖边。玉骢惯识西湖路,骄嘶过沽酒楼前。红杏香中歌舞,绿杨影里秋千。暖风十里丽人天,花压鬓云偏,画船载取香归去,余情付湖水湖烟。明日重携残酒,来寻陌上花钿。”

  高宗看后称赏不已,便问:“这首词是何人所作?”酒馆主人答道:“乃太学生俞国宝醉酒中所作。”  

  高宗笑着说:“这首词好是好,只是最后一句未免有些寒酸。”于是要来笔墨,将其改定为“明日重扶残醉。”

  俞国宝这个太学生,因为在这首《风入松》里描绘了这幅“西湖醉乐图”,受到高宗赏识,被赏了功名,也当上了官。

  这首词,从艺术欣赏的角度看,的确写得流美绮丽,浪漫多姿。而且,经高宗一改,确实清灵多了。历代词评家都竟相称赞这御笔一改,将原词的寒酸改成了风流蕴藉,整首词的格调也迥然不同了。

  一首香艳绮丽的词作,就能让一个寒酸的太学生“飞上枝头变凤凰”,这读书人的不世奇遇,也的确是够让后世读书人艳羡的。

 

 

则迥然不同矣,即日命解褐云(脱去平民衣服,喻始任官职)。

淳熙间寿皇以天下养,每奉德寿三殿游幸湖山。一日,御舟经断桥,桥旁有小酒肆,颇雅洁,中饰素屏,书《风入松》一词于上,光尧驻目称赏久之。宣问:“何人所作”。乃太学生俞国宝醉笔也。其词云:一春长费买花钱,日日醉湖边。玉骢惯识西湖路,骄嘶过沽酒楼前。红杏香中歌舞,绿杨影里秋千。暖风十里丽人天,花压鬓云偏。画舟载取春归去,余情付湖水湖烟。明日重携残酒,来寻陌上花钿。上笑曰:“此词甚好,但末句未免寒酸。”因改定云:“明日重扶残醉。”则迥然不同矣,即日命解褐云(脱去平民衣服,喻始任官职)。

 

 

太学生俞国宝原作的“明日重携残酒,来寻陌上花钿”,确是寒酸潦倒悲观凄凉,自比不了太上皇的宋高宗日日悠游自在,纸醉金迷的“明日重扶残醉”,日日醉湖边的潇洒洒脱,而这悲观,而那乐观,所由者何?岂不同样令人唏嘘不已?

况周熙《蕙风词话》卷二谓俞词“第流美而已。顾当时盛传,以其句丽可喜,又谐适便口诵,故称述者多”。

 

这个故事所透露的信息颇堪玩味。这首词,单从艺术欣赏的角度看,的确写得流美绮丽,浪漫多姿。但仔细品味,则衰世末俗中的一种无可奈何的迟暮与哀愁之感扑面而来。当时国运唯危,祖国的一半河山被敌人踩在铁蹄下,生活在风雨如晦的东南半壁的文人学士啊,你们乐些什么?又怎么乐得起来?此词所代表的南宋文化人的寒窘、颓唐与空虚的心态,集中表现在第二个醉字上。据周密的记载,可知词的结拍原为重携残酒,偏安皇帝为之改为重扶残醉。这个酒醉意境,乃是原作者与偏安皇帝共同创造的。历代词评家都竟相称赞这御笔一改,将原词的寒酸改成了风流蕴藉。受到高宗、孝宗父子的一致称赏,作者还因此得到即日释褐为官的殊荣,可见此词表达的思想信息和审美倾向引起了统治者,也即文化思潮的引导者的高度共鸣。

太学生俞国宝原作的“明日重携残酒,来寻陌上花钿”,确是寒酸潦倒悲观凄凉,自比不了太上皇的宋高宗日日悠游自在,纸醉金迷的“明日重扶残醉”,日日醉湖边的潇洒洒脱,而这悲观,而那乐观,所由者何?岂不同样令人唏嘘不已?

  晴空一鹤(作家)

  南宋词人俞国宝,在一开始,做梦也没想到,他所写的《风入松》却让自己碰上了不世奇遇

  《风入松》很生动地描摹了春天杭州西湖上的酒筵笙歌:一整个春天里,常常花钱买了许多的花,每天都沉醉在西湖岸边。连身下这匹白马也已经熟识了我每天逛西湖的路径,嘶鸣着,自动就驮着我从经常卖酒的酒楼前走过。在红杏幽淡的芳香中,萧声鼓声迭起,歌儿舞女成群;在绿色杨柳飘拂的树影里,人们荡悠着欢乐的秋千。十里长堤上,暖暖的春风阵阵扑面而来,这里是靓女们玩乐的绝佳天地。头发上斜插着色彩缤纷的各式花朵,把美女们乌云般的发髻都压偏了。暮色中,画船将一日的绮丽风光载去,把未尽的兴致都留给湖水及湖面上的雾气。明天我还要带着残存的醉意,到湖堤小路上,找寻遗落的金翠珠宝、花形首饰。

  西湖边上,车马纷繁。有繁盛的红杏,浓密的绿柳,如云的美女;有抑扬的箫鼓,晃荡的秋千,漂亮的簪花;还有氤氲的香气,和暖的春风,靓丽的画船。有山、有水、有花、有人、有歌,有舞,有声、有色。景醉,酒醉,情醉,真是好一幅声色犬马的“西湖醉乐图”。但当时的“太上皇”老儿宋高宗还嫌不够香艳侈丽,还嫌不够骄奢绮靡,非得提提御笔,来一番更加风流的御笔亲批。

  南宋著名词人、笔记大家周密的《武林旧事·西湖游幸》有这样一段记载:淳熙间寿皇以天下养,每奉德寿三殿游幸湖山。一日,御舟经断桥,桥旁有小酒肆,颇雅洁,中饰素屏,书《风入松》一词于上,光尧驻目称赏久之。宣问:“何人所作”。乃太学生俞国宝醉笔也。其词云:一春长费买花钱,日日醉湖边。玉骢惯识西湖路,骄嘶过沽酒楼前。红杏香中歌舞,绿杨影里秋千。暖风十里丽人天,花压鬓云偏。画舟载取春归去,余情付湖水湖烟。明日重携残酒,来寻陌上花钿。上笑曰:“此词甚好,但末句未免寒酸。”因改定云:“明日重扶残醉。”则迥然不同矣,即日命解褐云(脱去平民衣服,喻始任官职)。

  “明日重携残酒”—今日的欢歌盛筵都还未结束,就想着明日该怎么拿着昨天喝剩的残酒再相聚了。当时的俞国宝,还只是一个太学生。一个清寒的太学生,再怎么潇洒地想象“今朝有酒今朝醉”的胜景,当然也赶不上宋高宗太上皇那种声色犬马的派头。所以,宋高宗批“明日重携残酒”这句话“未免寒酸”,御笔一挥,“携”字改为“扶”字,“酒”字改为“醉”字,变成了“明日重扶残醉”,那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享乐,立马就飞升到了一个更加奢靡的境界。俞国宝的“重携残酒”,带有点残羹剩酒的寒酸,而宋高宗的“重扶残醉”,展现的是前一日醉得很深,隔日余醉尚不解,这才够“日日醉湖边”的豪奢气派。

  太上皇果真是太上皇,日日优游自在,日日醉生梦死。而俞国宝这个太学生呢,因为在《风入松》里描绘了这幅“西湖醉乐图”,受到高宗赏识,赏了功名,也当上了官。

  一首香艳绮丽的词作,就能让一个寒酸的太学生“飞上枝头变凤凰”,这读书人的不世奇遇,也的确是够让人艳羡的。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奋进新时代——党的十九大全媒体报道

绘就伟大梦想新蓝图,开启伟大事业新时代。举世瞩目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18日上午开幕。[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