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文史

八面威风:刘贺曾经享有的汉代仪仗

2017-11-27 23:34:24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0

  作者 王金中

  仪仗,是古代用于仪卫的兵仗,专指帝王、贵族、高官参加迎宾、出行、典礼、祭祀等重大活动时护卫所持的兵器以及旗、伞、牌、扇一类的器物。仪仗代表着礼节、威望和尊严,是封建社会皇权典章制度的体现和象征。海昏侯刘贺生前当过帝、王、侯,享受过西汉时期的各种仪仗。死后在他的坟墓中,人们发现了不少仪仗用具,种类之多、数量之大、规格之高,在诸侯墓中实属罕见。这对于深入研究我国古代的仪仗文化和礼仪文明,感受刘贺曾经享有的贵族尊严,提供了非常难得的实物依据。

  一、汉代帝王的仪仗

  中国古代把仪仗称为“卤簿”、“王仪卤簿”或“卤簿仪仗”。蔡邕《独断》中记述:“天子出,车驾次第,谓之卤簿。”《汉官仪》中解释:“天子出车驾次第谓之卤,兵卫以甲盾居外为前导,皆谓之簿,故曰卤簿。”这里的卤与橹字通假,是甲盾的别称;簿,也写作薄,是簿籍、记录在案的意思;仪,指的是礼仪,“行礼如仪”;仗,指的是刀、戈、枪、剑、戟等兵器的总称。

  我国的仪仗文化源远流长。相传4000多年前,北方的华夏部落首领夏禹,曾在现今河南嵩县境内的涂山,与南方各部落首领会盟。会上,众多士兵手持各种用羽毛装饰的兵器,和着乐曲边歌边舞,以示对南方部落首领的隆重欢迎。春秋时期,有“观兵以威诸侯”的记载。战国时期,各国伐兵伐交,纵横捭阖,相互交往中仪仗的使用非常频繁。直到秦汉以后,全国才有了相对统一、等级分明的仪仗制度。按照史书的记载,刘贺曾经两次享受过汉代最高等级的仪仗。

  第一次,是元平元年(公元前74年)汉昭帝刘弗陵驾崩,昌邑王刘贺应诏赴长安典丧,接替皇位。玺书中说:“制诏昌邑王:使行大鸿胪事少府乐成、宗正德、光禄大夫吉、中郎将利汉征王,乘七乘传诣长安邸。”(见《汉书·武五子传》)

  汉代帝王和贵族出行必须乘车,并且有随行的仪仗护卫。1969年甘肃武威雷台的一座东汉将军墓中,就出土了一组车马出行仪仗俑(图1),共有铜车14辆,铜马39匹,铜牛1头,骑俑17件,奴婢28人。昌邑王刘贺这次进京,出行的仪仗规格要远远高于这组车马仪仗所展现的场景。

八面威风:刘贺曾经享有的汉代仪仗

  图1

  首先,这次令刘贺到长安典丧的玺书,是在皇帝缺位的情况下,由汉朝的最高当局——皇太后以及大将军霍光亲自发出的。因此,礼仪的规格高于诸侯王的待遇。

  其次,朝廷派出少府、宗正、光禄大夫、中郞将四位大臣前去迎接。而这四位高官都属于九卿,相当于现在的部长,主管国家的重要事务。这样,就大大提高了刘贺此次出行的礼仪规格。

  再次,最为重要的是,玺书中明确规定了刘贺前往长安的交通方式是“乘七乘传”。史书称“四马下足为乘传”,七乘传就是七辆由四马驾车而组成的核心车队,相应地还要配备前导车、殿后车,以及随行的骑士、护卫,仪仗队伍相当可观。据查,之前的汉文帝刘恒进京继位时,享受的是“乘六乘传”。周亚夫平定吴楚七国之乱时,也是“乘六乘传”。因此,刘贺享受的这个“乘七乘传”,创下了汉代交通方式的最高等级。

  最后,刘贺此行的目的地是“长安邸”,也就是他从昌邑国出发,直接抵达长安的官邸,即皇宫。

  尽管史书中没有具体记载这次刘贺进京的仪仗阵容,然而仅从上述四点分析判断,刘贺的车队在仪仗的护卫下一定是前拥后簇、车乘相衔、旌旗招展、浩浩荡荡、威风八面,充分显示出帝王至尊的地位。

  第二次,是汉代宫廷中摆设的一次最高规格的仪仗,即宣布废黜刘贺皇帝的殿前会议。关于这次仪仗的安排,《汉书·霍光传》留下了较为详细的记载:“太后被珠襦,盛服坐武帐中,侍御数百人皆持兵,期门武士陛戟,陈列殿下,群臣以次上殿,召昌邑王伏前听诏。”这是汉朝在一座宫殿内摆出的前所未有的仪仗阵势。

  其一,在霍光的策划下,名义上掌握着汉朝最高权力的皇太后,亲临未央宫承明殿。这是汉代最高的议事殿堂,也是国家政治的核心部位,国家重大的活动、会议、决策、法令、仪式都是出自这座宫殿。

  其二,太后着盛服、坐武帐。盛服是用珍珠串起来做成的襦装,高贵典雅华丽,在正式场合穿着这种服装,以显示主人的至尊。而端坐在武帐中,威风凛凛,显然是要行使军事上的权力,预示将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发生。

  其三,“侍御数百人皆持兵,期门武士陛戟,陈列殿下。”这是仪仗的核心内容。持兵,指的是手拿武器;陛戟,指的是持长戟以护卫陛下。一座宫殿中竟然整齐地排列着数百名披带兵甲的士兵,还有许多手执长戟的武士护卫着太后,充分显示着武力的威严。

  其四,朝廷中的所有官员按照职位高低依次上殿,排列整齐后,再召昌邑王刘贺,跪在席上听宣诏。

  安排这样的仪仗,显然是为了不惜动用武力从刘贺手中夺回最高的皇权。而刘贺确实被这个仪仗阵势完全镇慑住,“王离席伏”、“王起拜受诏”。应该说,这是大将军霍光与皇太后联手策划并发动的一次宫廷政变,意在用仪仗来显示军权在握,逆之者亡。这场政变成功了。

  昌邑王刘贺就是这样,在仪仗中风风光光地登上了皇帝的宝座;27天后又在仪仗中狼狈不堪地被赶下了皇位。历史在这里留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奋进新时代——党的十九大全媒体报道

绘就伟大梦想新蓝图,开启伟大事业新时代。举世瞩目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18日上午开幕。[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