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随笔

蜀道咏叹五千年

2018-01-08 11:18:15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我有话说
0

明月峡古栈道

  本报记者陈天湖、谢佼

  这是中国人最耳熟能详的困难象征。“蜀道难”一度沉甸甸地压在中国的交通版图上,阻隔着西南和西北,西南和中原。而今西成高铁沿着古蜀道全线贯通,一日越千年,中华民族勇 敢开拓前行的沧桑巨变尽收眼底。

  以贯通三大“天府”聚集国力——始于国策

  蜀汉?蜀汉!

  汉即蜀,蜀即汉,蜀汉不可分割。四川省历史学会会长谭继和、成都博物馆馆长王毅等专家据考古实证认为,蜀汉一体的概念远比三国“蜀汉”更早。巴蜀文明和长江中下游文明、黄河文明互相影响,共同构成中华文明起源。

  众多上古文献记载,最早踏上蜀道的中华人文始祖,是黄帝、嫘祖、颛顼一系,其统治的江水、若水即今川陕范围。华夏的“华”字,来自黄帝母系华胥氏部族,而“夏”字来自岷江部族禹夏。蜀道中央的江汉之地,孕育了中华大家庭中的汉族童年。

  《史记》记载:“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尝宁居。”考古研究发现,陕西汉中城固的等腰短援戈出土之多远胜安阳殷墟,证实夏商之时,作为蜀汉北部要冲的汉中,保有巨大军事能力。

  文明崛起,靠军事更靠综合实力。远古中华文明生产力最为发达的,是三大“天府之国”:四川盆地、关中盆地、汉中盆地。有专家认为,支撑中华文明第一次崛起的,正是确立了蜀道国策:贯通蜀道,将三处鼎盛的人力物力财力攥成一股绳,以大宗运输集聚中华崛起的国力。

  苏秦曾对秦惠文王说:“大王之国,西有巴蜀、汉中之利,北有胡貉、代马之用,南有巫山、黔中之限,东有肴、函之固。田肥美,民殷富,战车万乘,奋击百万,沃野千里,蓄积饶多,地势形便,此所谓天府,天下之雄国也!”这是蜀道国策收到的万世之功。

  以国家雄心带动科技发展——成于国力

  屈原《天问》:“阻穷西征,岩何越焉?”他疑惑,西行遇阻于穷(通“邛”),怎么穿过大山?

  上世纪50年代,成都羊子山出土汉砖上的古栈道场景回答了“天问”:若干梁柱支撑的栈道上,两匹马拉车全力奔跑,分道线外一匹马并行护航。这说明,蜀道能够高速奔驰!《史记》称:“栈道千里,无所不通。”

  四川古蜀道专家粟舜成领着记者,沿嘉陵江徒步考察金牛道上最险段——明月峡古栈道:右边嘉陵江滚滚而去,宝成铁路沿江穿行;左上方著名抗战公路108国道险象环生,老虎嘴下古栈道沿江而建,古驿路依稀可辨;古钻孔历经千年风雨,不改当年模样。一切犹如活的中国交通博物馆……

  沿溪线,这一设计理念一直沿用至今。陕西省作协副主席王蓬和蜀道专家黄建中考察发现,最古老的栈道全都沿河谷贴水面而行,全程不翻越一处高山。

  约1万年前,地球变暖,冰川消融。受冰川漂移和洪水冲刷,秦巴山区变得沟壑纵横。先民通过狩猎交换等活动,开始了“先踩踏成路、再民间壮大、后国家扩建”的蜀道三部曲。

  爬上汉中褒谷石门,两岸石壁如铁。一个个统一高度、沿河前进的石孔,开口40公分,深达70公分。黄建中尝试过复原古人凿栈孔。3名工人震得虎口流血,7根钢钎全部打崩,只凿进去3公分。使用电锤电钻角磨机,耗费3天才凿进10公分。石雕师傅高昆说,山石摩斯硬度高达7.5,是铁矿石的两倍,开凿栈孔比打铁还难。

  栈孔开口高,内部低,插梁后自然上翘支撑。秦岭深处太白县境内,7根石梁至今仍挺立山间。只要铺上木板,就犹如山壁长出的稳固阳台,令人叫绝。

  “不知古人用什么方法凿栈孔,本以为是火烧水淬,但栈孔在悬崖上,工人得用绳索悬在半空,拿什么去烧石壁?”黄建中叹息:“古人科技,超乎我们想象!”

  伟大的科技来自于国家意志。书法界著名的“石门十三品”,出自褒谷石门的摩崖石刻。其《汉鄐君开通褒斜道刻石》,记录东汉朝廷维修褒斜栈道情形:“永平六年,汉中郡以诏书受广汉蜀郡巴郡徒二千六百九十人开通褒余道……凡用功七十六万六千八百余人(次),瓦三十六万九千八百四,用钱百四十九万九千四百余斛粟。”可见国家对蜀道自古有着严格施工技术标准,造就了这一交通科技奇迹。

  《汉书》称“玺书交驰于斜谷之南,玉帛贱乎于梁益之乡。”借助蜀道,成都纺织业达到鼎盛,获“扬一益二”美名。出土于成都老官山汉墓的提花织机,是迄今发现最早的提花织机,代表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科技水平。到近代欧洲,计算机之父查尔斯·巴比奇根据提花织机原理提出计算机编程……

  以兴衰存亡砥砺人文视野——长于国风

  甲骨学大家董作宾曾分析,甲骨文中蜀字卜辞多达十一条,“蜀射三百”、“蜀御”、“至蜀”、“正(征)蜀”等甲骨卜辞表明,蜀道是夏商时期的活跃通道,包括夏商周数次更迭——妹喜因桀伐岷山得蜀妃二人,怒而与商汤共谋灭夏;巴蜀从周武王伐纣;周幽王从汉中取褒姒后灭国……

  春秋战国后,秦借蜀道取巴蜀,修都江堰,后又在咸阳建郑国渠。开山治水的伟大成功,开拓疆域的骄傲豪迈,给了中华人文自信的起点。

  汉赋中最为明亮的“双子星”司马相如与扬雄,沿蜀道昂然北上。此后以李白、杜甫为首,唐诗宋词中响起一长串响亮名字:陈子昂、杜牧、韩愈、李商隐、元稹、岑参、王安石、苏东坡、陆游、辛弃疾……蜀道上,才子佳人走过,贩夫走卒走过,帝王将相走过!

  秦岭巴山地质灾害频发。“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灾难需要大规模重建,如汉唐国力强盛时,中央政权维护蜀道不成问题;而如宋末国势衰弱,则力不从心。蜀道的多项技艺从此失传。而中华民族的农耕文明,也一度被游牧民族所攻陷。

  辛弃疾写道:“汉中开汉业,问此地、是耶非。”杨升庵写下“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林则徐生命最后关头,在连云栈道张良庙留句:“烧绝褒斜千阁道,衣羽终占一山云”。曾国藩途中写下:“此身病起百无忧,敢为艰难一怨尤。”

  以天下太平为己任担当——兴于国运

  每当危亡之时,蜀道总能向前延伸,让人们穿越千山,让国力迸发复苏。英雄为往圣继绝学,蜀道为天下开太平!

  张骞,一带一路第一人。他在匈奴危机中,只身一人打通北丝绸之路。

  这名出生在蜀道上的男人,出使西域,寻求在中亚建立友好关系。一走13年,无论遭遇何等打击,都没有软化他的铮铮铁骨。这意志就是蜀道石壁的延伸,坚如钢铁。

  最终他横跨西域,抵达中亚,开通了丝绸之路。他用和平开拓,完成了蜀道的第一次大延伸:一头连河西走廊,一头接南方丝绸之路。这是欧亚大陆桥首次闭环,让文明火种战胜了游牧入侵的倒退危机。

  在张骞一千多年之后,沿着蜀道延伸的丝绸之路,从意大利走来了马可波罗,将东方见闻写成游记,风靡欧洲。带动哥伦布向西去寻找东方,揭开大航海时代序幕,这是蜀道的第二次大延伸,它帮助文明火种进一步传播,堪称全球地理大发现的起点。

  时针指向1932年,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刻,也是世界文明在法西斯进攻中最危险的时刻!

  名将蒋百里提醒,警惕日军仿效蒙古灭南宋的行军路线:先占陕西汉中与四川。此计若得逞,中国必亡。必须抢先将蜀道三大“天府”通过现代化交通组织起来,掌握在中国人手里,以大西南西北为根据地,战胜日寇。

  经3年奋战,西安到汉中公路开通,在此基础上建成“新蜀道”川陕公路。抗日战争中,蜀道国策再次迸发威力——

  三百余万川军将士,大部分经川陕公路开往前线。在击溃日寇神话的台儿庄大捷中,川军王铭章等3000将士,身穿单衣,赤足草履从成都步行2000多里参战,全部壮烈牺牲,居功至伟。

  据统计,抗战期间,四川伤亡人数约为全国的1/5,60多万将士壮烈殉国;四川承担着全国抗战50%的钱粮,其大部分经川陕公路运送。可以说,如果没有这条“新蜀道”,中国抗战胜利要艰难得多,付出牺牲将更加惨烈;而没有中国在东方战场的作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必然发生变化。

  应当感恩蜀道的第三次延伸!保卫了中华文明,捍卫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

  而今随着我国第一条穿越秦岭的高铁开通运营,古蜀道迎来“新四大发明”高铁的延伸,再次提档升级,不但重绘了中国西部交通版图,更释放了包括中欧班列西线在内的一带一路铁路运能。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奋进新时代——党的十九大全媒体报道

绘就伟大梦想新蓝图,开启伟大事业新时代。举世瞩目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18日上午开幕。[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