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文史

开国皇帝马上打天下,末代皇帝胖得上不了马

2018-06-08 14:35:42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我有话说
0

  关山远

  近读金朝历史,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变质,是如何发生的?

  一

  如果给中国古代皇帝做一个胖子排行榜,完颜守绪绝对名列前茅。

  太平天子,胖点也无妨,还显得威严。但如果是在乱世,肥胖就挺碍事了。完颜守绪谥号金哀宗,一个“哀”字,很能说明问题。《金史》上写道:“戊申,夜,上集百官,传位于东面元帅承麟,承麟固让。诏曰:‘朕所以付卿者,岂得已哉?以肌体肥重,不便鞍马驰突。卿平日捷有将略,万一得免,祚胤不绝,此朕志也。’己酉,承麟即皇帝位。”

  这段文字的背景是:公元1234年正月初九,金哀宗最后一个据点,蔡州,已被蒙古和南宋的联军围困了三个月,城中粮尽,城破在即。金哀宗不想当亡国之君,就下诏禅位予宗室完颜承麟,后者执意推却。引无数人竞折腰的皇位,这时候绝对是烫手山芋。

  金哀宗只能以女真族的民族大义来苦苦哀求完颜承麟:“将江山社稷托付给你,这也是迫不得已。朕身体肥胖,不能策马出(逃)征(命)。万一城陷,必难突围。考虑到你平昔身手矫健,而且有将才谋略,如国有幸逃脱的话,可延续国祚,这是朕的心意。”完颜承麟只能答应了。

  想想真是令人叹息——因为肥胖,所以骑不了马,所以逃不了命,所以要把皇位禅让给一个骑术好的人,逃出去能够延续金朝的国祚。

  值得一提的是,胖得骑不了马的金哀宗,并非一个油腻的胖老头,这时候他只有37岁,正属壮年。

  要是金国的开国皇帝完颜阿骨打知道这一幕,九泉之下也会吐血不已。想当年,起自苦寒之地的女真族,短时间连灭幅员辽阔、兵员众多的辽国与北宋,就是靠着无敌铁骑,真是气吞万里如虎。完颜阿骨打本人,也是骑术高明。在他的传记中,有不少骑术的记载,比如,阿骨打有一次打仗冲锋在前,一直杀入对方的大营之中,杀得痛快之后,想要回撤,陷入对方重重围困。他策马杀出一条血路,却发现陷入了一条狭巷,后面追兵呼啸而至,巷子前头,有一道与人同高的墙,阿骨打骑马一跃而过,追兵悻悻而归。这骑术,放在今天,绝对可能拿奥运会马术比赛奖牌的。

  阿骨打于1115年在上京会宁府(今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建都立国、国号大金以来,传至金哀宗,已历经九帝了,一个胖得骑不了马连逃命都困难的皇帝,多么绝望。当初金灭北宋,绝望的宋徽宗在危急关头撂挑子,把皇位禅位给了宋钦宗。历史何其相似!

  但历史对金朝更不宽容,北宋覆灭时,还跑掉了一个赵构。这一次,胖得骑不了马的皇帝固然没有跑掉,他选择的接班人,也没有跑出去。就在完颜承麟继位之际,蔡州城被攻破了,金哀宗自缢身亡,他的遗体遭到了蒙古和南宋联军的抢夺。而完颜承麟在继位后一个时辰,战死于乱兵之中。

  在历史上享国120年的金朝,就此灭亡。

  

  金亡后,有一种流行说法,所谓“金以儒亡”。意思是:金国是因为汉化,才灭亡的。

  此论理由是:女真族原来多么骁勇善战啊,“人一满万,天下无敌”,这是世人对女真人的评价。但入主中原之后,信了汉人那套,靠儒家治国,结果他们的尚武精神因为汉化给彻底腐蚀了,这个曾经的战斗民族,曾经马上夺得天下的民族,结果在蒙古人的铁蹄面前,不堪一击。

  确实,女真人战斗力之下降,绝对是断崖式的。完颜阿骨打当年率几千人起义抗击辽国,屡屡以少胜多,比如他建国称帝前的出河店一役,时在公元1114年,当时10万辽军压境,完颜阿骨打麾下只有甲士3700人,硬碰硬肯定不行,一味防守也是死路一条,他兵行险着,趁辽军立足未稳之际,快速行军,先行发动进攻。当时女真人冒着大雪掩杀过去,辽军大乱,天公作美,大风骤起、尘埃蔽天,辽军来不及反应,剽悍的女真铁骑最终大败辽军,缴获无数。出河店大捷,女真甲士军威大振,自信心爆棚,为以后大金国的建立,奠定了基础。

  灭辽亡宋,金国军事实力一时天下无匹,他们在中国北方建成了一个强大的政权,直到成吉思汗南下时,金朝人口已增长到近5000万,比当时的蒙古多40余倍;军队也在百万以上,比蒙古多出10倍。因此当时有人曾说:“金国如海,蒙古如一掬细沙。”

  但历史的吊诡在于:都是马背民族,却迅速丧失了骑马作战的能力,曾经骁勇的契丹建立的辽国,在后起之秀金国面前,一败涂地,而蒙(元)作为后浪,又把金国拍死在沙滩上。

  很少有人能够想到:秦王朝之后,金国竟然也修过长城,一个曾经来去如风的游牧民族,居然沦落到依靠长城来防御另一支游牧民族。

  在成吉思汗崛起之前,北方的蒙古部落已经频频进攻金国北部边境,起初,金国以残酷的“减丁战”来对付,就是派正规军大规模杀戮,来减少对方兵源。但这一着并不奏效,反而激起蒙古部落更大的仇恨。杀又杀不完,打又打不过,怎么办?金国人开始想起汉人防范北方强敌入侵的一招:修长城。

  金国不惜以倾国之力,开始修筑长城,在金国北方边境南线一侧,开掘出一条两米宽、一米多深的深沟,翻其土于深沟的南侧,形成地下是深沟、地上为土城垣的长城。另在土城墙上每隔一箭之地,修造一座城堡,用于驻兵戍守或瞭望,遇敌来则适时抗击。这一道土长城,时人称之为金代边堡界壕。金国好几代皇帝都成了筑城狂人,最终修成了四道长城,总长近6000里。但是长城能够挡住蒙古铁骑吗?历史已经给了答案。

  金国是从第五个皇帝金世宗完颜雍在位期间开始大规模修长城的,完颜雍还算得上金国一位颇有作为的皇帝,修长城也是无奈之举。史载,到金世宗时期,金朝相当一批贵族不会开弓射箭,女真淳朴尚武的风气消失殆尽。金世宗也看到了这一点,他认为女真人战斗力的下降,就是因为汉化,他因此甚至发起了一场“女真文化复兴运动”,常常谆谆告诫女真贵族说:“女直旧风最为纯直……汝辈当习学之,旧风不可忘也。”

  但金朝覆亡的原因,真的是因为汉化吗?

  元世祖忽必烈也常拿“金以儒亡”来说事,有一次他跟精通儒学的大臣张德辉聊天,问:“或云‘辽以释废,金以儒亡’。有诸?”意思是:“有人说,辽因为信佛而亡,金因为好儒学而亡,是这样吗?”

  张德辉给怼了回去:“辽朝的事臣未能详尽知晓,金朝末年亡国之事则是亲眼所见,宰臣中虽有一两个儒臣,而其余的都是世袭的武将,军国大事又不让儒臣参与。凭借儒臣的身份晋升为宰臣的,大略只占三十分之一。金国灭亡,自当有人承担罪责,儒臣有什么过错?”

  忽必烈无语。

  

  是的,金朝之覆亡,真的不能由“汉化”来背锅。

  女真人最初建立的金朝,还处于奴隶制阶段,正是因为汉化,才过渡到封建社会,试想想,如果没有这一过渡,如果没有通过汉化而实现的政治、经济管理制度,金朝能够在中国北方维持一个庞大的国家120年吗?所谓拒绝汉化的元朝,结果还不到100年就撑不下去了。

  金国覆亡,与其说是汉化的影响,不如归结于弊政陋制,正是因为这种弊政陋制,让天下无敌的女真战士,变成了脑满肠肥的“油腻”懒汉。

  这个要从“猛安谋克”说起:猛安谋克产生于女真原始社会的末期,是女真社会的最基本组织,由最初的围猎编制进而发展为军事组织,最后变革为地方的行政组织,行政、生产与军事合一,实质上是女真族奴隶社会的世兵制度,战时为兵,平时为民。

  灭辽国亡北宋后,金国统治者将猛安谋克大规模迁至中原,强化对中原汉族人的统治,利用女真族来监视镇压汉人百姓的反抗。金朝建国之初,女真人的分布区域仅限于上京、东京、咸平府三路,随着对辽战争的节节胜利,便开始将女真猛安谋克向南向西迁徙,以加强对新占领地区的统治。太宗在灭亡辽宋并占有原北宋统治的中原地区之后,又将以女真人为主的猛安谋克大批迁往长城以南汉地。从太宗至海陵朝,出现了三次大规模的猛安谋克移民浪潮。

  作为统治阶级,女真人当然要占有最好的资源,那就是土地。骁勇的战士下了马,纷纷当了地主。他们将土地当成了自己的战利品。躺着睡着都吃喝不愁,谁还愿意苦哈哈地骑马征战?

  女真族就是这么变质的。《金史》记载了他们不劳而获、舒适安逸的生活:“山东、大名等路猛安谋克户之民,往往骄纵,不亲稼穑,不令家人农作,尽令汉人佃莳,取租而已。富家尽服纨绮,酒食游宴,贫者争慕效之,欲望家给人足,难矣。近已禁卖奴婢,约其吉凶之礼,更当委官阅实户数,计口授地,必令自耕,力不赡者方许佃于人。仍禁其农时饮酒。”朝廷不得不下令,让女真人自己下地干活,不要找汉人当佃农,但是,已经享受惯了,还能让他们重新卷起裤腿下田么?

  懒惰奢靡之风成了大金国的主流,拥有大量土地的贵族,骄奢淫逸。普通女真人也为了享乐,竭泽而渔,坐吃山空,“以田租人,而预借三二年的租课”,“种而不耘,听其荒芜”,还有的靠出卖奴婢、出卖土地来维持其寄生生活。

  这个跟汉化有什么关系?倒是跟若干年后的八旗子弟何其相似!

  生活安逸,吃喝不愁,女真人口繁衍迅速,公元1183年的统计,共有猛安202,谋克1878,共为户615624,口6158636,按猛安谋克分布情况推算,迁居中原地区的大约200万人,徙住今内蒙古自治区一带的40余万人,留居东北地区的约有200多万人。

  这样一来,人多地少的问题出现了。女真人的解决办法简单粗暴:从汉人手里夺。当时金朝有个后人看来堪称“残酷的贴切”之词,叫“刮地”,即使是金世宗这样堪称明君的皇帝,对于剥夺汉人土地给女真人,也是毫无顾忌的。一些有权势的女真贵族趁机公权私用,给自己弄了大量土地。有个叫纳合椿年的官僚,比较有才干,但是“颇营产业,为子孙虑。冒占西南路官田八百余顷……”

  汉人与女真的矛盾,日益尖锐。到了金朝末年,因为土地政策引发的民族矛盾和激烈冲突,已让金朝统治者坐卧不安。何况,北面还有蒙古猛烈的攻势,南边还有南宋仇恨的累积。这个国,怎会不亡?

  放任安逸,纵容贪婪,荒废军力的强悍,激发各族的矛盾……这不正是弊政陋制的结果么?

  

  读金国史,有种感觉:女真人跟清末的遭遇太像了!一方面,内忧外患,应接不暇;另一方面,女真战士跟八旗战士一样,早已被安逸生活蚀透了身子与勇气,体型虽然庞大,却是虚胖,一推即倒,而且倒地不起,再也没有重振河山的可能。

  史载,自缢之前,金哀宗满腹委屈,发了一通感慨:“我做人主十年,自知无大过恶,死也无恨。所恨的就是国家社稷到我而绝,与历来荒淫暴乱之君同样亡国,为此让人愤愤不平!”这番话,跟明末崇祯皇帝如出一辙。

  纵观金国诸君,金哀宗确实不算最坏的皇帝,但他难道无辜吗?他也犯了诸多不可原谅的错误,比如逃跑主义,比如重用奸臣,比如蒙古灭金附属国西夏时,他袖手旁观,更愚昧的是,面对蒙古铁骑的凶猛进攻,他反而在南方另开战线,大举进攻南宋,理由是:我在蒙古人手里丢掉的土地,要从南宋手里捞回来……最终,他走投无路时,想与南宋结盟,被拒,南宋选择了与蒙古联手,灭了金国,并把金哀宗的部分残骸,带到杭州祭祀太庙,告慰祖宗。随之,将遗骨埋在大理寺的监狱地下,让金哀宗的亡灵永受牢狱之苦。

  其实,金哀宗最后时刻最应该反思的是:我为啥胖得连马都骑不了?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