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文史

徐悲鸿“平生第一快事”里的尽欢和遗憾

2018-06-13 16:15:18 来源:雅昌艺术网 我有话说
0

  作为中国水墨里历史最久,也最能表达中国人哲学和自然观的画种——山水画在绵延千余年的传承与反叛中,曾经历过无数次大大小小的变革。历代登堂入室的画家为了超越前人,无不费尽心力出奇出新:有人在笔墨上别出心裁,创出各领风流的点染皴擦之法;有人在构图中苦心孤诣,于平凡方寸间别开生面;还有人勇闯前人未见之境,用“搜尽奇峰”的方式与古人血战。

  每一条试图穷极山水尽头的道路上空,都闪烁着无数璨若星河的名字,但似乎从没有人会想到徐悲鸿。

  徐悲鸿《喜马拉雅山全景》 布面油画 37×93.5cm 1940年作

  估价:1800-2800万元

  出版:《海外看大陆艺术》 P140-141 艺术家出版社 1987年版

  展览:2018年 百年教育 百年悲鸿——徐悲鸿作品珍藏大展 保利艺术博物馆/北京

  2018年 百年教育 百年悲鸿——徐悲鸿作品珍藏大展 宝龙美术馆/上海

  也许,徐悲鸿从来都不是一位山水画家,他自己也不否认这一点。早年他谈及中国画的改良,并不用传统“山水画”,而采用了西方的“风景画"一词。在《中国画改良之方法》一文中,他甚至完全否定过传统的文人山水画,认为中国山水画描绘天空、树木、山石均不及西画。

  但正是这样的徐悲鸿,在1940年面对壮阔的喜马拉雅山脉时,却用一次彻头彻尾的“山水”方式,完成了他对“平生第一快事”的表达。

  何谓“平生第一快事”?

  1939年11月,时在新加坡为抗战筹赈义卖的徐悲鸿应文豪泰戈尔之邀,启程赴印度进行访问与文化交流。次年3月下旬,由于位于加尔各答北部的暂住地圣蒂尼克坦国际大学一带暑热难耐,他决定赴印度东部的大吉岭,那里风景清幽,气候宜人,可以继续完成构思许久的巨作《愚公移山》,同时也可以实现他近距离观察、描绘著名的喜马拉雅山的夙愿。

  1940年徐悲鸿与泰戈尔在印度合影

  在前往大吉岭之前,徐悲鸿在2月致刘汝醴信函中便提到:登喜马拉雅山乃“生平大愿,自庆得偿”,而在当年4月到达商达甫,观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又游大吉岭附近的乔戈里峰后,徐悲鸿更是兴奋将登喜马拉雅山称为“平生第一快事”,并激发了极高的创作热情。

  印度大吉岭

  然而对名声很响的珠穆朗玛峰,徐悲鸿似不以为然,只说“呒啥稀奇”,“不过是华林吃烧饼的侧像而已”(该峰附近几处横看似一人面);而对乔戈里峰情有独钟,在1940年5月1日作素描《喜马拉雅山》署题中徐悲鸿写到:“荆卿强敢(乔戈里峰)之晨,美丽不可思议”。

  徐悲鸿《喜马拉雅山》纸本 铅笔 26.5×33 cm. 1940年 徐悲鸿纪念馆藏

  因此在大吉岭的近半年时间里,他以素描、水墨与油画的形式反复描绘了不同视角、不同环境、不同光线、不同衬景的乔戈里峰风光。并在完成了足够多的准备后,也以乔戈里峰为主体进行了《喜马拉雅山全景》的创作。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