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文化频道>> 文史

广陵不绝刻书声

2019-06-11 08:59:18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我有话说
0

  光明日报记者 苏雁

  现在还有人喜欢线装书吗?当然有。

  哪儿的线装书做得最地道?很多人会说,是江苏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

  扬州市“486”非遗集聚区毗邻的街面二楼,广陵古籍刻印社内的雕版印刷技艺传习所里,雕版工艺师李金晶正伏在案头,聚精会神雕刻一块版式。这是来自台湾佛光山的订单——雕刻印刷星云大师手书《心经》。

  雕版印刷起源于唐朝,扬州是发源地。这门古老的技艺经历了从兴盛到凋零,又从最低点起步,逐渐回升。这门技艺和它创造的古籍文献,有着现代印刷技术难以取代的文物艺术价值,传递出厚重的历史人文气息。它宛如一台时光机,让我们窥见深邃的历史通道里那璀璨而神奇的一脉文化,在2500年的扬州古城里得到了生生不息的繁衍。

小学生体验雕版印刷技艺 庄文斌摄/光明图片

雕版印刷技艺传习所技师李金晶在雕刻 光明日报记者 苏雁摄/光明图片

广陵古籍刻印社刻印的《郑板桥手书论语》内页局部图 庄文斌摄/光明图片

  壹 刊刻经典 刀耕不辍

  1960年,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正式挂牌,承担古籍版片的征集、整理、收藏、保护等工作,并从事雕版古籍的整理和出版。2009年,它与南京金陵刻经处、四川德格印经院一起,成为中国雕版印刷技艺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单位。岁月变迁,广陵古籍刻印社作为“全国最大的古籍线装书生产基地”的名号从未被撼动,且完整地保存着全套古籍雕版印刷、活字制作、线装书装订等工艺流程。

  据广陵古籍刻印社社长聂正群介绍,广陵古籍刻印社成立后,江、浙、皖一带的古籍版片20余万片汇集扬州,统一得到修缮、保管和出版。刻印社先后刻印出版了《里堂道听录》《金刚经》《绿杨笺谱》《扬州八怪笺谱》《桃花扇》等在业界和学术界备受瞩目的古籍文献。

  《里堂道听录》为清乾嘉时期扬州学派的代表人物焦循所著,辑录作者知见的各家著述精要及人物事迹、掌故秘闻等,从未刊刻问世。该手稿藏于国家图书馆,广陵古籍刻印社派人前去访得原稿,按照手稿的原貌整理编辑,用传统雕版工艺制作,耗时20年方才完工,全书共4函40册。作为新中国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初雕版书籍,不仅对扬州文化的传承有着极大的意义,从版本学上来看更是弥足珍贵。

  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除了推出古籍重刻版本书籍外,于1996年开始,陆续推出了具有国际影响力和时代性的大型线装书《毛泽东点评二十四史》《邓小平文选》等一系列著作。2014年扬州建城2500周年之际,同时伴随着大运河申遗的热度不断上升,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的三位大师联手制作了史上面积最大的雕版印刷单版版片《运河吟》,这件耗费了巨大精力的雕版精品,是扬州雕版印刷技艺至今保存完好的一次实例印证。

  大运河在扬州形成了一个水上十字路口,使得交通四通八达,书的加工、运输十分方便;另外,清代扬州盐商发达,盐商们热心于国家文化工程建设,城里集聚了大批文人,参与编书、刻书、校书工作,这是历史上扬州雕版印刷兴盛的两个主要原因。

  清康熙年间,江宁织造兼两淮巡盐御史曹寅奉命刊刻《全唐诗》,设扬州诗局,召集天下刻书工匠,用近两年时间刊刻完毕,全书从缮写、雕刻到印刷装帧无不尽善尽美,是扬州古城历史上规模最大、质量最高的一次图书刊刻活动。2005年10月,扬州雕版印刷博物馆开馆,全套共120本的《全唐诗》初刻初印本与观众见面,令人惊喜,弥补了雕版印刷发源地之一没有“中国雕版印刷第一书”初刻初印本的缺憾。

  清代扬州文化的发展推动了雕版印刷的兴盛,“扬州八怪”等文人墨客参与其中,使得雕版印刷作品从内容上更加凸显历史人文价值,从审美上更具雅致的艺术气息,各种珍贵版本和历史文献得以在扬州乃至全国广泛流传。

  贰 四代刻书人 两段不舍情

  传承人缺失是传统手工艺难以流传的关键所在。2007年成立的扬州雕版印刷技艺传习所,隶属于广陵古籍刻印社。刻印社专门辟出300多平方米作为传习所工作室,以日常生产和古籍修缮、保护为重点,传习所还与地方职业院校合作,选拔、培养出了一批坚守在雕版印刷一线的年青一代传人。

  李金晶在传习所工作了九个年头。从每天刻二三十个字,到如今成为熟手,每天能刻55个字左右。她坦言,兴趣爱好是她坚持下去的最大动力。

  尽管举步维艰,扬州雕版印刷技艺一直在生产中得到保护和传承。1923年,扬州城内陈恒和父子创办了“陈恒和书林”,他们悉心搜集扬州本地的文献遗稿进行刻版、印刷、校印,出版了《扬州丛刊》,被誉为扬州坊刻的后起之秀,也为广陵古籍刻印社集聚、培养了一批刻印人才。1958年,公私合营后的“陈恒和书林”牵头,搭建了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的雏形。作为“陈恒和书林”的雕版印刷工艺师,陈义时成为广陵古籍刻印社的中坚力量。

  从十三四岁起,陈义时跟随祖父和父亲开始学习雕版印刷,直至成为扬州雕版印刷技艺的国家级传承人,六十多年来未曾离开过这个行业。为了让雕版印刷后继有人,他打破雕版印刷技艺传男不传女的规矩,反复动员正在从事玉雕工作的女儿陈美琦回家,跟随自己学习雕版印刷技艺。如今,作为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雕版印刷传习所的所长,陈美琦从父亲手里接过了传承的接力棒。四代相传雕版印刷技艺,在扬州传为佳话。

  退休回到老家扬州杭集镇,陈义时陆续收了近二十个来自全国各地的徒弟。许多慕名而来的收藏爱好者想要重新雕印古籍孤本、善本,还有书商要订购有收藏价值的线装古籍书,陈义和带着扬州雕版印刷技艺传习所和家中的徒弟们一起接单设计、生产,补贴年轻传人们家用的同时,也使得这门技艺在生产性保护中得到传承。

  不同于古时严格的工序传承制度,如今的学徒只要肯学,陈义时和陈美琦等师傅都会毫无保留地把写样、雕刻、印刷等重要工艺悉数传授给他们,以期他们能够掌握雕版印刷的全套工艺流程。

  在做好雕版印刷技艺传承的基础上,2005年,广陵古籍刻印社的技师们潜心钻研,成功恢复了古代中国曾经出现过的铜、锡、木、泥和瓷五种活字,为研究者提供了研究古代活字印刷技艺的最新资料。目前在全国范围内,仅有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提供各种活字印刷服务。

  叁 运河长流 书香不断

  日趋小众,这是扬州雕版印刷及其制品不容回避的现实。但作为文化载体的线装书,不仅具有阅读功能,同时具有把玩、收藏、赠送等功能,兼具艺术魅力和实用价值。有专家预测,古籍线装书将迎来春天,整个行业的产能远远跟不上需求。从2002年5月开始实施的“中华再造善本工程”,利用现代出版印刷技术,对珍贵孤罕的古籍善本进行仿真复制。在这一背景激励下,古典名著、家谱等的出版蓬勃兴起,书画家个人出版也大量涌现。

  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在传承技艺的同时,努力适应市场需求。聂正群告诉记者,近几年,刻印社的销售收入一直稳定在四五百万元左右,其中,采用手工雕刻技艺的制品占总销售额三分之一,其余的均为采用影印技术生产的书籍的份额。

  记者在广陵古籍刻印社陈列厅看到,这种采用现代技术印刷的书籍,纸张材料仍为传统的特色宣纸,后期装订也仍采用传统装帧形式。据刻印社工作人员介绍,这种影印的图书用存世的书籍作为底本进行拍照或扫描,经处理后印刷发行。影印技术能够最大限度体现原作风貌,成书速度快,成本相对雕版要低得多。通过影印技术,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出版了《康熙字典》《史记》《扬州名园记》等线装书籍,受到各大书店和忠实读者的欢迎。

  “雕版印刷技艺既要坚守传承,也要守正创新。相关单位可以在专家参与下出版优质的国学教材。从简单的《论语》开始,用雕版印刷的形式,让孩子们从小接触经典书籍。”苏州大学文学院古典文献学教授周生杰认为,“雕刻精美,纸张优良,版式疏朗,字体考究,这样的国学教材放到孩子手里,会让孩子油然生出一种敬意。”

  政府的支持也让雕版印刷技艺的传承有法可依。2018年,扬州市人大审议通过了《扬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草案)》,为“中国雕版印刷技艺(扬州雕版印刷技艺)”等非遗项目设立非遗保护专项资金,实行“分级、分类”保护。“这些活态的人文传统与古运河、瘦西湖、大明寺、东关街等物质文化遗产共同构成了扬州的传统文化生态。”扬州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局长季培均认为,通过立法保护非遗,进一步提升保护、管理和利用水平,服务于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对于彰显扬州历史文化地位、传衍扬州人文精神、促进扬州经济社会发展将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扬州雕版印刷技艺这门古老的非遗,正在富有生活气息的创造中,走入寻常百姓家,得到更好的保护和传承。运河长流,书香不断。

  《光明日报》( 2019年06月05日 09版)

[责任编辑:孔繁鑫]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